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二首)

◎泉声



暗访

当他从摩托上下来
支稳。把搭在肩膀上的
烟灰色的老头衫穿好
笑眯眯的站在
乡环境办主任跟前时
暗访已经结束
“我不再说你,自己去看
乱堆乱放、杂草
树叶,不,落叶到处都是。”
“是是,我昨天安排
保洁员清拣垃圾了
唉,指靠不住。好
我马上通知他俩。”
他躲开拉毛栗子的三轮
站在路西一棵孪生树下
一朵白花恰好在他秃顶盛开
“你不用这样,
按上次说的,没弄好。
通报是肯定的
扣你村里人居环境的钱,
也是板上钉钉,就这,我走了。”
他本来眯缝着的眼睛
不知什么时候,
圆圆的瞪着,没有仇恨
只是木呆、无奈
“俺从新弄中不中?
就那俩钱,清理老庄的陈旧垃圾
还不够,村里没有呀。”
他见他咽了口唾沫
他也咽了下,“秋天,
秋天能没有落叶吗?再说
再说很自然的东西啊……”
“别给我说自然,我有啥门儿,
人家城里来的
按的是城里标准!听,
听就是了。”
“听。”
他盯着他的秃顶
唉,感觉脑子又不好使了。
2018.9.16


代销点的一天

七点一刻
从草店来的卖馍人
会准时出现
这时的棚下已打扫干净
白色的泡沫箱放在
水泥方桌上
要不了三十分钟就能卖完
有的还捎走些盐
醋、火腿肠、方便面
再过一小时,三三两两的
围拢过来
先是说闲话,瞎扯
一个奇闻异事的后面
往往补缀着的议论翻几番
有时挣的面红耳赤
有人会被家人喊走
也有人会搭顺风车去十几里外的集市
或更远些的县城
留下来的坐着木墩、矮椅
等待新加入者
十点以后会有人玩纸牌
或麻将。一张张的甩出去
加带着沉默、即兴语
光阴。看的人多时透不进一丝风
直到做午饭
也不一定,有时延续整个晌午
和后半晌,几乎不会停歇
大多是娱乐,一天下来
也就三、二拾块
满地瓜子皮,五颜六色
大小不一的塑料包、冰糕棍
可乐瓶、香烟头
一张又一张旧扑克
散落在十五平方左右的
石棉瓦棚下
2018.9.22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