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陈蔚 ⊙ 从东到西找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六首

◎陆陈蔚



《再见了,藏区》

再见了,贡嘎雪山
才知道贡嘎雪山就在这里
就在康定机场旁
我们与贡嘎雪山合影
康定机场海拔4290
是回去前经历的又一高海拔
来时翻过折多山
糊里糊涂就战胜了4298
在康定机场谨慎地保护着小命
平时我们住在新都桥
当地人不只一人说不到3000
手机上搜索才知是3460
不知道常常比知道好受些
4290米就稀薄了离愁
只想要快快回到襄阳的脏空气里
到成都见到这么多的藏人
心中甚至莫名生起敌意
执着于成都是我的国家的重要城市
嗯是汉区了

《灿烂》

每当临近分别
有些后悔相见
红衣的喇嘛
风中的经旗
给牦牛拍视频
牦牛们纷纷凝视
简直是挣扎着才出眼眸深海
扎西家有两百头牛
每斤牦牛肉七十多元
我们中有人已经发愿
下辈子生作藏人
汉人生不起死不起
四岁的卓玛笑得灿烂
高原红的脸蛋格桑花开
要离别时一切更美好了
每当脆弱,我是好人
好不过牦牛
牦牛连粪都贡献成燃料
人们会给它们一刀
这些会流泪伤感的人们

《混淆》

牦牛也爬到了山上
看牛的人骑的摩托车
他们的吆喝声
与天上的秃鹫声相混淆
歌声飘到云上
摩托车自有主见
已经傍晚了
它东奔西突
赶一两百头牦牛
下山,入圈,明天还照旧
我喜欢这两只小牦牛
它俩离一刀夺命是更远些
它们的快乐更真实洋溢
我在这座光秃秃的大山山腰
看对面光秃秃的大山山顶
雪崩似地下来了牦牛群
它们已经吃饱了
它们没有纠正我:
大山上并非光秃秃
从山顶下来的雪水有铃铛声
下山来吧
马上有无数星星关注我们
也想加入我们

《羞涩》

经幡、玛尼堆、转经轮
蓝天白云
都很快熟悉
每个远方都会因循成日常
藏区人民有着最后被侵蚀的羞涩
花喜鹊比襄阳的更肥大
它们翻动牦牛粪
它们叫声开阔
这世间的幸福不过如此
这世间的苦痛花式多样
照我以更直截的高原骄阳
不能孜孜如秃鹫巡查死物
到高原后更记得沉重肉身
大渡河水清澈洗心欢喜
轻飘着野鸭群使我记起能飞
最安静时见到美景没想跟谁说起
见到飞夺沪定桥的宣传标语回到天真
自问一遍是不是就在这里

《流感》

我认为人类应只病在五十岁前
五十岁后病世界顿时晦暗
全城流感肆虐
我也病了
330低烧醒
谁家养的公鸡在叫
高级一点的生命会觉得低级些的可怜
快过年了
公鸡即将玩完
五十岁后心气渐低
我希望得到神明的可怜
先帮我不要想过去
这时代变得这么快
1969年已前世般遥远
那时候农家没有钟表
我妈准确地根据“头鸡啼”
确定我的出生时辰

现在我在几千里外确定
外面的鸡叫是“二鸡啼”
天地轮廓已显
有如重新诞生
一病就脆弱如婴儿
我觉得只有我病

《零点》

零点
从没有当作新的一天的开始
只当作当天的结束
可以歇息了
展望未来
一生结束时能否也说一声
可以歇息了
零点后已是大寒节气
离春天又近了一步
今天白天里看到了蜡梅
蜡梅从不错乱
年年开出来的是蜡梅
人又需要纠正:
是昨天了
看见了蜡梅开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