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季节与节气诗选

◎西厍



《兰亭集序》教学笔记

和孩子们谈起三月三这个日子
谈起惠风和畅,天朗气清
谈起曲水流觞,谈起兰亭
谈起伟大的行书中那个变化多端的
“之”字,就像人的一生那样
总有些波折和跌宕。谈起要收好
或舒放或收敛的一捺
委实难度不小。谈起把日子
过得像这些个“之”字那样充满
审美的转折和意外,更是殊为不易
当我们谈起美好的一切
会倏忽而成陈迹,比如青春
——他们的,和我的
我的故作轻松对孩子们来说
多少有些残酷。因为还没完
我们接着就谈到了死亡
典雅的文辞似乎虚饰了话题的
黑色性质:修短随化,终期于尽
死生亦大,岂不痛哉
但在文言向白话的转移中
语言的黑金属质地并没有丢失多少
孩子们脸上终于浮出了难得一见的
肃穆表情。这当然不是我们
第一次谈及这个困难的话题,而且显然
还刻意触及了某些深渊部分


春天的无政府主义

没谁有耐心等待气象学意义上的春天
蜜蜂等不得,繁花等不得,年轻的你又怎么等得
我从秋天来,早已深陷秋天不能自拔
也对气象局的小心翼翼不以为然
在他们之前,蜜蜂、繁花、年轻的你和
来自秋天的我各自宣布了春天的到来
虽然各有出入,却都大大早于官方消息
在春天什么时候到来这件事上
很显然我们从不尊重官方
官方也几乎从不自恃权威。他们恪守规律
又放任万物享有高度自治——
年轻的你敏于生命的冲动,一个初吻
就是全部的春天。而我的一次次返回
一次次耽溺于微不足道的春痕
多少有些死皮赖脸,但是怎么着吧
一座坟头在气象局宣布春天到来之前早早返青
难不成死者也争春?难不成春天
是天底下最公平公正、生死平摊的权利?


出春入夏

气温陡增,不容人们与春天
再有什么纠缠不清
也罔顾人们在时令的交替中失去
语言敏感的尴尬处境

无论在语言的内部还是外部
人们都没能及时作出反应
出春入夏,这古人独擅辞令和
生殖力爆棚的的时刻

人们犹未获得长足的进化——
面对这离别的日常
像古人那样在一首诗的道场里曲尽
人性的纠缠与幽微

最初的燥热里有着鸟鸣的微苦
和新旧缠绕的香气
而离别历来是秩序的一部分
它谈不上甜蜜,也并非无法咽下


初夏秩序册

紫叶李噼里啪啦落在潮湿的
临河甬道。紫红肉浆迸裂一地
狼藉之余,汁水渗入起砂的铺地花砖
一切,未曾背离自然的秩序册

椋鸟的鸣声清凉,又有股子酸甜劲儿
它们几乎占有了半个园子
而栀子的腐朽之香占有另外半个
——这仍是个统一王国,虽然有两个王

一个素衣老妇坐在石凳上
孤独、静谧,和遮覆她的合欢树构成
自足的世界:时间赋予她寂寞的尊严——
一株老珊瑚,坐在自己的海里

初夏。午后。穿过杂树成林的绿化带
嗅觉的飨宴层次丰富
而视觉的杯盏幽深。当酒液溢出
当听觉的丝绸滑过耳廓,雨水将赐福于人


春分

一半的春天已经分走了
顺便,还分走了什么
分走了什么都无碍于你的公允
你把时间一分为二
一半给了黑夜,一半给白天
你把料峭的春风分给恋人
也是一人一半
你把三月分给桃红
把四月给了梨白
你把薄艳分给了早樱
把轻哀给了海棠
你把热闹分给芸薹
把寂寞,给一丛豌豆花
你把这首小诗分给我
也只给了一半,另一半
你给了这世上的谁


谷雨

身着斑纹礼服的布谷先生
在想象的树冠司职督农和护法
清切的鸣声整夜不停

听见或者想象听见
大杜鹃两声一度的迫促之音
算得上一种秉承传统的
美德之举。农耕文明的血液
在久疏农事的血管里仍有
微弱的循环和回音

麦穗连夜灌浆,油菜结荚告成
芍药也在迫促的律令中
撑破胸衣
节气在她的台阁花形上堆簇雍容
——万物,俱在雍容中接盛
即将到来的盛大雨水


立夏

永远是身体最先进入夏天
意识还要拖一会儿后腿——
它还在赞美刚刚过往的春天
还在想一朵荼蘼
应该算作春天最后的绝唱
而非夏天最初的前奏

身体是多么忠实于这突如其来的
闷热与潮湿——
夏天在我们身体上开放
一朵荼蘼在28摄氏度的空气里
释放的信息素催化着一切
一切趋于丰满,圆熟
一切趋于浆果般危险和迷人

从今日始园子里的一切将有别于春天
一切身体,植物的和人的
都将忠实于夏天
一切趋于荼蘼而意识必须
接受春天已经离开的事实
一只十七年蝉
终将从少年的身体里破土而出


她们。或梅 

她们坐在枝头时俏丽
跌落时,哀艳
因为这些被人在诗文里腌坏的陈词滥调
有人为她们立牌坊,有人
娶她们为妻。一切都已不再新鲜
我也找不到更新鲜的话题和她们搭讪
保持距离。而爱就是一种距离
我爱她们坐在枝头料峭的模样
也爱她们悄然跌落尘寰
除此之外的附丽,我一样也不爱


颂词

春风到。桃花红,荠麦青。
亲爱的,你正为一件春衣小费踌躇。
我已准备好颂词,只待春水浊,
只待你一个接一个的涟漪。




一朵雪花就够了

我想要一朵花
献给逝去的时间以为薄祭
一朵雪花就够了

我想要一页信笺
作一首往事的纪念诗
一朵大一点的雪花就够了

我想复印一个单色梦
无数朵雪花上再盛开一朵
就够了

我想要一张单人床,最轻的
一朵雪花就够了
就一朵,垫在我灵魂下面


故人

在古人心里
浮云游子,落日故人
在我心里,雪也是故人
它来与不来都不妨碍
我在这个大寒之夜想念它

你,或者他
都是故人啊都在我偶尔的想念里
风一样轻,月一样淡
雪一样一年也见不了几次
但这些都不妨碍
你或者他,都是故人都是故人
我在小镇的大寒夜里
想起雪时也想起你


雪意三叠

1
如果你也等待着雪
我们就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成为知音------
这百分之一的默契和感应
只在一个寂寂的“等”字

2
在江南,雪之稀罕
常常考验人的耐心和诚意
他或她,常常用一年的忙碌和忘我
来等一个黄昏窸窸窣窣的寂寥
这寂寥里的快意
让人心里有不愿说出的满足

3
雪之未至
犹如花之未开
雪在来的路上并不耽搁
等雪的人心下却有
小小的慌张
他未必寄望于雪的轻
能解放他一年所积郁的重
但如果雪如他所愿地
温柔地叩撞他窗户
他将毫不掩饰被幸福袭击的快乐------
在人世,这素朴的幸福
从来不算奢求
却也常常来之不易


事情并不复杂

现在我可以回答一些问题了
比如“你有什么”——

“我有夜晚,我有未圆满的月亮和
在黑暗中无声飘落的樱花
我有海棠,以及其他醒转的植物

“我有一大罐子混合型香气
我被腌制在其中,和春天一起”

“我也有这些
这一切不是你一个人的”

是啊,我有这一切,但并不占有
“这一切不只眷顾我,也眷顾你
这一切不妨碍我和你都是孤独的”


教育

一副尘心常受益于春日光景的
细微变化:一树繁花的开落
比任何事物都更能救我于困厄

不以妖娆救,也不以冶艳救
只以对秩序的恪守赐我清明——
花开花落,燕来燕往,最好的教育


截句

1
园子里的各色艳花开尽也落尽了
轮到冬青和柑橘吐出细碎的花簇时
园子就更像一个酒窖

2
我很满足秩序带来的醉意和甜腻味
满月在天
自寻烦恼者不可活

3
有雷电和大风预警。眼下一切平静
一切都在等待
新的秩序

4
满月之夜的新秩序有赖于雷电和大风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是基本认知

5
星月在天看不见
因为乌云已经拥挤得不行
这没什么,星月和乌云都是秩序的一部分

6
心在胸腔里也看不见
那里的乌云可能还要拥挤一些
但那里也有秩序

7
冬青和柑橘也看不见
但园子里秩序井然
在未来的一两周,它们将继续统治园子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