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宿三日

◎侯存丰



知期

是年仲冬,我因着沉闷的家庭生活
逃去了成都。
在广元站取票时,我的手干净而有力,
及至到了车上,也只是安静地
放在膝头。

下了车,望着眼前这座偌大的城市,
急匆匆涌向广场的人流,
我突然心虚了,我这是要去哪里?
去犀浦拜望一下渴慕已久的老师?
还是算了。
踌躇片刻,我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在旅宿独自住了三天,
我遇着了一位少女。
该怎样描述她呢,
她即便不说话,
光就一张脸摆在那儿也是有味道的。

我们在滨江边转悠了一上午。
时间太快了。
转眼我们便面对面坐在街边的
一间小糕点屋里:

“这甜饼真好吃,
这里的空气也很好吃呀。”
她欢快地说着,又继续拿了一颗。
我也伸过手去。

也许,我该向道德发起革命,
在握住她的手的那一刻,
但最终我还是妥协了。
我们又去滨江边转悠了一下,
之后,我便独自一人回了旅宿。

第二天,我又像来时一样,
从成都坐车,经过两个小时,
回到了广元。
走出出站口,闻着熟悉的气息,
我顿觉浑身轻松。

2019年1月25日


说怿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出了旅宿,
沿书院西街走着。
冬日阳光洒在两旁的枫树上,
商店门也都敞开来接纳热气。
我朝前走着,也不觉得饿,
当面前出现一家西式糕点店时,
我停下了行走的脚步。

隔着玻璃挡墙,我出神地望向里面。
啊,终于又能见到你了,
我在心里呐喊着。
她正在为客人打包蛋糕,似乎出了问题,
她重又打开折好的包装盒,转身从
身后的橱柜里拿了什么放进去。

送走客人,她笑着朝我的位置走来,
像昨晚葡萄酒杯里映衬的笑一样。
我以为她会请我进去吃点什么,
不想她竟拉下闸门,上了锁。

我们并肩沿书院西街走着,
我话少,她也沉默。
冬日的阳光一点点减少,黄昏悄然来临。

走到滨江边,我惊讶地在她身上闻到了
一股牛奶的气味,并且随着夜色的逼近,
牛奶味愈发浓郁了。
我忽然想到太宰治的情人太田静子,
那位《斜阳》的佐助者,
为艺术化作了一朵牛奶浇灌的花儿。

江风伴着水波的低吟细弱地揉捏着嘴唇。
她趴在石栏上,沉思地望着江心,
侧脸散发出钻石般的光芒。
我问要不要送她回家,
“不回了”,她说完朝我莞尔一笑。

2019年1月31日


永叹

在离开成都三个月后一个有月亮的夜晚,
我在家里收到了一则陌生号码的短信,
内容很长,关乎着生命,我读之百感交集:

“我已回到故乡,在你走后的第二天。
我的家如我告诉你的那样,处在临海的
山腰。我每天都在想你。早晨我会坐到
门前的石阶上,看海上泛起的朝雾
慢慢向麦田铺展。有时我好讨厌这薄纱
般的雾气,它遮掩了我望向你的视线。

“我近来很烦恼。要做一个有家庭的男人
的情人,我是极不情愿的。但我的心
眷念着你。我现在很害怕,我是偷着
跑回来的。你可知道,有天夜里有只鼬鼠
跑进了庭院,过一会儿又消失在黑暗中,
消失前,它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露出了微笑,
那个微笑实在太温柔,让我看得出了神。
那多像你的笑脸啊,使我忘却了恐惧。

“这两天我的身子臃肿了起来。父母邻人的
异样眼光让我几乎陷入绝望。但一想到你,
我就有了勇气。我刚刚下定决心,不再
去想那些琐碎的事,我要生下孩子……”

后面的话我已读不下去。短暂的挣扎过后,
我平静了下来,想起在旅宿中对她说过的话:
好想有一所精致的房屋,每天与你一起生活,
或者都能像今天这样,大摇大摆地去找你。
这是多么不切现实的罗曼,但我又无法
忘记,那天我们散步至双槐树街,
你弯身捡拾落叶的纯真背影,还有……
那么生下孩子,作为我们恋爱意志的胜利吧。

2019年2月3日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