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辞十六首

◎李敢






目录:
1、一个人的旷野
2、青黑
3、蛰居辞
4、春日物语
5、清明慢
6、清明咒
7、清明祭
8、异世人
9、横行
10、我有脸皮厚黑,我有衣衫白旧
11、尘世的光芒
12、秋嘶
13、骊歌
14、猴山纪略
15、大风辞
16、芒



◎一个人的旷野


他在树荫中
站立
风吹着

他走进屋子
出来时
抱一张桌子
桌子
摆在树荫里

他二次走进屋子
出来时
手提一个暖瓶
暖瓶
摆上桌子

他三次走进屋子
出来时
右手握一个杯子
杯子
摆上桌子

他四次走进屋子
出来时
左手提一把椅子
椅子
摆在树荫里

他五次走进屋子
出来时
两手空空
身体
摆上椅子



◎青黑


土狗伴着一个人的园林
逛荡清晨
傍晚,和日午

人走土狗走
人若细望一棵花木,土狗在一旁卧着
铁树长得慢极了
叶茎两侧,排生着密匝匝的青钢针

在十一月的坏天气,银杏林有奇幻之美
风吹黄金般的叶子飘落
一个人的园林,烂漫着金芒

土狗业已不在
冬至日近时
被青尻子娃娃诱杀
肉身祭祀了乡邻的五脏庙



蛰居辞


白玉兰在墓畔
尚未开放
老倌子窝在床上,憋着一泡热尿

春天,已开始了高声喊叫
阳光喧喧,载着一只只灰麻雀在田野飞翔

野女子游荡在山野荒径上
野女子在树下屙尿
野女子攀着一棵大树,站在树杈上
冷一张脸,和野斑鸠骂架

野女子在风中唱一只山野小调
野女子向青天撕开白胸膛



◎春日物语


我听到了远处尘世的轰鸣,隐隐约约,有女人在吵嘴
公鸡在近处打鸣,骨白春寒,阳婆隐在灰云的夹袍内

在屋脊上鸟叫清脆,仿若人间的大光亮照亮了我的房子
春小麦青嫩,油菜花灿若黄金,深阔的田原长吁一口气

在人间四月天,银杏树展开叶芽,如赤诚的儿郎昂然挺立于天地
风吹一个男子,把天地间万物生生不已的气息浸在男子的血脉内



◎清明漫


一个人在春天是暖的
阳光白亮亮
像穿一件温和的棉布衬衫

他的高兴很慢,在街边,一个人想象
灵岩山,李花雪白,梨花雪白
山上空气新鲜,鸟儿在水泥路两旁的枯草灌木丛中啼叫

去年,他们三五人从灵岩寺一直往山下走
天黑得快极了
穿过一片掉光叶子的银杏树林,他们停在一棵楠木树下喘气

都江堰市在山脚下,灯火通明,近在咫尺
他们相望着
抽着烟,在傍黑的天光里暗暗微笑



◎清明咒


我是否可以这样去想
在四月清明的时候,一个人坐在梅花树下伤心

但一个坐在梅花树下伤心的人,是什么样子?
四月清明,风是青青的,淡淡的,带着麦苗绿色的气息
我想他应是疲惫的。

握在手中的白水。玻璃杯的暖焐着
他老苍的脸颊。偏着头。我听到了他心底的喟叹
远处春水的奔流。和时光的慢

就这样,我愿意想着这个人。站在他感觉不到的一棵春树下,远远望着
我知道自己,不是一缕风,能够从他的近旁轻轻掠过。



◎清明祭


我半闭着眼睛,清明节到了
我想看见他们,一个个走在返回尘世的大道上

老苍鬼在白玉兰花树下直立,冰凉着胸膛
时过境迁,找不到回家路了

儿子还坐等在门槛上……哭着哭着,已经长成大男人了



◎异世人


他是人,但没有人的形体。没有脸皮
言辞玄秘,一直在说
——那么多人在听,用心参祥
你在边上。仅止于活着

闭塞耳目,些许疼痛和着些许喜乐
你就走开吧,世间有那么多树在绿
不必悬吊着一根朽坏的屋梁
你走动,林中绿光莹莹,摇漾着你的身影

阳光晒黑你,风吹着你,天偶或下些小雨
够了,已经够了
慢慢活着,赤脚踏实每一天
你的胸腔,或有万树的生气充盈

人间茫茫,异界渊深
你够不着,自有异世人在转身应变



◎横行


等雨。哗啦哗啦下落,没完没了
——横转身就是异境?

雨水流经一个人的身体
流落成河,在院外激昂澎湃

水中的泥尘,水中的垃圾
一个人:赤身在雨天,是冰凉的

横风吹邪雨
树叶生生绿



◎我有脸皮厚黑,我有衣衫白旧


傍晚仍有天光
墙壁亮着

鸟在林中吵闹
树叶绿着

它们是些长着细长腿儿的家伙,长喙花肚皮
吸血,吸青草和树叶的汁液

天黑院坝黑
树有树影人有光

土狗望食
塘蛙唱雨



◎尘世的光芒


光照在墙上,墙,像墙那样立着

一只狗从墙边走过,抬起右后腿,在墙的拐角处撒了一泡热尿
一个人从墙边走过,解开裤子的拉链,在夕照中撒着一泡热尿

墙边,青草葳蕤,有风轻轻掠过



◎秋嘶


阳光照耀着窗外
风在窗外
一个童子的喊叫在窗外
铁器铲走沙石的声音在窗外

秋虫在窗外


鸣叫

他有些瞌睡了
闭着眼睛,在水绿色的地砖上赤脚站立



◎骊歌


变了,彻底变了
万籁无声

迅速奔逃。一只瞌睡鬼惊醒
疯无名,然后去死

我们是一丛荒草
秋风遍野凉,我们摇头晃脑



◎猴山纪略


青山在
乌鸦在
风荡
水中影

月光晾晒
白骨一根
白骨二根
白骨三根
白骨四根
白骨五根
白骨六根
白骨七根



◎大风辞


鱼在苇子荡里哭叫
芦花的灰脸子一阵阵白着

弯腰
低头

河向低处流

他在林中纵火
他骑上了黑驴

怀中刺猬
崖上明日黄花
他在奔走
他在呼啸



◎芒


青春可荒废,可燃烧
但那已是过去式,白发在风中飞扬

眺望积雪的山峰,在
阳光的照射下,他有炫人眼目的光芒

孤立,陡峭
独存于天地之间

谢绝了飞鹰的栖息,抗拒着
雪豹的游猎,他断绝了人的攀登念想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