蝈蝈 ⊙ 迎风站立的虚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赵坝林场

◎蝈蝈



1

大雪总是最先去往林区

士兵们,一批又一批驻扎下来

或立于枝桠,或簌簌飞落

让林场失去言语

寒云似有似无,天地拥抱在一起

踏雪之人麻雀一般,成为

大地的标点

 

去往赵坝林场的途径不多

沿着大雪,可能是最寂静的一条

 

2

 

奋不顾身地扑向大地——

大雪并不想掩盖衰草、足印和人间

它们是泪液,被寒冷结晶

被地球之手拽下来

在山野里相互簇拥,静候

回到泪腺之时

而在林区,它们更多地保持了

飞速下降的形态

微小的针芒带着凛冽的美

忽然有一些从橡树指缝间落下

大地会不会察觉到,

儿女们还乡时那轻微的刺痛

 

3

 

我和他有相同的疾病

执拗,敏感,像融雪一般实在

甚至在这个冬天都被呼吸道感染控制

不想发出任何声音

听觉因此日渐敏锐,我能听到

血液在血管中的犹疑

仿佛蚯蚓在泥土里缓慢下来

而他则带着诸多小情绪

多疑、恐惧、不体贴他人

仿佛林场大雪遮盖的

一棵老树,枝梢上挂着挣扎的枯叶

 

4

 

我两次去往林场

都是大雪封山之际。这充分说明

我的命运被两次书写在

白雪皑皑的荒原

 

一颗内心藏着火焰的松果

我被一只雪中觅食的松鼠找见

它的爪子上沾满寒冷

 

冬天的林区,有一些在大寒中融化的事情

 

5

 

它和人类曾经握手言和

人与人之间的杀伐历经数千年

林区则是短暂时期里

人类向自然止步的一块石砚

再缩小一点,是向树木写下书简

人们饶恕的,

是世间最美的事物。不是吗?

每棵树,都跟随风,长成自己的样子

它们有无限的手臂

在空气中舒展

在这里,我也是一棵移动的树

却少了许多枝桠——

匮乏的思想,或是缺水的人

这是一棵羞愧的树

为曾经的刀劈斧斫而日渐干枯

 

6

 

我好像只见过它冬天的样子

包括雪地上静卧的蜂房

蜜蜂去往何处,我无从知晓

我是冬天的瞎子

在白雪簇拥的林区写下这首盲目

且冰凉的诗。赵坝林场比蜂房大了许多

而它比起冬天,则更像一粒落地的雪

安静,倔强,会吃掉一些声响

 

我会不会跟着这粒细雪融化掉

成为冬天的泪目里,那天真的一滴

<飞地>阅读地址:赵坝林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