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龙栖地荷花》

◎陈俊



                            《龙栖地荷花》


雨声敲打了一夜,你的月色始终未离。此刻,雨住风停,你的心一路发颤,你的担扰已显多余。在那由暗转亮的黎明,风打开自已的怀抱,它拥有了龙栖地荷花的万千风情,百态千姿。雾舒展清淡的笔墨反复描摹一幅挂于天地间的写意。也许期待得太久,你如打开了一扇窗户,如走过静静寂寞的长廊,突然,春光乍泻,你迎来一抹含情脉脉的凝目,一个惊鸿一瞥的静影。为岁月收藏。
一行人进入已有千年的荷塘只为读懂荷的心思,于一瞬凝住它最让人感动的清韵或风骨。如静候一缕银光拔开轻云,如等待一盏灯火迎讶生命的相逢和照亮。游人,蝴蝶,小船,风动叶响,一只青蛙从荷叶跳去,一只露珠滚落,晨曦飞针走线,密织着一塘宁静和喧闹。在一片碧绿之中,荷通透得像一团玉雕的火。
小船经过处,所有的目光都在敬礼,一万亩绽放的荷塘,一万亩飒爽英姿。


在第一缕阳光抵达之前,我已准备好了相思制成的心灵底片。
这里是古庐州的护城河,沧海桑田,唯有荷年年开年年谢,年年谢年年开,冬枯夏荣,坚守着初心,守护着一座心中的城池,守护一生的品格。
相机是我张开的温暖的双臂,以刻骨的疼,拥抱着一朵朵荷的清雅和透亮,用一个人的中年时光默默静静地陪伴,远观、近赏,用心中的一万亩荷塘装下它的荷香。
镜头张网以待,尽情捕捉荷的光影,荷叶的光影,蜻蜓、蝴蝶、蜜蜂的光影,在卡嚓卡嚓的快感中捡拾着快乐易逝的时光。
一个下午、一个晚上、一个上午碎片化的镜头串在一起,是荷花亭亭荷叶田田的水韵庐州。
 

我越百里而来,专为这一池的繁盛,江南可采莲,江北亦可采莲,莲心似我心,赴一场浩荡的约会,我带上守望千年的洁。
只有荷的清廉是写在流水之上,不腐不蠹,波光粼粼。只有荷的正直挺立高阔,火焰熊熊,无私坦荡。
龙栖地,是啊,一定有一条龙曾在这里憩息,潜龙在渊。它蓄势待发,一塘的水,一塘的龙津,涵养了荷独特的气韵,独特的蕙质,而它一旦冲出水面,飞龙在天,那闪电一样穿越千年的光芒,早把荷照得通体透明,光华四射。
荷塘顶火红而流芳,荷花饮甘露而自洁。在我眼里这里的荷花,不是沉浸在水的梦呓里自说自话的风情女子,而是一位修身清洁、治家清廉、治国清正的伟岸男儿,他们立于庙堂水岸或民间草泽,正大光明,光焰万丈。散发千年的香,盛开千秋的魂。


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那是一池种自北宋的荷,那是一缕来自远古的注视,那是一盏挂在历史里的红灯笼,它们电光火石,瞬间将我击中。矗立在池塘之中的伟岸男儿,是头顶日月青天的包拯,还是远眺他的仁宗,我陷于一缕光芒之内,荷香弥漫。一抹清香,一抹亭亭,丰盈了这个夏天的怀古。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碧绿无边无际,翠红星罗棋布。
这接天的碧绿映日的翠红可枕我人生一帘清梦?
置身一场万亩的盛大咏叹,我努力寻找着人生的支点生命的根。其实在看不见的水下,托举荷的远梦的是藕。深深扎入,与泥水为伴,默默潜行,接通地气,无怨无悔。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藕扎得深,荷挺得直。

发表于2018年第1期《湿地文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