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南人读诗049:刘傲夫——粗俗并快乐着

◎刘傲夫



《与领导一起尿尿》

□ 刘傲夫

 

厕所里立便器

只有两个

我正尿着

领导进来了

与我并排

站着开尿

气氛有些沉默

我觉得这时候

应该说点什么

我说,领导

你尿尿

也尿得这么

 

 

《抗爱素》

 

2003年全国非典

父母与我

划清了界限

你要求所在的医院

留我。那时

我们多么年轻

你喂药 扎针

待我入睡

总摘下口罩

忍不住吻

自那后

我碰到的

都是植物女人

 

 

《我希望你说一些粗俗的事让我快乐》

 

妻子是个诗人

我也是

我们每天过着

纸上的日子

 

有一天,她从一本

外国诗人的集子上

抬起头来说

我希望你说一些

粗俗的事

让我快乐

 

这句话其实

我等了她

好几十年

 

 

《钱壮人胆》

 

文学杂志编辑

薪水少得可怜

在金融机构的

妻子面前

自信心从来不足

幸好他还

兼职电影编剧

一年有一两次

工资外的

万元收入

每当收到

汇款的那晚

也是这名编辑

胆子最大的夜晚

他会主动要求妻子

过性生活

 

 

《家》

 

她不明白

丈夫为何

要将房子

建在高架桥下

 

搬进新房的

第一夜

她算是搞明白了

当桥上的运煤车

轰隆轰隆

开过 

阳痿的丈夫

居然立马

挺立起来了

 

丈夫说

这一神效

是他有一次

在桥底下

拉尿

发现的

 

 

《看到了她》

 

不知是因为

她长得好

所以爱打扮

还是爱打扮

所以长得好

总之,我今天

在地铁上遇见了她

我当时心情

很沮丧

觉得整个世界

没什么新鲜感

当我在地铁车厢人群中

发现了她

我觉得生活

还是有希望的

你看她

从脚趾甲到头发末梢

全身每一个部位

的精心修饰

都散发出

热爱

 

 

《尿味爱情》

 

刘小妹穿着鲜亮

招人美

刘小妹大我两岁

但六岁的我

毫不在意

一场老鹰捉小鸡

的游戏结束

刘小妹跑到墙角

挽起裙子,解了个小便

等她走开后

我趁没人注意

就过去挖起一小撮

尿泥,放进嘴里

我皱起了眉

发现她的东西

没想象中的

甜美

 

  

【南人评诗】

 

 

伊沙一泡尿,《车过黄河》,尿出了阳刚。

刘傲夫一泡尿,《与领导一起尿尿》,差点儿尿出了阳萎。

《与领导一起尿尿》在网上火了,不少评论留言:这也是诗?粗俗。

问题来了,生活一定高尚吗?粗俗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我们拿刘傲夫以“爱”这个高大上字眼为主题的诗歌来分析。

《抗爱素》是2009年的诗,一点不粗俗,反而很纯洁,“植物女人”直接把纯洁推向极至。

《我希望你说一些粗俗的事让我快乐》:这是这两年的诗,七年之痒,双手举着“纯洁”的牌牌腰酸背疼,总得有人率先放下,一方放下,才发现另一方早就想放下了。“等了她好几十年”,说得有点夸张,都是一直举着高大上的牌牌,累的,憋的。

《钱壮人胆》:粗俗的事都会挂着价格标签,不谈钱配不上俗。傲夫也一样,干点儿俗事,也需要金钱开道,下半身憋久了会出毛病,于是钱壮怂人胆,主动向妻子提出性要求!于是既有了快活,又有了诗!而且,性生活的自信培养出了诗的自信,一举两得!

《家》:傲夫是在说别人,还是在说自己?真想去看看他买的房子是不是就在高架桥下面。如果现在不是,我只能说未雨绸缪,想得够长远的!或许大家还有别的猜测,是关于过去的,是不是搬到桥底下,就好了?!这样的偏方,可申请专利。

《看到了她》:这个“她”还是非典时期的那个“她”吗?肯定不是了,连脚趾甲都关注到了,整天都在看啥,惦记啥?真俗。

《尿味爱情》:六岁的傲夫亲尝美女“尿泥”,这他妈真是惊到我了,而且我相信这绝非杜撰!与《与领导一起尿尿》放在一起看,你就知道傲夫真的很好这一口,从童年经验到职场打拼,这都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要是那位在厕所一起尿尿的领导事先读到了傲夫这首《尿味爱情》,会不会在两人短暂相视的眼神过电中,浑身陡然打了好几个激灵?

看了傲夫的《与领导一起尿尿》和《尿味爱情》,你知道他为什么原名叫“水发”,果然是因水(尿)而发(出名 );看了《钱壮人胆》和《家》,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把“水发”改成“傲夫”,发了不傲,枉为丈夫。

因一首《与领导一起尿尿》爆红,刘傲夫诗运变了,命运也会有所变化,三观变没变我并不知道。回顾近年来的诗歌大事,先后有赵丽华的“梨花体”、乌青的“白云体”、余秀华的“睡你体”,现在又有了刘傲夫的“赞尿体”,诗人、诗歌没有把世俗人心拉上去,反而是娱乐世俗把诗人、诗歌拉下了神坛,梨花、白云还在上半身,睡你、尿尿直接下半身甚至更下了。目的只有一个:拿你开涮,拿你开心!

因为时代并不需要诗歌,闲着也是闲着,那就让我们玩玩。

这让我想起了电影《霸王别姬》中一帮红卫兵冲上舞台,手脚棍棒唾沫全上,彻底把虞姬打翻在地,脸花了,戏服扯了……

没有信仰的时代,大家只能干点俗事,而且越俗越开心、越俗越得意、越俗越自信、越俗越牛逼。傲夫正在通往粗俗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吊打低诗歌,吊打垃圾派!!

生在俗世,入世随俗,你说这是俗人的悲哀,还是俗世的悲哀?

诗歌是装雅,还是随俗,或是像后口语诗一样,杀出一条血路?

这一话题,这一现象,值得讨论。

所以,期待大家讨论留言。

 

 

【作者简介】 

刘傲夫,本名刘水发,1979年出生于江西瑞金,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硕士研究生毕业,有诗歌发表于《诗刊》《诗歌月刊》《诗潮》《诗选刊》《清华文刊》《北京文学》《西部》《读诗》《星火》《中国文化报》《创作评谭》《创世纪》(台湾)等,以及入选《中国现代诗歌精选(郁金香卷·2015)》《中国诗歌排行榜》(在2017年卷中被评为年度“十大寂静诗人”)《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地图·北京卷》《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7卷》等;曾获 “御鼎诗歌奖”2010年度新人奖、第八届(2015)首都高校原创诗歌大赛二等奖(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极光诗歌奖2016年度十佳诗人;有作品被翻译成英、德、日、韩、世界语等语言。其创作的《与领导一起尿尿》一诗在2018年引起了全民的阅读和热议。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