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余笑忠诗集《接梦话》诗选17首(刊发于《诗收获》2018年秋季卷)

◎余笑忠




    仰 望


有时,你会手洗自己的衣服
你晾出来的衣服
滴着水

因为有风,水不是滴在固定的地方
因为有风,我更容易随之波动

我想象你穿上它们的样子
有时也会想,你什么都不穿
      
那时,你属于水
你是源头
而我不能通过暴涨的浊流想象你

那时,你属于黄昏后的灯光
我可以躺下和你说话
而倾盆大雨向我浇灌

从来如此:大雨从天上来,高过
我,和你
2008.10.1912.30


       “一个男人在树下睡觉……”    


“一个男人在树下睡觉。一只核桃落在他头上
他说:幸亏落在我头上的不是南瓜,要不然
我死定了。”
我跟着影片中的阿富汗小男孩念,念

佛在耻辱中倒塌。落在佛像身上的
不是南瓜、核桃,是佛未曾见识之物
在处处抱持同归于尽的快意,重磅炸弹
给千年佛像致命一击   

欢呼声来自据守废墟和洞窟的那些男孩
他们玩战争游戏,先是扮演塔利班
后来扮演反恐的美国大兵
他们以象征手法变换手中的利器

核桃会不会摇身一变
南瓜会不会摇身一变
佛像沦为瓦砾,瓦砾沦为
孩子们俯拾即是的子弹

寄身于高楼之间,这里没有人在树下睡觉
没有人像释迦牟尼,在树下长久地冥想
一只蝴蝶从窗前飞过,高过树杪
高过我们灰色的楼群……,它高飞是为了什么

一只蝴蝶之后,是蜜蜂
是若有若无的雨丝……我乐于在窗前
向你复述偶然所见:半空中的小斑点
一如你身上的小斑点

而忘却
南瓜与核桃之比较
枪炮与针眼之比较
他人的不幸与你我之比较
2009.9.20


              2010年春,云南的愁容


孩子们端着碗,他们被告知
要稍等一会儿,等浑水里的泥沙
沉到碗底
然后再喝

孩子们双手捧着碗,这是他们
在饥渴中领受的一碗水
他们捧着
又平又稳

多么好的地方
那是从前。他们不知道
从前有多么好
今年,又有多么突然

小心地喝完一碗水,孩子们
小心地用手指将碗底抹干净
在他们看来,手脏点无所谓
可以往衣服上擦,可以
往对方的脸上擦,但不可以
往一张白纸上擦
2010.3.28


    愤怒的葡萄


干瘪、皱缩的
我们吃,我们吃
一颗颗微缩的老脸

酿为酒液的
我们喝,我们喝
如歌中所唱:让我们热血沸腾

落在地上
任我们践踏的
我们踩,我们踩,一群醉汉起舞      
      
当野火烈焰腾起,每个人
都有向那里投去一根木头的冲动
投掷的冲动

仿佛真有一种葡萄,叫作愤怒的葡萄
2011.10.21


              给它一针!


一个僧人端着满满一盆水
另一个僧人投针于水,默无所言
在不可说之境,直落盆底的
那根针!

老智慧里总有那么一根针

手倦抛书。我分明目睹
满世界都是被打翻的
坛坛罐罐。只剩下一架
眩晕的
飞机(灰机)。沉重
沉重如死鸟,那少年
双手捧着的一只。他哀求过:能不能
给它一针
2012.5.6


              祭父辞

鸡鸣五遍之后,又一个清晨
你要到市集上去,为幼猫买鱼
顺带给家里买菜
反过来说也没错:你为家里买菜
顺带为幼猫买鱼
一路上,你同熟识的人打招呼
喊他们的小名、诨名
你的电动三轮车上,捎带着一个小女孩

又一个清晨,我在数百里之外洗漱
一个似曾相识的电话号码令我措手不及
我被要求,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最快的速度”!天旋地转的速度
崩塌的速度。火苗微微一颤
转而熄灭的速度 

你与自己的老迈之躯作对
纵然道路平坦。在格外平坦的路上
你的电动三轮车突然冲下河堤 
没有人知道,你那把老骨头撞向何物
闻声赶来的堂弟将你抱在怀里,你说
“这回我死定了,儿”
你为自己的意外之死感到羞愧
你要借自嘲给老迈之躯挽回
最后的颜面

父啊,再也没有令我欣悦的清晨了
我羞于将这些无力的喃喃自语
罗列成诗行。我宁愿
是我把你抱在怀里,哪怕
不得不听你说最后的那句话
“这回我死定了,儿”——你以临终的平静
阻止我们夸大你的不幸

我宁愿是被你捎带着的那个小女孩
她和你一同翻滚落地,但拍拍身上的灰土
一溜小跑就赶到了小学,她会一如往日
拿出纸、笔和橡皮擦。这一天
才刚刚开始 
2013.10.24 父亡第四日


    猫和老鼠


父亲走后,家中的耗子多了
人气一少,耗子也来欺负
孤独的人
与母亲为伴的是一只猫
没有鱼肉伺候,它连差事
都懒得应付。或许是
寡不敌众吧
      
母亲的睡眠不大好
各个角落的耗子,看不见,赶不走
像一件一件烦心事
我在梦中杀过耗子,杀过猫
或许我对猫的憎恶
超过了对老鼠
我梦见过一只光溜溜的幼鼠
爬上我的脊背,那种冰凉
超过了肉身经受的所有冰凉
2014.12.23


    乌龟想什么


孩子们逮住了一只乌龟
把它的身子翻过来,让它四脚朝天
又在龟甲上放了一块石头

孩子们猜测:乌龟想什么?
假如乌龟能想,它会不会
后悔:与其有坚硬的甲壳
不如有修长的四肢,即便要死
也会四肢交叠,整理最后的仪容

蓝天平静、高远。乌龟
又能想什么?它有无法挽回的过去
像一块石头压着它,它的甲壳
原本就像石头。一只乌龟
从来就不能
好好抱一下另一只
2014.10.20


    二月一日,晨起观雪


不要向沉默的人探问
何以沉默的缘由

早起的人看到清静的雪
昨夜,雪兀自下着,不声不响
      
盲人在盲人的世界里
我们在暗处而他们在明处

我后悔曾拉一个会唱歌的盲女合影
她的顺从,有如雪
落在艰深的大海上      
我本该只向她躬身行礼
2015.2.1


    目击道存

阳台的铁栏杆上有一坨鸟粪
我没有动手将它清理掉,出于
对飞翔的生灵的敬意
我甚至愿意
把它看成
铁锈上的一朵花
2015.7.24


                  木芙蓉


如今我相信,来到梦里的一切
都历经长途跋涉
偶尔,借我们的梦得以停歇

像那些离开老房子的人
以耄耋之年,以老病之躯
结识新邻居

像夕光中旋飞的鸽子
一只紧随着另一只
仿佛,就要凑上去耳语
      
像寒露后盛开的木芙蓉
它的名字是借来的,因而注定
要在意义不明的角色中
投入全副身心      
2016.1.13


    音乐的起源

 
肉身是一间黑屋子
灵魂在旁边裹足不前
神在黑屋子里放了一把乐器
音乐响起,灵魂随之起舞
进入那屋子。那人
载歌载舞、焕然一新
 
我想这传说
不只是特指萨塔尔琴、萨玛舞与维吾尔人
2016.8.99.15


       梦醒后
              ——仿佩索阿


有时,来自梦中的隐痛
更甚于现实的打击
那梦境太过真实,不由让人相信
似是未来的预演
或是未竟之事
隐去的台本
那梦境太过透明,像深夜海面上
缉私艇的强光照射之下
连海鸟的影子
都变得形迹可疑,以至于
从梦中醒来的人
不得不双手掩面,一如罪人
……如此真切
在梦里现身的人,一如初见
在梦里温过的酒,近在唇边
惟其如此,更加乌有
唯其如此,你从梦中人变为偷窥者
而梦境终归含混
像烈火过后,未曾燃尽之物
以缓缓飘散的轻烟,另谋出路……
2017.3.23


         废物论


我弯腰查看一大片艾蒿
从离屋舍之近来看,应该是
某人种植的,而非野生
药用价值使它走俏
艾蒿的味道是苦的,鸡鸭不会啄它
牛羊不会啃它

站起身来,眼前是竹林和杂树
一棵高大的樟树已经死了
在万木争荣的春天,它的死
倍加醒目
在一簇簇伏地而生的艾蒿旁
它的死
似乎带着庄子的苦笑
但即便它死了,也没有人把它砍倒
仿佛正是这醒目的死,这入定
这废物,获得了审视的目光
2017.4.5


       偏见之诗


拉小提琴的爱因斯坦
还是爱因斯坦
骑马的加加林
似乎不是加加林

这是可笑的偏见
但至少有一千个人赞同
加上你就是一千零一个

偏见有时灵光一闪
曾让加加林蓦然想起
他在太空所见,因而快马加鞭
但拉琴的爱因斯坦
不会因为这吉光片羽乱了方寸
音乐不与骑兵赛跑 
相对论不和流言赛跑

是被强大的理性世界
轻轻抖落的羽毛
还是汇聚暴雨之力
从山间夺路而出的溪流?
因而顽石、固守才是偏见?

既不为偏见正名,也不为
一切丰功伟绩加冕,那么
诗是什么?也许类似于
一个孤独的遗迹,或碎片
诚如鲍德里亚所言:
一个帝国瓦解了,独联体宇航员
还遨游于太空轨道
2017.12.10


    在朝西的房子里

从来如此,在朝西的房子里
冬天,迟来的阳光像余光   
你也可以与喜阴的植物为伴
它们有修长的茎,簇拥的绿叶
但省掉了花
有时阳光洒在上面,像浇花
2015.11.27

       迷 雾

在九宫山无量寿佛寺,我看到僧人种的莴苣
也是清瘦的
然后目睹一阵大雾弥漫于山腰,如此逼真,如此虚幻
在寺庙、清瘦的莴苣与夸张的云雾之间
有何因果?为何
这场景一直历历在目?十年了
目睹过多少风起云涌,多少荣枯,多少大兴土木与毁损
我并未遗失什么,并未礼佛,也不曾
许下什么愿望,在九宫山
也许那云雾是迷障,也许那莴苣
瘦得足可以上天堂
像虚弱的病人,更容易
灵魂出窍……因而提前目睹了
自己的晚景,如此虚幻,如此逼真
2017.8.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