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 ⊙ 简单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姨太

◎简单



三姨太(一)


花容失色。她尖叫一声,
就倒在了泥路上。
白花花的大腿,就露出了
窄窄的旗袍

“打蛇,要打七寸。”
小裁缝掂着蛇,麻利地把它
扔进了草窝儿,一场虚惊,
平复于一阵娇喘。

“快扶我起来,地上凉。”
他握她的手,很轻,然后紧
三姨太笑了,“还挺害羞,
没碰过女人手?”

宽敞的院子里空无一人
树上有几只麻雀,偌无其事地叫着
三姨太款步向前走着
她扭动的腰肢,恰似一朵盛开的罂粟


三姨太(二)


盛怒之下,三姨太拿起皮鞭
说起了家乡唐山话,大家
面面相觑,不敢吭声

春妮放下参茶,就想离去
三姨太啪的一鞭
就抽到她的臂膀上

“偷腥,都偷到老娘床上了。”
三姨太说着,扯出一件红肚兜,
恶狠狠地扔到了众人的面前头。

“这是哪个浪蹄子的小兜兜儿
想发骚,就去城里的万花楼,
别在老娘这里讨没趣。”

春妮委屈地低着头,手臂上的伤
开始火辣辣的疼,她想着生病在床
急需救治的娘亲,只能默默地忍受


三姨太(三)


看日出看日落,看长河百转千回后
又流到了一起,
她在他怀里哭了。

他抚摸着山岗、河谷、青草和流溪
像回到了出生地。

她觉得她就是泥土、田野和春天
她草木旺盛,雨水充沛,像花儿一样开着……


三姨太(四)


谁会把草菅当成性命?
那么多人,饿死在马蜂沟

他们的尸首
像死狗一样歪在地上

“不会让人埋了他们。”
车中的三姨太哭了

从开封到叶县
她一直捂着鼻子,眼发酸

“这可是大饥荒,还有
日本人快打过来了。”

“世艰变倏忽,
人命非可常。”

三姨太忽然觉得
这人间道,并非她戏本里所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