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问题

◎天然石



按:文学(的能力)就是叙述(的能力)。
叙述包含抒情(叙述情感——情感自是事件中的情感,所以情感本身也是事件。)和叙事(叙述事件);所以叙述也可以特指为叙事。
并没有口语和书面语之分,只有一种语言:叙述的语言。
叙述的能力几乎全部来自天赋:学习的天赋,获得的天赋,应用的天赋。这几乎就是文学的一切。




爱和问题


“你不爱我,”太阳说。
“你和黑夜待在一起的时间远大于我。
难道我长此以往对你的关爱,
抵不过她一吻的诱惑?”

这个问题让我陷入沉思。
尽管这个沉思毫无意义。
我想说她的威严让我退缩,
我选择黑夜因为她让我
无拘无束,甚至肆无忌惮。
“不是的,”我说,
“我想通过黑夜更多地认识光明。”

“借口,黑夜里没有光明——只有罪过。”

可是我喜欢这罪过。
但我没有讲出口。
虽说我不是绅士,
却不想当面冲撞了美人。
“也许这是天意?命中注定?
我也讲不清。”我说。

“你这是搪塞我——
你竟自甘堕落。”她开始抽泣。

也许吧,我想,不过为何
我毫无歉意甚至暗怀欣喜,
仿佛诉说和经历的是别人的事。
“顺天应命吧。”我说。
我找不到可替代的词。

“无知,不可救药,”她说,
“你会后悔的,你将为此
付出代价,最终你将哭泣着
回到我身边祈求原谅,
因为我才是你的守护神。
可是,那时我——”

“你会大肆羞辱我一番,
把我一脚踢开。”
我想接下去,当然没有。
“也许——不过——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我改口说。

“你真这样认为!?
理智些,别犯傻,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没有回复。
我陷入了沉思。
对未知的命运我向来如此。

“永远是这样,自以为是,
不可救药,好自为之吧。”
她气愤地走了。

“也许我犯了错——
但,我愿意为我的错承担后果。”
我原本想对她讲出我的立场,
可是,我不认为这还有意义。
我大松一口气,
无论如何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可以继续前行了。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