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小雅 ⊙ 自言自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薄雪

◎范小雅



薄雪
 
冬青上,梅花上,屋顶上
覆盖了一层雪
 
薄薄的
淡淡的
 
不经意
又像是彼此相偎相依
 
此刻不宜触碰不宜赞美
凝望,就够了
 
看这些雪沉浸于自身
一种往事,一种伤逝
 
看这些雪沉浸于自身带来的
一种彻骨的冷——
 
这带来对命运更加清醒的觉知
——美,来自于寂静
 




这些白来自另一个世界

它们落在破败的船上,枯枝上,泥地上
它们提示,我们的世界是有污点的
 

 让一条红披肩,与这些白辉映
让白更白,让美窒息

但是不能歌唱,不能顺着拐弯的河流
说出白的秘密,说
白翻脸就是黑
白落在对的地方,才是白
 

 

某日湖边


阳光下的湖面,谁说闪耀的不是真理?
冬天最后的树枝,谁说飘零的,不是死亡的眼睛?

 

多数人知道秘密,但不说出。
多数人活得比我明智。
 

 坐了很久了,陪着这些枯枝和寒风。
陪着领悟到的真相。

 

然后起身,朝尘世中走去——

假装获得新生,我的脸,再一次变得安详。


 

冬夜

 

清寒的月亮挂在树枝中间。
疏朗的树枝,瘦得刚刚好的树枝。

符合你的心情。

 你每天沿着这条路走。
在幽微的光中,下沉,浮起。

一遍遍望向内心。

深渊太深。言语太浅。
你表达不了其中的寂静,和喧哗——
它们有时,几乎要你的命。

 
月亮照耀额头,今夜,
你接受这怜悯和安慰,如同

接受食物和棉衣。

 


贝姨

下楼拿牛奶和面包,不跟人搭讪。
太阳落山,就躺下。

没有信札,没有客人,从来不到邻居那里串门。
这个叫贝姨的女人,在巴尔扎克笔下,
过着昆虫一样的生活。

 
夜幕下,卢浮宫的阴影,
像政客和名流,又像女人的蕾丝和花边。

在巴黎的心脏附近,
这个叫贝姨的女人,每天被嫉妒和仇恨燃烧着,
难以入睡。

 


幸福


天气回暖
我把鸢尾,吊兰,菊花

一 一 搬到阳台上
风吹过来
阳光照过来
我看到叶子们
一阵颤栗
——那瞬间的电流,那痉挛
亲爱的
我们也曾有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