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知非

◎周瑟瑟



他拎着布袋子

他拎着布袋子
脑袋倾斜
他在看外婆家餐馆的
排位液晶显示屏
戴礼帽的女服务员
站在柜台后面
“师傅,给我一个号”
中国人在上午十点
就开始准备吃午饭了
我坐在一张小板凳上
等待从墨西哥来的中国人
她回来一次
等于我们去墨西哥
又看她一次
今天我仔细观察
抱着孩子的妇女
拎着布袋子的人
他偏着脑袋
像在做一项偏头运动
我倾斜身体
拥抱一个飘过来的人

2019.01.12

白线手套拉出来的

早晨醒来
我去地铁口散步
碰见他坐在那里
天外来客
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头戴黑色帽子
帽子尖顶仿佛通天
一双白线手套
拉出沙哑的《梁祝》
空中一只土狼
撕咬着我和他
看不见的血在飞溅
世上粗糙的人
都有一颗敏感的心
都有一把破烂的二胡
一双白线手套
一件蓝布中山装
左肩上打个方形补丁
天外来客
来自沂蒙山区

2019.01.12

汤显祖

逐昌县的囚犯
在过年时
可以打开镣铐
回家过年
过了年后
一个不少
再回到牢里继续坐牢
在元宵节
打开镣铐
与县令汤显祖
一起去看河灯
那五年里
汤显祖与囚犯们
都活得快乐安逸
村里有了虎患
汤显祖组织村民打虎
他没有打死过一个囚犯
更没有拘捕过一个妇女
他在心里暗暗写下了
牡丹亭

2019.01.30

知非

蘧伯玉派人到鲁国
来看望自己的朋友孔子
孔子请来人坐
问他:“伯玉还好吗”
那人说:“伯玉想
减少过错却做不到
那人走后
孔子说:“伯玉派了个
很称职的人来 
五十而知非
49年的路都走错了
这需要多么谦虚谨慎
才能醒悟的道理
汤显祖徘徊在
皇宫后的一条胡同里
他每次来
都住在北京连升店
他梦见了杜丽娘
于是弃官挂印
回家写戏
一个梦中人
五十而知非

2019.01.31

做梦

在自然界
只有哺乳动物和鸟类
才会做梦
枕着母亲的肚子做梦
幼年的幸福
要到中年才能记起
我做过的梦
当时很快就忘了
但经过很多年
突然一一浮现
仿佛发生在昨夜
其实已经过去了半生
我找到了做梦的乐趣
像哺乳动物和鸟类
做着无人觉察的梦

2019.02.01

久违的亲人

猩猩用多余的树枝
做了一个屋顶
雷电交加
幽暗森林
渐渐明亮
猩猩倒吊在树上
雨雾弥漫
风在森林里穿梭
大象带着小象走过来
一条白色溪流
划开了森林
我看见猩猩的人脸
隐藏在黎明
它不知道我慢慢靠近
我走在幽暗的森林
“猩猩,猩猩
我久违的亲人

2019.02.02

空城计

我是留下来的大雁
我把自己关进书房
喜马拉雅山在那里
等待我飞过去
我计划飞越积雪的山巅
一个新的世界
一定等着我
我坐在空城里
我派出的大雁
脖子越飞越硬
它气喘吁吁
小脸迎着风
双脚向后伸直
像我坐在桌前
无声地唱着空城计

2019.02.03

土鳖虫

我默默吃下土鳖虫
它的毒素让我一夜夜失眠
这样过了半个月
它走遍了我体内
它清理了我的血液
舌头麻木不敢多说话
舌根下压着药丸
饭后的小炸弹被我控制
我闻到了土鳖虫的腥味
无人踩踏的泥土
有我童年埋下的
一坛酸菜
惟有土鳖虫到过那里

2019.02.03

探清水河

京西蓝靛厂
有一个火器营村
清末民初火器营村
是制造枪炮的
我来北京的那一年
常去探清水河
清水河从颐和园流出
大莲与小六偷偷幽会
被她开烟馆的父亲松老三发现
把大莲打得皮开肉绽
给她一把菜
一根绳子
一把剪子叫她自裁
最后大莲被逼无奈
一狠心跳了门口清水河
小六哭着也跳了河
我坐在河边看风景
清末民初的爱情
就在我的脚下流
夏天的夜晚
北大的学生
坐在我身边谈恋爱
之后十多年我偶尔路过
蓝靛厂火器营
就会想起某年在此
跳河自尽的诗人戈麦
他的名气小于海子
海子的名气
统统大于其他自尽的人
很少有人记得大莲与小六
北大附近的原住民
投清水河的年轻人

2019.02.03

燃灯塔

来到燃灯塔
才知道我每天
都对着它的方向端坐
我并不打坐
我只是坐着
有时写字
有时看窗外的风
燃灯塔被风吹得叮当作响
我绕塔走了七圈
运河水流到了这里
“你终于来了
终于来与我相会
生时,一切身边如灯
我是众多灯中的一盏灯
在塔中
在运河的波光之间
在古树的枯枝梢
忽闪忽闪
我越来越弱小
越来越像一盏灯

2019.02.04

石人俑

他们在桥栏边
站成一线迎接我
我喜欢其中最小的那个
他还是一个孩子
怎么就做了石人俑
他赤脚站在风中
脚趾头清晰
大脑袋大圆脸
眼睛紧紧眯着
他双手合十
让我生出无限怜爱
我蹲下来
偷偷抱住了他
小石俑身后站着一个妇人
她慈眉善目
另一个石俑
脑袋左边裂开了一条缝隙
他双手捂着肚子
他们像是一家人
禅堂里传来绵延不绝的诵经声
法豉声一下一下撞击着
我想起逝去的双亲
我像一个孤儿
抱住了夕阳下的燃灯塔

2019.02.04

我的新年

腌萝卜条要用菜籽油炒
土辣椒要用猪油炒
这是常识
故乡的味道
我远隔千里
也能捕捉到
大年初一
我的口水
只为萝卜辣椒流
腌萝卜条要盛在黄色陶碗里
清炒辣椒要盛在黑色陶碟里
吃这两碗土菜的人
一定要大汗淋漓
人人都有自己的口味
大鱼大肉的时代
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我的新年
只属于这两碗土菜

2019.02.05

雪夜竹林

这个冬天
北京无雪的历史
在黄昏结束
你隔着玻璃窗
眺望雪花
在天地间深呼吸
我赶到无人的竹林
雪已经压顶
今夜它还要慢慢飘
从京郊山区到寂静的街道
漫长的路连成了一片
我隐身于竹林
白雪紧贴翠绿的竹叶
热气腾腾的白雪呀
今夜它要慢慢冷却
瘦弱的竹子
让白雪紧贴
夜深了
你的呼吸不要太深

2019.02.06

早春果园

果园在半山腰悬空倾斜
树枝上挂满了果实
冬天的南方
绿草如茵
长江从山下缓缓流过
父亲站在梯子上摘橙子
儿子在树下剪掉橙子多余的叶片
儿子的儿子前后跑动
欢快的叫声像橙子
橙子像红灯笼从高处丢下来
砸在竹编筐里
小孩子仰起脸
他看见整个天空
在长江上飞快地移动
如果不是他们在此时出现
半山腰悬空的果园
会被天空呼啦一下卷走

2019.02.07

祭诗

写了一年诗
不为读者与批评家写
我发过誓
今生只为自己写作
坐在除夕夜
面对一堆写过的诗
它们是世间弱小的事物
在旧年的柴火里噼噼啪啪炸裂
火星蹦到我额头
没有小时候的欣喜
也没有无所畏惧的幻想
我从柴火边起身
回到书房
重复我每年的仪式
按照古人的教诲
--祭诗
不为读者与批评家
我只为自己祭诗
我点燃每一首诗
看着它们化为灰烬的样子

2019.02.07

守岁的人在打盹

明日春风又一年
守岁的人在打盹
我太疲倦了
头上又添白发
穿着肥大的衣服
坐在柴火边
等待我的亲人赶来
我脸膛红润
有一颗少年的心
我似睡非睡
新年的钟声敲响
我打开门窗
北京的寒风扑来
没有人再催促我回家
坐在异乡继续打盹
梦见死去的父母
我抬着他们乌黑的棺椁
护送着他们在梦里
一路走下去

2019.02.08

神鱼报恩

梦见一条鱼
它请求我
把它嘴唇上的鱼钩取下来
第二天我到昆明湖去
果然一条鱼向我游来
嘴边挂着鱼钩
我大吃一惊
帮它取下了鱼钩
我走在煕熙攘攘的人群中
一个红衣少女
频频向我回头
她有鱼的表情
她有鱼在昆明湖里
最后看我一眼时
依依不舍的眼神

2019.02.09

天上的声音

我拿着射电望远镜
在茫茫宇宙
寻找新的脉冲星
我看到灿烂的星空
你若隐若现地划过
你向我发出求救的信号
微弱的声音持续传来
那是未知的时间
它也在寻找我
就像我在洞庭湖
地球上频临灭绝的
三百头江豚
它们集体向我发出
嘤嘤嘤的哭声
我拿着射电望远镜
在天空里捕捉它们的行踪

2019.02.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