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莫卧儿

她年代(九首)

◎莫卧儿



◎搬 家

整整一天
她都在打包行李
给有棱角的箱子裹上棉垫
收集碎成一地的阳光
贴上标签:伤人勿近

为避免心急的物品
从窗口飞走
她把漂浮的指针拽回钟盘
替奔走的红色高跟鞋
按下闹钟

轮到打包自己
皮肉伤只需胶布轻轻封口
因脆弱而大面积凹陷的
内心空洞则需动用
坚韧材料搭建支架

召来梦想看护散步的彩虹
裁缝刀紧贴心脏剪出翅膀

终于万事归位
肉身与灵魂合为一体
现在
不再需要任何行李
她轻轻关上门
空手而去

               
女入殓师

她入世,用天平精确称量
炼狱炽热与人间冰冷
调试好比例
分配给轮回线上的
痴男怨女

她有一副出世的好胃口
站在悬崖边缘
吞咽大面积的寂静与昏厥
不反刍小片泪水
只在某次手术
从体内取出过带咬痕的结石

据说经过上乘裁缝术
散落的心跳与四肢再度聚合
不会像大陆板块撞击后
一般难以相容
当她用右手为你们粉饰妆容
左手必然深谙
抚平火山的技艺

夜晚寂静
爱人,你要听清
那身体内每条河流的潺潺轻响
各种奔流不息
原是为同样的源头弹奏
白昼来临
如果你偶然看见她眼波中
沉默浮游的影子
一定有灵魂于此岸寂灭
投向往生

而现世,她只打算
利用谋杀时间的空隙隐入红尘
在大街小巷倾听
时而暴烈如星尘风暴
时而轻柔如花骨朵般打开的
心跳——

              
◎拉 拉

镜前的人苍白羸弱
眼神沾满雾气
藤蔓般寻找攀援的物体
镜中影像与之一致
唯有头发短于心跳半寸

每年的艳阳与白雪中
我在蓝色港湾、朝阳公园
星光天地、西单
常常遇见
蓝如玻璃的大海

她们在天空,在水下
互为深渊,彼此照见

很多次,细碎的浪
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哀鸣
簇拥着要登上岸来
最终都被高耸的沙堤
矜持拦下

一条萨福的小裙子
年复一年
被海风吹得千疮百孔
上面打满绝望、窒息、
挣扎、高潮的补丁

看守的海岸线从不松懈
暗自勒紧手中绳索
它还纤细,还不能成为
度流水前往彼岸的桥


猫眼耳坠

寂静的时候,她听见它们
在妆匣里翻身叹息
“我替他们久久凝视你,
一如神每时每刻凝望众生。”

两道缤纷小色谱,在每个
有光的地方施展魔法
她曾在古老的夜行动物眼中
窥到同样如银河般深邃的沟壑

送礼物的是深陷抑郁的朋友
常述说暗处藏有无数双眼睛
“灵魂如翻飞的落叶,在空茫
天地间飘荡,无所依持。”

怀着异样情愫,她佩戴它们
出入过多场婚礼、葬礼
看各色人群若羽毛微尘,随风
聚拢又离散。生死轻浮
如耳垂上两小片摇摆的阴影
之间仅隔着一张脸孔的距离

朋友失踪于命运谜局不复出现
它们则一遍遍演示生命中的
光影与漩涡、断崖与峭壁
闲暇时她将耳坠擦亮——
“我替他们久久凝视你,
一如神,每时每刻凝望众生。”


◎抑郁症

她指给我们看一树繁花
可枝条上明明只有
几片叶子在发抖
她说每根绳子都是张网
隔着网
我们使劲拉她过来
结果只拽出两只胳膊一条腿
其余的部分隔着网绳
出不来了
 
天黑之前她躲进房间
开始不停地哭
泪水一颗颗砸在地上
越积越多,越积越多
这样下去
很快会灌满嘴巴、胸腔、腹部
而由内向外汹涌的咸涩液体
将洗劫所有证据
等到一切平息
短暂的和风正好作为下一场风暴的序幕
开始上演

              
楼上的邻居

夜晚高低起伏
对于海面上大大小小的岛屿
她保持观望的距离
从未打量过它们的发际
楼上的邻居
潜泳于上下半夜交界的混沌水域
钥匙细碎的声音
落入虚空,黑色天鹅绒
被灼出串串漏光小孔
天亮之前脚步声又夹裹着
零星鸟啼远去
有一晚天花板的细缝挤出
哽咽女声,嘶哑男低音
担当了大提琴协奏
金属物件作为休止符
铿锵降落地面后
所有音效从此遁形
如今半夜里偶然醒来
身畔的黑鲸正在梦中
温暖的海域畅游
她与落地窗透进来的路灯光亮
对视许久
彼此交不出器官与石块
来填满黑暗中深陷的海沟


◎雨夜樱桃

她触碰过世界冰凉的舌尖
在甜蜜被封锁于监狱之前
昏暗的街道
车辆飞速穿梭
运走秘密证据的同时载回更多
她并不想分辨那种柔软
更接近于夜色包裹的红唇
还是和晶亮雨滴共舞的
弹跳精灵
抑或从来只存在于
绿荫掩映的记忆中
曾用手指一遍遍转动它们
当南方与北方,酸与甜
于旋转中渐渐失去界限
她仿佛看见
前半生像面前水洼中的涟漪
一圈一圈荡开
后半生则急速反转
收缩成一粒樱桃
黑暗中闪烁着鲜红的光亮
固定在心脏中央


房间里的男人

她有各种颜色的房子
用于收留迷途的雄性

住红色房间的男人
拥有五六个太阳的激情
会一边洗澡一边背诵金斯堡
黑色房间住着爱思考的绅士
热衷于修剪毛发
还带来一条严谨的大狗
(她承认有时对狗的关注超过了人)
白色房间里有最忧郁的男子
而绿色房间适合阳光男

房间并不总有人住
通常他们呆段时间就要上路
屋子空下来的时候她常常打扫
推开窗把新鲜空气迎进来
身体里的季节
凋零了一次,又重生了一次

这天在房间看到个人
肌肤有淡淡光晕
眼睛里倒映出她的影子
他说想要永远留下

很久以后在夜里醒来
繁星满天,他俩的房间
像苍穹下小小的星球
曾经的红色、黑色、白色、绿色
散落周围,像一群孩子
温热的母性之泉自心房涌出
应和着宇宙深处射下来的
那束光,照亮她安详的脸孔


动 念

一个念头攫住了她
她看见它像蛇
从平直慢慢蜷曲
不停扭动
良久,才渐渐松开
游走出视线
心中隐约响起
悦耳的吟诵声
来到大街上
她看见更多人心中
盘踞着蛇
如果这时天上突然下起
一场箭雨
会有很多蛇中箭
负痛而逃
密密麻麻移动的箭簇
像座正在车流中行进的
茂盛森林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