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即景

◎弃子







《一无所知》

能看到阿楠困倦的眼睑
她睡着了
额头伏到了书页上
半个身子裹在厚棉被里
还有婴儿肥的手,她的
旧棉帽,和黑皮裤
前一会她还在问我
有关俄国和苏联的区别
指责我对这一切
一无所知
以及喀秋莎究竟
是不是一个地名?而此时
我已听出她粗重鼻息
伴着身边轻缓的音乐
像从房间的静僻中
生长出来的两种声息
在我翻卡佛诗集的时候
仿佛下一刻
能看清是他立在
无遮的窗前
从焦灼不堪的眼前
取出他几乎全部的生活,他的
诚恳,混杂了才华
与失落
而关于俄国,喀秋莎——
我打算先不叫醒她

2019.2.11




《马奈颂》

如果把你做成一把琴
那些熟睡郊外的人
便会散发出音乐

2018.3.17




《即景》

船身滞重驶离了码头
我在看窗外落日
一抹熟悉的风景
拉响在鸣笛声中
像束紧了漂泊者的灵魂
多少年后落日余晖
打在一个老者脸上
我注视过他的行李
在扎紧的蛇皮袋口上
已有干净的淤泥

2019.2.12




《绛紫色》

没有摆弄花草的习惯
但清晨,我看到母亲随手栽种过的
蝴蝶兰,开出了一朵。
这是一天里的一点淡红
在绵延数里的公路旁
在废旧三轮车的挡泥板上方
因记忆,清晨成为广袤的
绛紫色。在晨露消弭于无形之时

2018.6.30




《柳杉》

一些粗枝突然折断下来
像振颤在年轮深处——
伐倒的是一棵柳杉,有一截
横进了院里。
我记得他是怎样用短斧
开始朝上清理枝节,
仿佛和周围一切无关。
仿佛和周围的一切无关。
一些粗枝突然的折断声
就如关上的某扇窗
重又打开
无论在怎样的日子中。
我记得他是怎样用短斧
开始清理枝节——整个午后
父亲并未离开过院子。

2018.9.11




《边境》

在成为夫妇之前
他们仅有一次旅途
穿过境内一个
冷寂的站台,途径
潘普洛纳边缘积雪消融的小镇
并从那儿转乘城郊巴士
去往海边——
他们已不再年轻。
以往,他们散步
下厨,做爱,或空着
凌晨醒来时
一只沉睡的手突然
轻捂了她的胸口,仿佛默不作声的
尺蠖蛾
出现在初露暖意的边境。

2018.5.31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