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桥 | 专栏 | 诗生活网

我们在伞下红得像真正的浪漫主义

◎野桥



●情书

我巳经越来越不会写字
但还想给你写一封情书
信要慢慢地走在路上
即使走丢了也不后悔
你知道我在以这样的方式爱你
这巳足够完美
我相信你也会给我写一封情书
信到我的手上已是中秋
我从信中抽出月光,桂枝,月饼和普洱
沾满了我们在这个人世相爱的味道

白鹭

我曾在石路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然后是一只白鹭
白鹭飞走。水溢满了一口深井
我的名字被井水照亮之后
继续停留在那里
我吻过的那只白鹭,其实并未远离
有时我经过一片斜坡
会看见一片亮光
它像白鹭的衣裙一样洁白
我会长久坐在那里
等风把一些蒲公英和野菊的花瓣
吹进我的怀里
我的背上驮着一只轻盈的白鹭
我们沉静而深情走下了山坡  

照亮

你有一双饱满而迷人的乳房
当画家画你,我感到他的笔
矫情得失去了颜色
我爱你那隆起又灿烂的秋天
它们朝向有阳光的窗户
光线将你照亮,黒暗从我心里消失

木心

我有爱木之心,住在檀木林
你赠我檀香木将我包围
香气透入我的骨髓
这样的爱极简,美学
木替你说话并显出了真情
它经历了日光,海啸
我们年轻,浪漫,灿烂无边
但活不过这样的木头
我摸着它,一面光滑,一面坚硬而又粗砺
爱要怎么说出口
我才能沿着黑色找到我们永恒的光明

●民国女子

我喜欢你梳一条长长的辫子
穿洁白衣衫和一条掩膝的棉布裙
你的脚上是一双刚换下的新步鞋
走路清新而明快,有时也慢慢地晃悠
你怀里时常抱着莎士比亚的心跳
很多人跟踪你,或假意和你相遇
没有一个人像莎士比亚将你的心占领
你走过的每一条古街,一直都很明亮
鸽子和古楼的钟声一样婉转
穿旗袍的女子和西装革履的绅士
心里流淌着舒伯持的旋律
墨片一样的电车,从你的身旁开过
时光无声而缓慢,也很悠长
在那些已经过去和即将到来的雨中
你越发的透明。透明而又欢欣
是时候让我为你撑开油纸伞了
我要把你从雨中拉进萨福的一首情诗
我们在伞下红得像真正的浪漫主义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