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致新春》等9个

◎边围



致新春

一年如一瞬,嗖地
滑过耳边。无法装聋了,
腰鼓已开始了合唱。
还未道别,残冬就消失,
为爆竹腾出更多街巷。
等待炸响,那一刻等了
何止三秋!啪啪,啪啪,
地动山摇。万物在更新,
褪却旧衣,也抹去记忆里
种种不堪。那都不重要了,
谢幕了,正有一只蜻蜓
已飞过额顶,祥和似天使。
带去温暖,和五彩的消息,
让人心倍受风的鼓舞。
日光下,世界貌美如花,
也不枉又贪看了半日。
愿像一个傻子般,安乐。

            2019.2.3.




除夕

注定不得安静。
注定,朋友们的祝福
会像海潮般涌来。
亲爱的,在此守候,
注定那些不速之客,
会留下糖纸和温情。

告别过去,注定难舍。
悲欢,同属于一副躯体,
煎熬或享受,注定同源。
且祈愿:善始善终,
又一年自此归元。
早晚,洒扫人间的浮尘。

          2019.2.4.




立春日

养精还可蓄锐。
那时新生的朝阳,
才刚刚睡饱。

免了,梳头;
免了,叩齿。
迎面呼两口仙气,
吐尽沉痰。

无可郁积,
旧人旧事也就忘了吧。
存陈粮作甚?

年关已近,
愁眉也无济。
不想旷达简直都不行了,
那不妨舒展些。

学两通鸟叫——
唧喳,唧喳。
像在调笑含羞的人。

       2019.2.4.




春节

一年之始,
又一幕大戏降临——
年画贴上了塔尖,
观者如堵。

欢呼声、鼓掌声,
在走街串巷。
互致殷切的祝愿。

灯笼依旧鲜红,
如梦如幻。
春风也是一道大礼
(虽然来得有些早)。

财神还是被抢光了——
那淘气的孩子噢,
招人喜欢、宠溺!

     2019.2.5.




渭南

从老城到新城,辗转间
我已悄然地长大。
虽并无烜赫。

但足以告慰老舅——
那份儿时的赤诚,从未丢弃。
也是自二马路玩耍时
即已根植下的。

我的志向一如旧街,
清冷、幽静,
有煤烟的味道。
却无比纯真。

而外婆的收音机
仿佛犹在……
秦腔三十多年来一直在播放。

栖坐在回忆里,
我才重新找回了自己。
不再被棉花公司的歌声吸引,
不再迷途。

             2019.2.6.




城中村

过年了。各自还乡?
鼠窜?空荡得有些诡异。
商店紧闭铁门,也不再接客、
送客。像是荒了。
昔日喧闹已不再,
没了人气。谁家流浪狗,
一时也宁静了、
消停了。村子打着哈欠,
惺忪得似大梦未醒,
也真是疲了。
该好好歇歇,不响炮仗,
房东也不再催租。
坊间再无流言,
巷角处,再无人眺望——
女人们晾晒的胸罩。
连客居的鸟儿也散了,
飞往梦乡。矮墙上,
一个个猩红的“拆”字,
再也吓不倒一颗颗寄宿的心。
嗯,它们回家了,
也带走了各自似曾的繁华,
和莫名的忐忑。

        2019.2.7.




魔术师

花瓣中掺入了炸弹
(当然那是假的)。

你可以疑惑;也可以
大声尖叫。随便吧你。
世界只会因此变得美妙。

你撒的谎被揭穿了——
在一副扑克牌里,
或在一个媚眼里。
想想看,那多么神奇。

没人诱你道破私情。
你藏在袖口上的暗恋,
被人偷偷塞进了橘子。

神鬼也未察觉。
悲喜中有了椰汁的气味。

          2019.2.7.




拜年诗

恭喜!又一场喜剧
扑面而来,拦也拦不住。
还在正月,桃花就已
朵朵开了,那份妖娆
真叫人心动。葡萄酒
早备好了,弥勒佛
也请到了——只待开席!
一张张年画般的脸,
骤然鲜活起来,喜眉
更添着笑眼。开了窗
就可望见新雪,在树上
已挂满吉星。好吧请坐,
从浮梦中稍稍醒觉,
畅饮三杯!过往之种种
都付诸热尿,你看如何?
也再无论亲或疏、发迹
或潦倒,都务必幸福。
“请代我亲吻你的左颊。”

         2019.2.10.




瑞雪

昨夜墨黑,黑得透彻,
却诞下刺眼的白。

白得无边无际,
白得肆无忌惮,
让黎明发懵。

黑白分明,
却反而不明了真相。
这暴雪的儿子,是谁私生?

在大地上,也不哭闹,
就一味沉静着。
洁白,亮白,
揪心地白……

却没有主人。
匍匐了整整一个寒夜,
又将匍匐一生一世。

这份厚赠,最好藏向心底。

           2019.2.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