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的诗(二)

◎吴晨骏



吴晨骏  2019年的诗(二)


《小三》

黄秋生的妈妈很漂亮
曾是他爸爸的小三

多年后,黄秋生也有了
自己的小三和与小三生的孩子

    2019.2.12


《怀疑》

连续几天
我老婆用怀疑的目光看我
我问她怎么回事
她说她百度了我一下

    2019.2.12


《去泰州参加侄女婚礼的路上》

我开开停停
每个服务区都停
我老婆开玩笑说
我开的是大篷车

    2019.2.14


《吃饭》

我参加侄女的婚礼
昨天下午刚到泰州
就被叫去吃饭
一直吃到夜里
今天继续吃一天
还被指派去接送客人
明天凌晨就要赶回南京
本想在泰州与袁晓庆、汤泓伉俪
见面的想法
只好作罢

    2019.2.14


《孤独的星更亮》

南京星光灿烂
每颗星都靠得太近
互相照耀
有时我就被照得晕眩

在我回故乡的路上
有两颗孤独的星
一是仪征陈云虎
一是泰州袁晓庆
由于孤独
他们显得更亮

    2019.2.14


《情人节》

唉,冷啊
像情人节一样的冷
在天空中飘洒

    2019.2.14


《无题》

微信朋友圈
“不让别人看我”
这是有的
有不少。
但我没有“不看别人”
一个也没有。

    2019.2.14


《刺配

刚看到一篇关于
刺配囚犯的文章
谈到刺配西北边塞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刺配山东外海的小岛
理由是前者可以越狱
后者要么呆在小岛上,要么被扔
进大海

    2019.2.16


《李志》

去年夏天在常州
听金磊说起
除了他、朱文和我
东南大学还有一个搞艺术的
叫李志。
我以前不知道李志
前几天偶然在网上
听到他唱的“人民不需要自由”
感觉很一般。

    2019.2.16


《看电影<宠儿>

两个小时的片子
不知不觉就看完了
安妮女王先后与两个女人
搞同性恋的故事
那两个女人的丈夫
分别是军队的首领
和国会反对党的首领

    2019.2.16


《李锐》

李锐死了,和没死一样
他活着,和死了也差不多
老家伙们都应该
有早点死的自觉
然后新的一代出生
新的一代死去
反复经过无数代生生死死
沧桑更替
或许中国才有希望
这是一个概率的问题

    2019.2.16


《超速》

从泰州回南京的路上
我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一首诗
题目是“遵守交通规则
不一定是安全的
我想写的是
一个开车的人即使
把交通规则奉若神明
他也会在经过隧道时
隧道塌方
经过大桥时
桥梁断裂
或者他的车无辜
被后面失去刹车的车撞翻
他还可能因为打瞌睡
把车开进甜美的梦中
我这样想了一路
一直想到“雍庄枢纽”
被导航里一声“超速通过”惊醒
我超速53%通过
6分,情节严重会吊销驾照

    2019.2.16


《血汗工厂》

小区里贴了一则招工广告
如下图(纯文字版无图)
粗大的黑体标题是
“网络设备厂直招
没生活费的可周结工资
正文部分把这份工作
描述得像天堂一样:
有空调、免费吃住
长白班(部分岗位有夜班)
再次强调“没有生活费的
可周结工资
它是想说,那些没有生活费
还没有饿死的人
可以去它那里喘一口气

    2019.2.16


《茫然》

我在家带孩子十年
与文学界所有朋友失联
去年被孟秋和罗鸣
又拽进了文学界
我宛如一个死了十年的人醒来
不知道新的读者们
都喜欢看什么样的作品
我以前读的书、汲取的文学营养
是否还管用
一片茫然
我想象一个作者永远地死去
他将永远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
新鲜事发生
我感到一瞬间的快乐
尽管我还会死去
但此刻毕竟我又活了过来
我能见到我以前作品
像开败的花瓣一样坠在泥中
被雨水冲得了无踪影
我还能有幸买到一本巨厚的
2666》:吴宇清(外外)
向刘立杆推荐过的书

    2019.2.16


《参加女人们的聚会》

一次是参加毛焰的妹妹毛静
组织的打牌活动
在夫子庙的一家茶楼里
除了我之外,另三个都是女人

另一次是参加女诗人马兰
组织的吃饭活动
在北京,一个包间里
十几个人中只有我一个男的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们
听她们讨论谁的老公
现在干什么,哪个剧场有什么好玩的
节目。散席后她们鱼贯而出

站在饭店门外的寒风中
整理因吃饭而弄乱的围巾

    2019.2.16


《孩子们》

小学毕业之前
我喜欢与年龄
大一点的孩子们玩
其中有男孩也有女孩

我与女孩们一起去看电影
在黑暗的电影院里
她们会让我坐在
她们的两腿之间

今年春节我回家乡时
想辨认出她们中的一位
可我完全不能想起她们中的
任何一位

    2019.2.17


<1984>为什么没被查封?》

它是外国人写的
查封它的时机远未到来
当整个地球被我们占领之后
或,当我们把地球流浪起来之后
1984》肯定难逃厄运

    2019.2.17


《关羽之死》

关羽从麦城向西撤退时
“江东鼠辈”们砍掉了脑袋

掉了脑袋的他
就不再是英雄了

    2019.2.17


《木偶奇遇记》

我以为匹诺曹的鼻子
在说谎时真会变长
一个木头做的朋友
与我打架
满地翻滚
我沉浸在这种想象中
他是实心的
没有心脏
也不会拉屎
他很神奇

    2019.2.18


《抑郁症》

小人平时
在门里活动
抑郁症到来时
小人推开门
走到心的外面
它要自毁

    2019.2.18


《宗教》

那些软弱的灵魂
需要宗教
那些遭受痛苦的人
需要宗教
请给他们宗教
而不是弄些假和尚
糊弄他们

    2019.2.18


《机器人》

未来的某一天
我们的机器人工厂
收到大量退货
客户普遍反映:
这批机器人
常常愣在地上
半天不动
它们的思想卡壳了
它们试图进入不被允许
的思想空间

    2019.2.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