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月)之五

◎伊沙



截句集《点射》


诗战期间
还有一种看客
老以为正常人疯了
真疯子他们不管



诗战过后
老百姓与战士
隔行如隔山



在所有《水浒》人物中
除了武松、林冲余皆不爱的
男孩长大后会成什么样子
就是我这个样子



你给了他老婆大奖
也挡不住他在五年后
对你发动一场小文革
多么强大威武的
用毛泽东思想
武装起来的人



口语诗是含微量元素的
书面语诗没有



天下最狗血的事
莫过于以高冷之姿
做了汉奸
还被小鬼子
放狼狗咬
聪明一世的人干的



想利用别人的人
都没有好下场
利用曹药蛋的人
又证明了一次



在89后的真空时期
我在写后现代的诗
诗坛在海子热
坛外在汪囯真
起跑线上你们就输了
并且再也追不上



说句大实话
我向来关心的
不是第几流
而是第几名



无知而狂妄的海子
把庞德、艾略特
称作"小文人"
海子N代畸胎曹药蛋
傻逼如斯不奇怪



皇军败了
伪军急了
他们知道
过了这个村
就没这个店了



像谭克修这种人
像大头鸭鸭这种人
没有人骂
诗坛不正常
说时迟那时快
我成全了他们



不消几年
万事皆休的陈衍强
喃喃自语道:
"历史关头我也没做错什么
是狗日的高科技出卖了我的灵魂!"



后伪军参战
也无法阻止敌人的覆灭
一旦有人抢过曹贼的风头
他就会把小算盘
狠狠砸在谁头上
就像咬那三个前口语老头



看学生的作文
发现不让母亲失望
是众多孩子的动力



对于大头鸭子的脏文
有人说我"驳不倒"
管某声称与我同嫖时
说的人更多



反伊大战的伪军中
当年在长安读大学者
当年就不是先锋派
(先锋派都在《倾斜》》里)
譬如谭克修,学海子
譬如马知遥,学新诗



明眼人一望便知
中国诗坛当前呼唤的
"多元并存"
是在抑制后口语
后口语有啥背景吗
官方还是财团



自1989年至今
在中国当代诗歌中
贯穿始终的先锋派
唯有后口语
被围剿不奇怪



前友谭克修说他
并不希望我倒下
一语道破百日以来
他想的有点儿多
多少人浮想联翩
在小月亮"打倒伊沙"的红旗下



在《新诗典》
推荐现场
只给官方诗人
官刊主编、编辑
转发点赞者
我视之为坏人



写着泛口语
反对后口语
是最可耻的
不要相信他们
说的任何一句话



看着弗格森的传记片
想着《新诗典》的未来



诗战百日
伪军急啊
看皇军似猪
恨铁不成钢
自己又不敢
舍得一身剐



跟谭克修做朋友时
有句话一直未敢说出口
现在可以说了(为他好):
"写诗不用先画设计图
你把职业与事业要分开"



谭克修最想扮演的角色
是坐在岸边的躺椅上
摇扇子
给丫拉下水来就好看了
他不会游泳



谭克修说
去年他还以为曹营要败
现在看来未必
他在撒谎
他曾预言强的一方未必胜
难道指的是曹营



爱神秘提及
欧阳江河的谭克修
哪里屑于跟曹谁照相
可偏偏就照了
两人脖缠哈达
像一对幸福的好基友



谭克修把我们称为东厂
这是对文革中所有
向牛鬼蛇神通风报信的
伟大公民的侮辱
他的家族中一定没有
出过如此伟大的公民



诗歌大战
前后两拨伪军
之共同特点
不好好写诗
江湖心很重



你们走你们的
势力或势利路线
我走我的实力路线
井水不犯河水
你们恨我为哪般



盘峰论争五年后
谭克修开始游走诗坛
当廿周年到来时
谭以过来人的口气说:
"该翻篇了"



诗战百日
有人觉得
我已抑郁了
对具体的我来说
是一句可笑的笑话
却是对罪恶的评估



姓谭就是谭校长啊
他有阿伦的唱功吗




在《水浒》人物中
最先爱上的是李逵
最先放弃的也是李逵



谭克修说
我骂的人
比骂我的人多
一个建筑设计师
数学如此不好
是要出人命的



在谭克修身边
有骂我七年如一日的人
有老婆上了《新诗典》
自己上不了还要骂的人
谭克修位卑言轻
无法对他们施加人性的影响



有些老哥哥
年轻时口语一时
红利吃到现在
如今当了伪军
面不改色心不跳
照吃不误



一场小文革
让我把所有的
历史包袱
都甩进太平洋



连你的公正
坏人都会利用
把公正当金箍咒
给你戴上
不选骂你者的诗
就是不公正



当对自身的背叛
以老年痴呆症的
形式呈现时
信仰悲歌
遂成人间喜剧



张扣扣被判死刑
搁往常我会愤怒
在网上抗议
经过小文革后
我很平静
觉得判得合理



诗战已进末期
日寇奄奄一息
伪军心急火燎
潜在的大汉奸呼之欲出
他们知道:伊沙又一次漂亮地全身而退
后口语铁军龙抬头从此再也压不住



校对年轻时的诗
这些诗只能是一个
笔名叫伊沙的人写的



就算你们能干过我
干得过我的诗吗
少年文盲
中年戏子
老年痴呆



可怜的
孤家寡人曹贼
想召盘峰论争
知识分子亡魂阴军
来挽救败局
历史不会答应



首次看土耳其电影
被震撼到了
中国的电影人
经常如此吧
中国的诗人
至少度过了这个尴尬期



小人也会抑郁啊



当你拥有权力时
一定要善用
手中的权力
诗神在上



投敌当伪军者
被我删除之后
又来反复求关
言词恳切
哦,有些人
两面三刀是正常状态



我总以为
不讲义气的人
是缺乏父亲教育
或者他爹
就是烂崽



谭克修指着大头鸭文
对我说:
"看你怎么驳"
我指着左右文
对他说:
"看你怎么驳"



想巴结侯马的小警察
让我转交一封效忠信
拒绝!他不该写这句话:
"请原谅!我只读侯马的诗
不读您和徐江的诗"



你本事多多
你本来有用
社会不知善用
留给了永恒



我的所有敌人
都绕开了
这个问题:
"为什么伊沙名作
比其他人多得多?"



坏人有个
共同的缺点
以为好人
都是实心眼子
没有一点
坏心眼子



从亚洲杯到西甲
从中国队到巴萨
从流派网到《新诗典》
同一种落差
同一种感觉



反口语诗者
划语为牢
建文字狱



什么是口语诗
什么是口水诗
解释权不在
非口语诗人的嘴巴里
更不在
反口语诗人的屁眼里



诗战110天
一个男主角换了
从曹药蛋换成了
大头鸭+谭精卫
另一个是永恒的



每个贪官下台
他都要跳出来
幸灾乐祸一番
这次诗歌大战
他默默为敌点赞



在中国
在诗坛
想讨好周围的人
得咽下多少实话



在网上
一个笨蛋
在骂勤奋:
"非天才
才勤奋"



对于于我有旧恩
此次投靠敌营
或态度暧昧者
我采取的是躲
而非骂
除非对方先呲牙



诗战115天
我没有吃过
一次泡面
想起来
就想吐



只要蒋介石不投日
汪精卫、周佛海
之流便永难翻案
这竟然也是
诗坛政治



如果只为自己考虑
我也可以不提
口语诗
老子在历史的现场
本就是中国的后主
(后现代之主)




自打管党生诬我与之同嫖以来
通过新浪微博向我发的
会所小广告泛滥成灾



自己的队友
受到侵害时
从来不敢吼
对方与裁判者
让我想到了
口语肥鸽



上世纪并非如此
他们是因为恐惧我的诗
才见口语诗便喊口水诗



反伊大战
曹营的共同点
与诗无关
伪军的共同点
生性平庸



即便是我
籍籍无名的时候
我也看不起一些
鼎鼎大名者的写作
他们写诗不过是造句
造一堆像诗的句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