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仁泽 | 专栏 | 诗生活网

词语(组诗6首)

◎胡仁泽



词语:姑
 
仿佛一块冰糖在炽热中
化为一只形似马匹的糖影
仿佛留在路的拐弯处
一串足音  黏来蝴蝶的翅香
浓与淡在飞越中变幻
 
推开清晨的窗  最早涌入的黄昏
在探视和适应中斜躺身体
谁在期待这些。黑拙的蝙蝠
拖起自酿的体香掠过甬道
夜在没有月光的时刻
想抱住一切
却只能抱住自己的一把黑色
 
而姑娘你  从黄昏走向清晨
奶白色的潮湿薄雾里
逐一打开自己的花瓣  一瓣瓣打理
仿佛打理身着的羽毛。晨光里
神赐之物赶来祈望
简单极至的庇护中  姑娘的四周
植物们在欢唱
 
一匹头冠顶着花环的马
由远而近  由远而近!
 
 
 词语:诗歌
 
她的容颜以及一切就不必说了
就这样在笔的那岸
穿透淡淡河雾或汹涌的海涛
她安祥而神圣  美妙绝伦
 
前行的列车将干净的语言
写在铁轨上  黑亮而锋利
落日后的日子  水草继续升高
月韵与铁轨相向而行
 
不需要你躬腰
乞求碗中的白水煮成米饭
不需要你身背盾甲扛斗士之姿
与想象中的风车斗勇
 
不要你砍下握笔的手腕
钉上通往月宫的木梯
当列车再次驶过
远方以外的远方也会眺望过来
 
 
词语:时间
 
撇开经过。一根空洞的骨头躺在河滩
清晨的河水漫来  我们听见短促的歌唱
大风从几个方向吹来
我们将听见延续的余音
 
河流的声音是向前去的
与歌唱的方向相反
在秋日午后河滩
几只河鸥也停住了翅膀
 
这根骨头的身世与来历
我们无从知晓
当晚霞溶入空洞的骨头
倾听歌唱的乌鸦变成了哑巴
 
已磨薄   漂白的骨头
在蓝色月光下的河滩
不时发出令人发怵的歌唱
乌鸦飞过时没有一点声音。而河鸥呢
 
 
词语:季节
 
硕大的桂冠  将戴在谁的头顶
 
碑刻上那些名字  在秋风里
已卸下顶戴的需要
某个深夜  有人用金币敲击碑石
涂改桂冠的颜色或修剪头部形态
 
而季节浸润与毁灭的双手
伸向何方  时间这层帷幕遮挡
能听见的是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
春天  从田野或一盆花的疆域开始
 
醒来吧  冬天披着一张灰冷的地毯奔来
转眼冷砭肌肤的一刻
有种初遇爱情的震颤成为怀念
而身边的爱人已容颜衰老
 
许多经过已被大风忽略或者隐去
空中走动的桂冠呵
你看见有人
不断上移的头部?
 
闭目看见季节延伸的栅栏下圈养着一群动物
 
 
词语:死亡 
 
通向天台山顶游途中
一只妖艳的蛾子飞在风景里
即使抛开背景
形影孤单的蛾子
仍一路飞翔成迷人的景致
 
陡峭的石梯上升
蛾子时左时右  在虚空中舞蹈
他摘花朵一样去捉蛾子 
给两岁儿子
脚却一下子滑向山涧
 
正在流泪的人看见
他灵堂上有只蛾子飞飞停停
他妻子说  不像天台山那只
当时她也想捉来给儿子玩耍
对那只美蛾子  印象极深
 
 
词语:谢谢
 
头顶的星空
我们浑浊的双眼怎能抵达
你不占据谁不打搅谁
如此彻底  没人能做到
你放下牵绊  在异常寒冷的地方
一住就是一万年  而支在屋外的灯
照亮我们星夜赶路的旅程
 
初秋的额头
雨逼近浅浅的鱼尾纹
白发蚁齿一样咬住生命的痛处
那片刚接近浅黄的叶片就要落下
落叶呵  我们掀掉水泥复原一块泥地
愿你靠着树睡去  不被碰伤
静静地我们该对谁说声  谢谢    
            20028—11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