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298-1315

◎冯青春



泥沙集1298:南方工厂回忆

冯皓。冯皓。她站在楼下叫
我躺在床上假装没听到
每个窗户里都伸出很多脑袋看着她
她叫了半个小时
哭着被她的闺蜜拖走了
她的闺蜜临走时说
冯皓。咒你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果不其然

泥沙集1299:鞋国声明

我告诉客人们。我要回家过年了
你们的鞋子。我平静地对他们说
此时我虽然系着围裙。满手脏污
但是我并不是你们的马夫
我不是。在昏暗中为你们擦鞋的人
你们也不是上帝。作为顾客。毋宁说是伙伴
因为社会分工不同。毋宁说是我们在共同维护
人类的秩序
甚至是。毋宁说是两国元首相见
我平静地对你说。对不起阁下
明日即是除夕。吾要带领吾国人民回去过年
恕难认同你的计划

泥沙集1300:我和我的家人

作为上苍杂揉随手的一甩
我们几个迥异的人被扔到了一起
一个不爱讲话的苍白瘦弱的老头
一个话多的也是满头白发的富态老太
一个我把他叫哥的。刚从南方鞋厂
回来的中年男人。以及他的儿子
一个瘦瘦高高的高中生
现在。我们坐在了一起
一种天生的。不可违逆的联系
使我们围坐在火炉旁
如同一根丝线
把我们这几个陌生的
甚至是。如同异端的存在
紧紧串在了一起

泥沙集1301:在大雁

在大雁
沉着向南飞的
积满尘土的身上

泥沙集1302:人们在节日里更无邪

人们在节日里更无邪
恩怨和算计都暂时放下了
一些人更是从遥远的地方奔波赶来
节日之光沐浴着他们
使冷漠的人和吝啬的人围坐在一起
使他们如同坐在幼年时的木桶里
涤除掉了厚厚的尘埃
浑身通透。干净
憨笑着。嘻戏着。扑腾着

泥沙集1303:桥上

当我走在桥上。正月初二
晚上十一点。大巴山依旧沉默
汉江淌流了几百里。也疲惫了
黑漆漆和黑漆漆
冷风从颌下刮上来
冷风从颌下
把烟头
掀翻了一下

泥沙集1304:本质上我是个浪子

今天晚上。大年初二的晚上
当我兴冲冲从外面喝完酒回到家里
我的妹妹突然质问我赚钱的事
她已出嫁多年
在县城里和她的小公务员的老公生活
我的老父母。我对不起你们我的老父母
我迈进门。刚把着门框
我的老父母。你们满含期待的看着妹妹质问我
使我突然意识到――
我不是一个好儿子
不是一个好哥哥
我现在无儿无妻
不是任何一样美好的东西

泥沙集1305:小园冬日

小园冬日。残枝戳立在寒土中
多么无奈呀。节令未到而已
只待春风花匠一至
它必璀璨繁盛
引无数人蜂拥赞叹
我呸!

泥沙集1306:红灯笼

黑了后起风了
仿佛风是黑色的
仿佛是浓稠无边的黑色在山坡上移动
仿佛黑色的海浪涌动着
一些存在被吞没了
几盏红色灯笼替它们漂浮世上

泥沙集1307:正月初三夜

鞭炮声终于消停了
非常静。可以听见风吹草叶的簌簌声
草叶多么艰难。温暖的被窝里我突然感觉羞愧

泥沙集1308:净土

问。你在寺中时
感觉主持是否有世俗欲望
答。 有。且很大
真无欲望者
恰是一些小和尚
净土不在寺中
爱情中有
亲情。友情中也偶闪现

泥沙集1309:春风春风

自从她说爱我。我的冬日之躯颤抖了
长久的枯寂。由枯寂凝结的宁静碎裂了
大量的声音涌入。大量的
噪音一样的存在。如同办喜事家里攒动的人头

泥沙集1310:到工地上去

披着一件薄衫。到工地上去
生长了一身力气就应该去挥霍
去大手大脚。去吼叫
实际上劳累之中也吼叫不出了
日光和雨把人泼洒成了一截黑木头

泥沙集1311:当我将要远行

当我在一个地方蹲伏了很久后
当我像一块石头沉默又木讷
当我被什么吹拂了一下
当我茫然睁开眼睛
当我站起身来将要远行
当我叹息一声决然拔出深埋的一部分

泥沙集1312:三则

1,入湖北

火车经过时。铁道边经常看到一些人家
院子里几个人坐着吃茶。看着火车
突然有一种荒僻之感
尤其一些人家似乎就住在悬崖上
周围没有肥沃的土地
不禁想这些人住这里吃什么。太苦了
实际这些人家在他们那一带过得很不错
甚至方圆十里还有些名声
在他们后面巍巍山里面的许多人家都羡慕他们
有几户人家的女儿一直想嫁过来
并且终于嫁过来了
当火车又经过一户人家
那个在院子里提着壶添茶
黄头发小蛮腰的少妇就是

2,到新野

已到新野。过白河
见血月垂于枯杨间
传说备曾淹曹军于此
隐有呜咽之感
居倾。至表哥家
十几年未见。饮。甚欢

3,明日将去见凤仙姐

明日将去见凤仙姐
凤仙姐在陕西留给我的最后印象是
深夜她大喊四叔四叔快来帮忙
四叔是我四大。住在我家隔壁
当时我弟抽筋全家半夜乱成一团
凤仙姐不知所措
穿着单褂子扶着门框乱喊

泥沙集1313:平原

仿佛第一次看见平原
它的平缓和坦露
它的如同少女腹部的细腻和氤氲
我长久地凝视着它
突然流下了泪水

泥沙集1314:送别

            ――致X

让我的吻帮你提箱子
我的爱给你抻一抻衣角
我的深情的凝眸牵着你走向车站

泥沙集1315:富足时刻

有一刻。我变成了优雅之士
这是一个富足的时刻
所有孜孜以求的已经到来
仿佛失散多年的家人今朝团聚
他们坐在院子里窃窃私语
我立于一旁微笑看着他们
我是一个鞋匠或者农夫
曾经干着粗笨的活路
现在则如一个君王般雍容宽厚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