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唐果2018年自选诗

◎唐果



1.大寒

寒风中行走的我
是一根巨大的温度计

毛发是刻度
而因寒冷流出的眼泪、鼻涕
一阵紧似一阵的咳嗽声
就是随温度上升的水银

我这糙陋的温度计呀
无法准确告知度数
它知道的是
大寒的冷,名符其实

它告知昆明以北的朋友
"大寒,寒冷
宜远离烦躁和忧伤
宜穿秋裤
一条不够,多穿几条"

201801

2.缝隙

我在我的身上摸到了很多条缝隙
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因此,我无法为它们命名

跟非洲大峡谷,无法相较
至多是,我在德钦的山里
行走时,那些雪水缓缓流淌的壕沟

我期望有人在它们的边缘行走
就像我行走在雪水流淌的沟边
我想赠你一条缝隙

但不知挑哪一条
我把它们摆在地上
就像地摊货主出售她廉价的衣物

假如不幸,你挑到一条干涸的
我希望在你行走之前
壕沟有泉水注入

我希望你有歌唱的泉水陪伴
就像白马雪山的积雪融化
流入小壕沟,陪伴孤独行走的我

201801

3.阿健的帽子


阿健的帽子丑
他戴上丑
我戴上更丑

可是我想阿健了啊
我就戴着他的帽子
去镜子跟前站了站
去街上绕了一圈

201801 

4.感谢赐予我不惧被再次抛弃的勇气

除简单的衣食
我似乎只需要一张床

来吧,爱我的
来吧,我爱的
无论男女老幼,美丑胖瘦
都到这张床上来
坐着,或者躺着
嫌床窄,可换成宽的
不喜欢松木的
可用柚木打制

对颓荡者来说
世界就是一张巨大的床

感谢你给予我随意书写的自由
感谢你给予我不惧被再次抛弃的勇气

201801

5.睡眠按钮

我需要在身上装一个睡眠按钮
当我需要睡眠的时候
我设置好睡眠时间的长短
按下按钮
我就立刻入睡
并在设置的时间点,准时
愉悦地醒来
假如不想醒转
我就把时间设置成"永远,永远"

201802

6.你想让我爱谁

你想让我爱谁
指给我

天涯海角我去
刀山火海我去

疥疮患者
我抱在怀里

瘌痢头
我抱在怀里

我亲吻皲裂者的唇
吮吸无齿者的舌

我还可以躺在暴君的身下
被魔鬼揉搓于掌中

我不惧舍弃皮囊
只要灵魂跟你一起

201802

7.我提着草莓走在去妈妈家的路上

我提着草莓
走在去妈妈家的路上

一辆黑色的汽车似乎饿了
它向我扑来
它也想吃草莓吗
我扔过几个草莓
它才把路走直了

我的鞋也饿了
地上有掉落的浆果
鞋底踩爆浆果的头颅
高跟鞋吃浆果
高跟鞋很快乐

201802

8.玫瑰叶子的笑

一大片园子
只有玫瑰树的叶子在笑
一只苍蝇调皮
它不仅飞到玫瑰树的腋窝下歇息
还伸出触角,使劲挠它

苍蝇飞走了
玫瑰叶子
笑了好久,才停

201803

9.给橙子的诗

橙子,你有倾心的医院吗
社区医院
区医院
精神病医院
肿瘤医院

哦,我问得不妥
那我重新提问
橙子,你有倾心的超市吗
你有倾心的美容院吗
你有倾心的菜市场吗

哦,我倾心的菜市场
在天桥底下
那里有五毛钱一只的小鸡爪
那里的猪肉
都放在红色的帐篷底下
那里还有你
被堆在案板上
每周,我都要去菜市场
背你回家

我背着你
像背着摔坏双腿的情人
我弯腰,低头行走
你在我身后摇晃
你像金黄的麦穗
回到家,我划开你的肚子
吃下你的肉体
我像雌螳螂
与心爱之人交配完毕
我咀嚼仍有呼吸的你
有时从头至尾
有时从尾至头

我喜欢吃你
但不喜欢你的味道
留在我的手上
每次吃完橙子
我要做第一件事是
去卫生间,把手
用洗手液彻底洗净

201803

10.写完一封信,还有一首诗要写

这首诗是由草莓引发的
如果我现在写
“我不是特别喜欢草莓“
不知冰箱里的草莓
会不会气得推开冰箱门
从最高处往下跳

由草莓引发
但我担心娇嫩脆弱的她们
承受不住一首诗的重量
我来到大街上
看到汹涌的樱花
又觉得,我是为了樱花

草莓和樱花都会败落
她们让我的出门显得牵强
如果我说,我什么都不为
来到大街上
怀揣满满的忧伤
我希望把自己塞进人群
把忧伤像电波一样传导

201803

11.干脆一些

无论我怎样死
何时死
你们都不用怀念

唯有如此
我才能死得干脆一些
舒服一些
安静一些
明白一些
彻底一些

201803

12.美丽而危险的事物

一个孩子在我对面
吹泡泡。肥皂泡
像子弹一样
向我飞来

为了避开它们
我跑进草丛
一脚踩在
冒着热气的新鲜的狗屎上

201803

13.在下龙湾的游船上

在下龙湾的游船上
面朝大海和背靠大海
是一样的

海鸟想撞击岩石
它得飞过大海
旗子想把自己插进石缝
它得长出另一只翅膀
鱼虾在小船上
怎么游
都游不进大船的厨房

在下龙湾的游船上
一个人问另一个人
“下龙湾这么美
此刻,你最想干什么?”

我在心里作答
“想活着,又想去死”

201803

14.吃点什么好呢

这么晚了
吃点什么好呢
是找睡着的吃
还是找醒着的吃
是找装睡的吃
还是找真睡的吃
是找硬撑着眼皮的吃
还是找眼皮被胶水粘上的吃

面条躺在橱柜
头发柔顺
酸奶站在冰箱
冷得缩起身体
奶茶离我三米
靠在篮子内壁
香蕉坐在
离我两米的碟中

我悄悄靠近香蕉
狠狠地扳下一只
我吃香蕉
像饿狼扑食
仰望星空的羊群

201803

15.太阳照着我

我坐在公交车的左边
太阳照着我
我移到公交车的右边
太阳仍然照着我

我索性呆着不动
既然太阳那么喜欢照
就让它照个够,好啦

201804

16.泡沫制造机

那是一台双缸洗衣机
自从我把衣服
丢到里面
它就不停地
生产泡沫

我的衣服被泡沫包围
被泡沫浸泡
连纤维的缝隙中
都塞满了小小的泡沫
我用网兜
去洗衣机里网泡沫
并把它们放进水池
重获自由的它们
像一条条白色的鱼
欢快地游向出水口

我累坏了
但我不能停下来
我害怕哪些泡沫
粘在衣服上
我害怕
穿着粘满泡沫的衣服
出门
只要身边的人
每个人朝我吹一口气
我就会被众多的泡沫
带到天上去

201804

17.代表被消灭的一群

几个巨人聚首
一整夜
他们都在商议
怎样消灭
那些身高在
一米七以下的人

201804

18.印象798

铁已死去多年
孝顺的后辈们
把每一天
都当成清明来过

咖啡的香味氤氲
似在上香
烘焙蛋糕的炉火
通红,时刻准备着
焚烧纸钱

201804

19.废弃的铁轨上

废弃的铁轨上
站着一位新娘
洁白的婚纱披散
像鸽子,收拢疲惫的翅膀

如果有人饥饿
他会不会拿起铁轨
夹住新娘
他会不会举起铁轨
接近太阳

翻来覆去地烤
翻来覆去地烤

201804

20.慢火车在深夜里叫得特别响亮

慢火车在深夜里叫
像千足虫在头顶挂个灯泡
慢火车在深夜里叫得特别响亮
每一声都拉得特别长,特别长

不这样叫,它就跑不动
不这样叫,坐在上面的人
怎会甘愿,摇晃着沉重的脑袋
在深夜里,陪着它一起疯狂

201804

21.为杨花写首诗

像某种鸟在空中飞
有些成群结队
有的各飞各的
不知它们要飞到哪里去
愿意把柔弱的躯体
寄放在哪里

它们在寻觅
因好奇而睁开的眼睛吗
还是感动中的鼻子
或者呼喊后
来不及闭上的嘴
它们究竟想去谁的身体定居
它们向我飞来
即将飞过我的诗

201805 

22.致

我的朋友
如果你希望我长成巨人
你注定要失望的

上帝造我那天
布匹涨价了
他同意我死那天,木材的价格
也必定处于历史高位

上帝一边捏我,一边自言自语
"够啦够啦,比那颗小树还高"
所以,我必须听从上帝的安排
活着省布料,死了省棺材

201806

23.以火车为例

你,别再说想我了
你一说想我
那些助我奔向你的物事
便统统倒向你

我只以火车为例
我和它同时收到讯息
我还在思考
要不要奔赴你时
火车已经开始行动了

它先是发出煽情的叫声
轮子磨擦铁轨
像绅士着礼服
站在舞厅正中,弯腰伸手
满心期待我倒进它怀里

201806

24.免于恐惧的自由

每天听着火车的叫声入睡
火车被我放进诗里

我吃杏子
那些被我吃掉的杏子
又会在诗里,被我重新咀嚼一次

只剩半截身子的蚯蚓
在地上挣扎一阵
还要来我的诗里
挣扎一阵,才肯去死

我经常恐惧
但恐惧不喜欢呆在诗里
它怕我这双好奇的手
撕碎它华丽的外衣,看见它
长满疥疮的虚弱肉体

201806 

25.在火车上看到一个男孩……

1
在火车上看到一个男孩。他和另外几个男孩一起。

2
在火车上看到一个男孩。他样样都好,就是跟朋友聊天,出口成脏。

3
在火车上看到一个男孩。火车快到站了,他脱下外套,披到女孩身上。他说,昆明温度低,你会凉到的。女孩习以为常,她问,这是你的衣服吗?男孩回,当然是我的。

4
在火车上看到一个男孩。他频频叫另一男孩,宝哥宝哥。那个叫"宝哥"的男孩,兀自玩牌,并不怎么愿意搭理他。

5
在火车上看到一个男孩。女朋友买了硬座,火车开动后女朋友拖着行李箱来找他。幽微灯光下,我看到两条大腿,一条修长洁白,一条似黑色布带,缠在幽微灯光下的洁白上面。

6
在火车上看到一个女人。她背着我打电话,她说,如果这事是我做的,就让我活不过今晚。她又说,这事要怎么跟他解释呢,这事要怎么跟他解释呢,我的天呢。

7
在火车上看到一个女人。她住上铺,大白天的,她睡着一动不动。她去卫生间回来,艰难地往上铺爬,我坐在窗边,一抬头便望见她鲜红的底裤。

201806 

26.别用那种悲伤绝望的眼神盯着我

在Z53次列车第6车厢的上铺
那个妇人说
"如果这事是我做的,我就活不过今晚"
她用悲伤绝望的眼神盯着对面的我
好像我是使她蒙冤的人
好像我是可以凭借一点点光亮替她申冤的人

撩起头发,亮出额头的皱纹
以及牢牢镶嵌在脸上的蝴蝶斑
我没有任何安慰的话给你
仅有一副,找不到缘由的悲伤绝望的眼神
我转过身,避开她的眼神
对面是淡绿色板壁
淡淡的绿色给了我初春一般稚嫩的安慰

201807

27.摆渡车运送肉体

摆渡车运送肉体
顽皮的灵魂会不会因为贪玩
跟不上来,严肃的机场安检不管

飞机承载肉体
灵魂是不是还站在机翼上
等待一只鸟儿隔空的问候
漂亮的空姐不管

飞机装着肉体轻松穿越云层
灵魂穿越时
是被乌云挤压成照片,还是粉末
正襟的飞行员不管

肉体走下弦梯
灵魂是不是还在另一个机场上空
像无头苍蝇一样寻觅承载它的肉体
忙碌的行李车不管

众多的灵魂像柳絮一般
在昆明的上空飘飞
地上运动着的的肉体慌张地
寻找与自己匹配的灵魂
堵在一堆小汽车中的公共汽车不管

201807

28.无业游民的自由

无业游民的自由是
假如她想睡觉
无论她在进行什么
她都可以放下,去床上
睡十分钟,或者半小时
全由眼睛决定

当她想睁开眼睛的时候
她便睁开,然后缩起
像僵尸一样直挺的身体
从床上起来
继续做刚才的事情或换一件
全由手决定

无业游民的自由是某一天
她登上火车
找到标有自己号码的床铺
躺上去,像躺在自己的床上一样

无业游民在火车上
像离家太久的人终于回到家里
那些吵闹不休的孩子
那些撑开喉咙讲话的人
那些把音量开到最大播放音乐的人
都是辛苦一天回到家的亲人
他们扔掉皮鞋、领带、西装
穿着拖鞋和短裤
在车厢里走来走去

201807

29.给蚊子的赞美诗

不知她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穿着黑色的薄纱短裙
身材凸凹有致
像个敬业的妓女
经常上夜班的人眼神不好
以为膀粗腰圆的我
是个慷慨的嫖客

围住,发出性感的“嗡嗡”声
她们饿了,想要我的血肉充饥
一个从国企辞职的资深会计师
算盘打得溜
但怎禁得住她们的轮番轰炸
一手举白旗
一手揪身上的血肉喂她们

过去几十年,我提供了多少血肉
自己疏于统计
蚊子又不懂经营分析
唯一可疑的是,我身材矮小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给了她们
一部分手足和腰身

201807

30.一串西瓜

头痛欲裂
那就索性裂开吧

从裂开后的隙缝里
长出一根西瓜苗
结一串西瓜

一串脑袋中
总有一个是成熟的
总有一个是乖巧的

201808

31.我还在煎鱼

我还在煎鱼,它是另一条
我给这条鱼的身体打一百分
容貌打满分
给它逃生的能力打零分

零分的学生,没有权利要求
被煎、炸、煮或者炒
已经逝去的生命
应该不会在乎
抬棺人选哪一条路去往墓地

而我只喜欢煎鱼
我从不放过一次训练耐心的机会
在炎热的夏天
我可以把鱼放在手上
站在太阳底下,让阳光来完成
也可以放在发烫的石板上

而我是个固执的女人
只喜欢在爬山虎像蚊帐一样
围住雕花大床似的铁锅里煎鱼
对每一个有过呼吸的生命
给它简单的仪式和一点点耐心

201808

32.我和艺术馆的蚊子

我和艺术馆的蚊子
积怨日深

只要见到,即便它对我的鲜血
毫无兴趣
我也会瞅准机会
将它一掌拍死

201809

33.演艺人士

怕你把我忘了
我会经常举个物件
在你面前晃来晃去

有时是一朵花
有时是自己的影子
有时是愚蠢
有时是忧伤

有时举什么,来不及细想
顺手拿起便是
如果刚好是一把钝刀
感谢你没被吓跑

201809

34.我还在看花

我去看花
从路的左边腾挪到右边
又回到左边。如果没有道路
此刻我应该游行于浩瀚的花海上
 
双手劈开花朵之浪
脚后跟蹬着健壮的花茎
一条小路,就把大海变成池塘
在小池塘游泳,轻轻松松地
 
就触及到花朵圆盘似的臀部
(有人告诫我,别跟美丽的事物一较高下)
我折返,耳朵伸进花蕊
花蕊说,"它的蜜已被蜜蜂攫取"
 
黑泥是上好的肥料
它把每一朵花都养成胖子
好多喜欢穿花衣裳的胖子呀
它们站得那么高,多么危险
 
我摇晃花枝,劝它们下来
花朵却踩着茎叶,一层一层地
往上爬,还将脖子伸得老长
最先听到好消息的,是站在高处那朵
 
201809

35.我一直在看花

"诗歌让我肥胖",我指的是精神
座钟敲过九下,我还不想从床上起来
沮丧时,干花给鲜花让道
会生养的,让道于漂亮的空壳

我一路走,一路釆摘
只要看见,且没有荆棘阻拦
它们便出现在我手里
其中一束,我将它栽在一堆废墟前

膝盖被前天的荆棘所伤
昨天遇到的,又相中我的手腕
伤痕细长,似狗尾巴花
伤痕粉红,如合欢

行走时,我喜欢摘狗尾巴花
使翠绿的茎,剔牙
或者把茎一截截咬断后
随手将花扔在地上

我只请最爱的,回家
插进大肚子花瓶,假装
怀孕的花瓶,正在生产
花呀朵呀,就是婴孩的小脚丫

花朵在田间地头蔓延
而我一直在看花。我将永远闭上双眼
鲜花將爬上坟头,弧形的花瓣
和弯曲的触须,像无数的问号和句号

201809

36.我越来越相信

我越来越相信
有的人是猴子变的
有的人不是

猴子变的人喜欢爬山
他们在山间行走
如履平地

他们从这棵树
腾挪到那棵树
如荡秋千一般愉悦

山腰的人呼唤山顶的人
犹如山涧的猴子
呼唤挂在面包树上的猴子

那些站在山脚仰望
却不上山的人,他们可能是
大象变的,也可能是犀牛

201810

37.在深沟村

我旁边坐着诗人
我对面坐着诗人
我仔细观察他们
从他们的容貌和表情中
看不出他们和不写诗的人有何不同

但他们是诗人
他们写着一种叫"诗"的奇怪的东西
不是绘画、雕塑
也不是行为艺术、装置等
不是你看得着,摸不着的那些东西

是诗
一些字词,看到,抚摸
像抚摸新华字典上的字
他们在你见不到的时候写它
多么奇怪,他们写奇怪的“诗”

玻璃窗里的光影在提醒我
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我在他们面前说笑,吃喝
没有一句是诗
离开他们之后,我继续遣词造句
我把这奇怪的东西称为"诗"

201810

38.我喜欢你是自由的

我喜欢你是自由的
不是成群的麻雀,为了寻找食物
在冷风中翻飞那种自由
不是山泉为了寻找堤岸
在山石中随意穿梭那种自由
不是羊羔消失在孩子的眼睛后
爬上山顶,啃食积雪那种自由
不是青草生长在悬崖
动物想踩踏,却爬不上去那种自由
不是在某条大路上,一直走一直走
不想走便折回那种自由
是一只壮硕的乌鸦,吃饱喝足了
在低空飞行,想撞一下土墙
就撞一下土墙那种自由
是一只濒死的羔羊,有权选择
羊角向河流、高山或者滩涂那种自由

201810

39.写诗如挖坑

今天,你挖坑了吗?
我挖了几个
有大的,有小的
有圆形的,有方形的

如果动物掉进去
它是小陷阱
如果雨滴掉进去
它是眼睛
如果鲜血掉进去
它是伤痕
如果我爱的人掉进去
它是棉絮

201810

40.在五星湖

风景很美,人很多
湖水是麻辣蘸水味的
太阳是烤肉味的
而树枝,是泥炭味的

201811

41.驼鸟

他们都不看我
我也不会为了让人看到我
发出声响
我是一只驼鸟
把头深深地埋进沙砾
嘴巴、鼻子、眼里全是沙子
我宁愿让你看到我丑陋的
臀部,也不想让你看到我
忧戚的面容

201811

42.妈妈说她睡不着

妈妈说她睡不着
在十七楼,连蚊子都飞不上来的
悄无声息的十七楼
妈妈居然说她睡不着

妈妈神经不衰弱
不狂燥,不抑郁
可妈妈说她睡不着
睡不着的妈妈拒绝安眠药
活了六十九年的妈妈
从没见过安眠药

妈妈家在中国通往缅甸的路边
每晚,载重汽车像轰炸机一样
从路上驶过,在自己家
妈妈从不说她睡不着
在连蚊子都飞不上来的
悄无声息的十七楼
妈妈总说她睡不着

好些夜晚,我也睡不着
可我的清醒不能代替你
沉睡亦不能
如果你还想呆在这
连蚊子都飞不上来的
悄无声息的十七楼
就跟女儿一块儿,吃安眠药吧

201811

43.如果我发怒

如果我发怒,请离我远一点
我怕唾沫溅到你
唾液浇不灭的火焰燎到你
如果我因发怒而吼叫
最多能持续三十秒
三十秒后,我的咳坏掉的嗓子
就会像毒蛇一样
发出"嘶嘶嘶"地回声
那时,我就只能捏着喉咙
神情凄然地,请求你的原谅

201811

44.致科恩

穿红衣的泰迪狗
戴眼镜和白帽子的年轻女人
戴黄帽子的白癫风患者
把背包背在前面的干瘦男人
低头玩了半个小时手指的女人
一身红衣倒退着走的短发女人
不停打哈欠的脸上长斑的男人
拿水枪玩水的男孩
和怕他掉下水,拉着他衣襟的母亲

他们有的抽烟,有的没抽
有的看看从前面走过的人,有的不看
有的背对太阳,有的面对
我坐在冰凉的大理石台阶上
风把我的头发吹向右边
泰迪狗跑累了也来我旁边坐着
它张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和腥红的舌头
风把它棕色的毛吹向右边,卷毛遮住双眼
但我没有心情替它撩开毛发
因为我戴着耳机,听科恩哼唱
科恩性感的声音提醒我
我是一个性欲尚未完全消退的女人

201811

45.他们都去吃饭了而我还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台阶上

他们都回家去吃午饭了
而我还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台阶上
我的午饭还不知
在哪个饭店的冰箱里打瞌睡
我叫服务员过来点菜的声音
才会把它们惊醒
它们怀着等另一只靴子掉下的心情
等着配菜员被水泡白的手指

坐在冰冷的大理石上,我等候同伴的召唤
我的同伴也许是一只鸟
而此时天空干净的没有一只鸟
我的同伴也许是一阵风
但肯定不是现在这阵
而下一阵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

音乐喷泉的水管裸露
喷头像一把把上膛的手枪
我怀疑这些钢铁的尸首
如果仅仅喂点水
它们能否真的歌唱和跳跃
银色水管被灰尘覆盖
它和我一样,等待着被召唤
可以肯定的是
我等待的时间要比它短得多

201811

46.这是昆明的十一月中旬

阳光依然灿烂
阳光照着的是夏天
阳光照不到的是冬天

站在阴暗和光明的分界处
我一会儿跳进光明
一会儿又退回阴暗

就像有人在大海游泳
游累了回到沙滩
啊,阳光下亮闪闪的海水

和亮闪内的肉体
都是灼热的

201811

47.实用主义者

我的诗写得特别无趣
猫也不喜欢我
每当我靠近它们
它们就会逃得远远的
即便我手里有鱼

面膜是昨天的
热水加蜂蜜调制的海藻面膜
我没将它放入冰箱
因为它不值得浪费电

报答是件伤脑筋的事情
给予是因为我愿意
但夜深人静时
还是会有隐隐地期待
朋友赠的书已读完
如果有人准备送我礼物
我希望是书,或者玫瑰

201811

48.精神病院楼顶的月亮

精神病院楼顶的月亮
又大又圆。在这之前
我从没有看到过那么大的月亮

月亮从没有离我如此近
像医疗仪器架在精神病院的楼顶
它照射下的精神病院的病人
是以月光为药吗
药是和着月光吞下去的吗
月光照见他们患病的神经
能杀死那些坏掉的细胞吗
就像肿瘤医院的放疗设备一样

可只有一台月亮呀
它在这个医院的楼顶照一会儿
又搬去那个医院的楼顶
月亮白天黑夜都在上班
月亮好忙,好忙

201811

49.欢迎对号入座

有的人说话
我特别不喜欢听
当我不想听他说话的时候
我就往话里掺火药

我又特别喜欢跟有的人说话
我想和他们说话的时候
我就捡一根树枝伸过去
希望他栖在树枝上,跟我说
我听不懂的鸟语

201811

50.当我戴上帽子和口罩之后

在公共汽车站
一个男人站在我旁边,他看我
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
看了好几遍
而躱在口罩后面的我
笑成什么样子,他一点都不知道
他肯定有种
想扯下我的黑色口罩的冲动
但我绝不会让他得逞

201812


51.啊,多么绝望

啊,多么绝望

才九点就困得不行
困了就上床
上床就能睡着
跟我的老父老母一样

啊,多么绝望

201812

52.那些我没有见过的亲人们

外公,姓名不详,生辰不详
吃完喜宴后拉肚子不止
为免去家人在寒冷的冬天
每日洗尿布之辛劳
他数日未食,活活饿死
外公死时,母亲十岁

外婆,姓名不详,生辰不详
与儿媳吵架,吃老鼠药数次
某次她吃下大量老鼠药
家人借来一个鸡蛋
用鸡毛粘鸡蛋清撩其口腔
她呕吐出老鼠药
才勉强救得一命,但已伤及根本
外婆死前卧床两月有余,痛苦不堪
胸部长出一个大包
按上去软乎乎的,母亲说像皮球
外婆去世时姐姐一岁
我还没爬到妈妈的肚子

大姨,姓名不详,生辰不详
干活时在路上捡了两个玉米
被队里人发现,非说她是偷的
抓住后毒打,不知道
她是被毒打后自己跳进池塘
还是毒打她的人把她扔进池塘的
她被打捞上来,裤子褪到脚踝
母亲说,那些打捞她的人
都不帮她拉上裤子
没有门板,没有棺木
大姨的尸体被放在木梯子上
她的脸上爬满大个大个的黑蚂蚁
黑蚂蚁啃大姨的脸,一会儿
母亲就见到姐姐脸上的骨头了
大姨死时母亲十二岁

表姨,姓名不详,生辰不详
母亲二叔的女儿
饿得哭喊着要吃稀饭
当家里人不知从哪里求得一碗米
稀饭还没煮熟
那个不足十岁的女孩儿已被饿死
那一年,表姨和我母亲同龄
现在,母亲比她大六十一岁

201812

53.什么时候醒来才是正确的

我梦到一个男人
他有冤屈
来找我伸
他叙述蒙冤过程时
我醒了过来
一整天
我都在想那个可怜的男人
悔不该
醒来得,不是时候

201812

54.通道的尽头

我迷上的兔子
是那种满山遍野跑的
而不是关在笼子里的兔子
迷上兔子后
我就给兔子挖了一条通道很长很长的兔子洞

看到日日往下掉的面皮
我想起,那条挖得很长很长的
一直没有野兔居住的兔子洞
面皮像个掉进兔子洞的皮球

它一直往下掉,一直往下掉
我想拽住它,但我又不是野兔
所以我只能任由它,往下掉
直到它掉到通道的尽头
通道的尽头,我称之为"死亡"

201812

55.偷来的兔子

那只偷来的兔子
逃走了

那只用剁碎的红萝卜
和喂养儿子的乳汁
搅拌后,日日喂养的兔子
逃走了

那只营养过剩
除了长肉还长獠牙的兔子
逃走了

那只只要我一靠近
就把柔软的耳朵当刀
把通红的双眼当铬铁的兔子
逃走了

那只偷来,关在笼子里的兔子
逃走了
那只一直想逃走的兔子
逃走了

它逃走了
我再也不用担心,终有一天
它会逃走了

201812

56.梦渍

睡醒之后
梦像潮水一样褪去
梦渍留下来

如果我做的是美梦
留在我脸上的梦渍
便是白色的
像抹了一层香粉

如果我做的是噩梦
留在我脸上的梦渍
便是茶色的
像有人拿我的头当药罐
熬了一夜的中药

201812

57.树之手

如果哈扎尔王国的树上
长出两只桔红色的手
他们会觉得稀疏平常
他们会朝它挥手,跟它握手
而树的手会以相同的礼仪回赠
如果这两只手,不幸
长在昆明某小区的树上
见到的人都明白
这是清洁工,把浸湿的手套
翻过来,套在枝桠上

201812

58.玻璃碎片

画框从高处坠落
玻璃摔成碎片
不知道有多少片
只见它们铺了一地

它们是长条形的
很尖,闪着光,像刀片
大的还好捡,太小的
便只能用指肚去粘

如果你看到
我捡玻璃碎片的样子
也许你会爱上我

2018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