鹰和蛇

◎白卷



我不明白,一个思想者
怎么能说真话?
在人类面前袒露
自己的下体——像婴儿般的
信任和爱?

怎样光明地
为你效劳,
假如我天生骄傲,
没有勇气——牺牲?

尤其在精神上,比方说
肉体上连想一想
我都无法做到,
可这也太不应该了——
太不应该了呀!
怎么能这样说呢?

噢,要不是连自己都不知道
谁能守护起你的居所——
如果生活能使我信以为真,
那时我将多么勇敢,
你将多么幸福地——被出卖!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