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月)之四

◎伊沙




短诗


《贱狗》

起大早
摸黑
去学校
给学生
考试
刚走到
小区门口
脚下蹿来
一只小狗
欲咬我裤褪
一脚踢开
(瘫软如泥)
心想:
"这小狗
一定姓曹"
看不见的
雾霾深处
传来其主
鬼魅的召唤:
"儿子啊,快回来!"



《曹宝宝吃奶记》

曹谁幼时欲吃奶
其母遂哺之
宝宝啼问:
"汝之乳
嗟来乎?"
其母答之:
"母之乳
如人之血
如何能嗟来?"
曹宝宝顶着
一颗泡面头
举双拳至耳
慨然宣言道:
"非嗟来之乳
不甜也
吾不食!"



《谚语》

九头鸟诗不灵




《绝对奉陪》

我也希望
新年如初雪
干净地开始

但如果你们
还要继续翻搅
去年的
污泥浊水
我也绝对奉陪

这就是我的性格
五十将三
想改也改不了了



《写作老师》

我计划今晚
改十份
学生的
作文卷
最终超额了
停在第一个
90分出现的时刻


《电影中的细节》

小女孩遭遇车祸
额角渗血
在下一个镜头中
导演给她的额角
贴了一枚小国旗


《阅人无数》

真正想把诗
写好的人
眼睛是亮的
我见过多少人
起初是亮的
后来很浑浊


《对话》

"在何时弃友?"
"在你留不住时"


《写作》

我可以写一首
无聊的诗
但假如
只有一次机会呢


《联络暗号》

抵抗组织
的联络暗号
都像诗
在儿时
看过的
外国电影里



《见证》

你要睁大眼睛
去看那注定要
讲给孙子的一切
譬如梅西怎样踢球
就像当年你对儿子
讲述马拉多纳


《狗屎》

印象中
那只大头鸭子
一直在鼓噪后口语
这次却否定
我提出的后口语
我不知他的后口语
是怎样的狗屎
但一定是狗屎



《曹营百日祭》

死寂
都去了疯人院
留下其本人
当鸭子站街
招徕伪军大兵


《交友之道》

前友谭克修
是那种爱抱着自己
私下的结论
当作真理
到处宣讲的主儿
(我没说错吧)

他认为我的诗
今不如昔
当面说
电话说
发帖说
我一个不字
都没说过
谁让他
是我朋友呢

一年前
他写成文章说
表扬所有人
独批我一家
我决定跟他
不做朋友了
朋友哪有
罔顾事实
黑白颠倒
损害对方的



《残忍的真相无几人知》

一个铁杆球迷
躲着国家队看
一个资深影迷
躲着国产片看
一个中国诗人
以读原创中文诗为主



《画面》

父亲在文革中
没有挨
造反派的揍
仅仅是因为
性格的强悍
以及身体好
(我随他)
作为保皇党
他救过
被打得
头破血流
昏死过去的
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用架子车
将其送往医院
"血滴滴哒哒
流在雪地上⋯⋯"
很早以前
他为我描述过
那天的情景
在我心头冻结成
触目惊心的画面



《因果》

文革中
父亲救了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后来奶奶去世时
潘伯伯非得
要去送


《我在52岁的幼稚》

就算是韩庆成、曹谁
之流要搞我
我还指望
徐敬亚、王小妮贤伉俪
给我通风报信呢
王不是那么恨文革吗
真的恨吗
装的吧
作秀吧



《难得不糊涂》

此次诗歌大战
说到根子上
还是针对我个人的
是名符其实的
"反伊大战"
所以
我有一种恶
以恶对恶
就是要将
这一事件的
剩余价值
全部榨干
朋友中
能理解的
一块玩
不理解的
就沉默
有异议的
快滚蛋



《真像小说》

同类人爱相遇
在公交车上
又遇我的诗中人
"西北第一嘴"
和"西北第一耳"
的老婆
才知道
我们当年刚来西外
住教师单身楼时
嘴和耳分在
同一宿舍
一个整天说
一个整天听
西北双第一
就是这么炼成的


《江湖旧事》

2009年
10月间
诗人杨来电
说要请我去蓉城
开个诗会
我说好
临近会期
他又来电
说诗人于
不想让我去
下次再请我
然后
我们扯到别的
杨忽然又问
如果我先请你
你会不会
不让于去
或者因于在场
拒绝参加
我说不会
我照去不误
杨说:那好
我现在正式
请你参加
我说:算了
下次吧



《镜子》

如果在你的朋友中
有一个"万人嫌"
譬如伊沙
那么就等于
给你的人品
安装了一面镜子

不看他人脸色
该夸时夸
公开赞美
譬如沈浩波
譬如徐江
譬如侯马
譬如马非
譬如唐欣
譬如朱剑
譬如春树
譬如君儿
譬如⋯⋯
人中上品

私下保持友好
决不公开夸奖
在任何场合
一听其名
便乖巧沉默
装作不认识
譬如⋯⋯
以下省去
几百姓名
人中中品

忍不住
想利用其遭"嫌"
骂他一下
去讨好"万人"
来增加自己人脉
譬如谭克修
人中下品



《长安诗歌节九周年纪念》

起初
我并非
最狂热的
那一个
但不疾
不徐
坚持
最久的
一定
是我


《讲究》

历届长安大奖
为什么都要去
五星级酒店评选
出自我的主意
来自我母系家族的影响
资本家平时也讲节俭的
逢大事必去锦江饭店


《分寸》

在母狮子
对小狮子的一叼中
有着妈妈的分寸


《狗日的同行》

一路走来
我毎添一砖每加一瓦
这些狗日的同行
不以为然
毫不在乎
没准儿还在暗中窃笑
我这个不会偷懒的
傻苦力呢
只是当大厦建成之时
他们一瞬之间
全变成狗


《2018年度无耻人物》

去年十月间
当四个反伊组织
从四面八荒
朝我扑来时
暗中策划者徐敬亚
正准备起草
流派网将要举办的
博鳌诗歌论坛讲话稿
《诗歌的去红卫兵化》



《寓言诗》

先出壳的幼鸟
可以帮
后出壳的幼鸟
破壳
可一旦出壳
就会把它
朝死啄


《译笔》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
(哪一篇忘记了)
为鲁迅晚年
还把精力与时间
分派给翻译而抱憾
那么自己呢
考虑到
当前的中国诗歌
对我译笔的需要
要远甚于
1930年代中国小说
对鲁迅译笔的需要
那我就在这方面
多花点精力与时间吧
中国小说需要鲁迅
不需要我


《仿佛回到儿时》

打开电视
在国产抗日神剧的包围中
有一部俄罗斯拍的二战电影
在重获解放的村庄里
一个小男孩在斥责红军政委:
"德国鬼子没有动过我妈一手指头
你却半夜爬到我妈床上来⋯⋯"



《新年声明》

伊沈伊沈
容易搞混
是后者
拒绝了一切
国内诗歌奖
前者可没拒
写得又多
写得又好
影响力还不小
各位评虫老爷
请你们多加考虑
撸奖除外



《身败名裂》

反伊分子
公然声称
要让我
"身败名裂"
我替他们
思来想去
只有一个
办法可行
让我得个
撸奖
伊沙二字
便臭不可闻



《忆苦思甜》

来我家的客人说:
"我打小吃红苕
所以长得像红苕"



《葫芦头馆》

大中午
只有我
和另外一桌上的
四个男人在吃
他们先都承认
自己肾不好
喝了不少啤酒
没有一个上厕所
他们掌握的知识
是对的
喝着喝着
其中两人
吵了起来
仔细听
原来是父子俩
父亲嫌儿子
半夜三点叫外卖
儿子说:
"我毎月工资上万
叫个外卖咋了
时代变了
不是你年轻时候了
那时候
你连葫芦头
都吃不起⋯⋯"




《馒头》

移居美国的妹妹
经常给她的孩子们
蒸馒头
在我的记忆中
二十年前
她在中国时
是不会蒸的



《传道》

我的第一个
英语老师
北大西语系
毕业生
老右派
校园里
最洋派的老师
老穿一双红皮鞋
感谢他
在说肉夹馍时
用了
"中国的三明治"
又接着说:
"所谓三明治
不过就是
西方的肉夹馍嘛"



《老底》

只有对毫无历史感的
江湖盲而言
这一切才是突如其来
十分意外的
口语诗人竟然反口语
非要当低劣造反派的走狗
或许只有我心里明了
诗战中所有伪军的先兆
盘峰论争以来
他们已经媚了
近二十年
知识分子了



《派对》

两个吸血鬼
西装革履
风度翩翩
品着红酒
在交谈:
"放心喝吧
这是在国家
注册过的血浆"



《影·诗·思》

伊朗电影
可不只有一个
阿巴斯
那样以为者
就好像
人家只有一个
写纯诗的大师
躲着据说
跟我国一样
严格的
审查制度
在写

我所看到的
更多更多的
伊朗电影
全都直面
惨淡的人生
人生的困境
战争后遗症
宗教的冲突
妇女的地位
也都无不敢拍
就像中国口语诗
不,准确地说
是中国后口语诗

自欺欺人的
中国电影界
生造了
中伊电影之比较
这个伪课题
(那是一个量级吗)
还是多多研究一下
伊朗电影对西方电影
构成的强有力的挑战吧
我希望那才是
中国后口语诗的未来




《内战专家》

有的人
是天生的内战专家
盘峰后时代
民间内部几次纷争
他们都充满激情
搅在里面
一见知识分子
和官方诗人
便立马怂了
此次反伊大战
见到曹寇及伪军
竟然也怂
可惜后口语诗人
团结一致
无一叛变
不给其激情的燃点
掀不起内战

是你吗
你是这样的怂人吗



《命》

不论我怎么向杜甫努力
哪怕搬到少陵塬上住
命运还是把我推向李白
现在又多了一条:著名嫖客



《他究竟想说什么呢》

不是此次南下
而是跨年北上
有一个人
(我忘了是谁)
意味深长
来了一句:
"帮你打曹谁
这种弱者
是很容易的⋯⋯"



《诗与足球》

事实的诗意就是
把球控制在脚下
下盘稳似铁
转移快如电
最终致命一击



短诗


《贱狗》

起大早
摸黑
去学校
给学生
考试
刚走到
小区门口
脚下蹿来
一只小狗
欲咬我裤褪
一脚踢开
(瘫软如泥)
心想:
"这小狗
一定姓曹"
看不见的
雾霾深处
传来其主
鬼魅的召唤:
"儿子啊,快回来!"



《曹宝宝吃奶记》

曹谁幼时欲吃奶
其母遂哺之
宝宝啼问:
"汝之乳
嗟来乎?"
其母答之:
"母之乳
如人之血
如何能嗟来?"
曹宝宝顶着
一颗泡面头
举双拳至耳
慨然宣言道:
"非嗟来之乳
不甜也
吾不食!"



《谚语》

九头鸟诗不灵




《绝对奉陪》

我也希望
新年如初雪
干净地开始

但如果你们
还要继续翻搅
去年的
污泥浊水
我也绝对奉陪

这就是我的性格
五十将三
想改也改不了了



《写作老师》

我计划今晚
改十份
学生的
作文卷
最终超额了
停在第一个
90分出现的时刻


《电影中的细节》

小女孩遭遇车祸
额角渗血
在下一个镜头中
导演给她的额角
贴了一枚小国旗


《阅人无数》

真正想把诗
写好的人
眼睛是亮的
我见过多少人
起初是亮的
后来很浑浊


《对话》

"在何时弃友?"
"在你留不住时"


《写作》

我可以写一首
无聊的诗
但假如
只有一次机会呢


《联络暗号》

抵抗组织
的联络暗号
都像诗
在儿时
看过的
外国电影里



《见证》

你要睁大眼睛
去看那注定要
讲给孙子的一切
譬如梅西怎样踢球
就像当年你对儿子
讲述马拉多纳


《狗屎》

印象中
那只大头鸭子
一直在鼓噪后口语
这次却否定
我提出的后口语
我不知他的后口语
是怎样的狗屎
但一定是狗屎



《曹营百日祭》

死寂
都去了疯人院
留下其本人
当鸭子站街
招徕伪军大兵


《交友之道》

前友谭克修
是那种爱抱着自己
私下的结论
当作真理
到处宣讲的主儿
(我没说错吧)

他认为我的诗
今不如昔
当面说
电话说
发帖说
我一个不字
都没说过
谁让他
是我朋友呢

一年前
他写成文章说
表扬所有人
独批我一家
我决定跟他
不做朋友了
朋友哪有
罔顾事实
黑白颠倒
损害对方的



《残忍的真相无几人知》

一个铁杆球迷
躲着国家队看
一个资深影迷
躲着国产片看
一个中国诗人
以读原创中文诗为主



《画面》

父亲在文革中
没有挨
造反派的揍
仅仅是因为
性格的强悍
以及身体好
(我随他)
作为保皇党
他救过
被打得
头破血流
昏死过去的
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用架子车
将其送往医院
"血滴滴哒哒
流在雪地上⋯⋯"
很早以前
他为我描述过
那天的情景
在我心头冻结成
触目惊心的画面



《因果》

文革中
父亲救了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后来奶奶去世时
潘伯伯非得
要去送


《我在52岁的幼稚》

就算是韩庆成、曹谁
之流要搞我
我还指望
徐敬亚、王小妮贤伉俪
给我通风报信呢
王不是那么恨文革吗
真的恨吗
装的吧
作秀吧



《难得不糊涂》

此次诗歌大战
说到根子上
还是针对我个人的
是名符其实的
"反伊大战"
所以
我有一种恶
以恶对恶
就是要将
这一事件的
剩余价值
全部榨干
朋友中
能理解的
一块玩
不理解的
就沉默
有异议的
快滚蛋



《真像小说》

同类人爱相遇
在公交车上
又遇我的诗中人
"西北第一嘴"
和"西北第一耳"
的老婆
才知道
我们当年刚来西外
住教师单身楼时
嘴和耳分在
同一宿舍
一个整天说
一个整天听
西北双第一
就是这么炼成的


《江湖旧事》

2009年
10月间
诗人杨来电
说要请我去蓉城
开个诗会
我说好
临近会期
他又来电
说诗人于
不想让我去
下次再请我
然后
我们扯到别的
杨忽然又问
如果我先请你
你会不会
不让于去
或者因于在场
拒绝参加
我说不会
我照去不误
杨说:那好
我现在正式
请你参加
我说:算了
下次吧



《镜子》

如果在你的朋友中
有一个"万人嫌"
譬如伊沙
那么就等于
给你的人品
安装了一面镜子

不看他人脸色
该夸时夸
公开赞美
譬如沈浩波
譬如徐江
譬如侯马
譬如马非
譬如唐欣
譬如朱剑
譬如春树
譬如君儿
譬如⋯⋯
人中上品

私下保持友好
决不公开夸奖
在任何场合
一听其名
便乖巧沉默
装作不认识
譬如⋯⋯
以下省去
几百姓名
人中中品

忍不住
想利用其遭"嫌"
骂他一下
去讨好"万人"
来增加自己人脉
譬如谭克修
人中下品



《长安诗歌节九周年纪念》

起初
我并非
最狂热的
那一个
但不疾
不徐
坚持
最久的
一定
是我


《讲究》

历届长安大奖
为什么都要去
五星级酒店评选
出自我的主意
来自我母系家族的影响
资本家平时也讲节俭的
逢大事必去锦江饭店


《分寸》

在母狮子
对小狮子的一叼中
有着妈妈的分寸


《狗日的同行》

一路走来
我毎添一砖每加一瓦
这些狗日的同行
不以为然
毫不在乎
没准儿还在暗中窃笑
我这个不会偷懒的
傻苦力呢
只是当大厦建成之时
他们一瞬之间
全变成狗


《2018年度无耻人物》

去年十月间
当四个反伊组织
从四面八荒
朝我扑来时
暗中策划者徐敬亚
正准备起草
流派网将要举办的
博鳌诗歌论坛讲话稿
《诗歌的去红卫兵化》



《寓言诗》

先出壳的幼鸟
可以帮
后出壳的幼鸟
破壳
可一旦出壳
就会把它
朝死啄


《译笔》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
(哪一篇忘记了)
为鲁迅晚年
还把精力与时间
分派给翻译而抱憾
那么自己呢
考虑到
当前的中国诗歌
对我译笔的需要
要远甚于
1930年代中国小说
对鲁迅译笔的需要
那我就在这方面
多花点精力与时间吧
中国小说需要鲁迅
不需要我


《仿佛回到儿时》

打开电视
在国产抗日神剧的包围中
有一部俄罗斯拍的二战电影
在重获解放的村庄里
一个小男孩在斥责红军政委:
"德国鬼子没有动过我妈一手指头
你却半夜爬到我妈床上来⋯⋯"



《新年声明》

伊沈伊沈
容易搞混
是后者
拒绝了一切
国内诗歌奖
前者可没拒
写得又多
写得又好
影响力还不小
各位评虫老爷
请你们多加考虑
撸奖除外



《身败名裂》

反伊分子
公然声称
要让我
"身败名裂"
我替他们
思来想去
只有一个
办法可行
让我得个
撸奖
伊沙二字
便臭不可闻



《忆苦思甜》

来我家的客人说:
"我打小吃红苕
所以长得像红苕"



《葫芦头馆》

大中午
只有我
和另外一桌上的
四个男人在吃
他们先都承认
自己肾不好
喝了不少啤酒
没有一个上厕所
他们掌握的知识
是对的
喝着喝着
其中两人
吵了起来
仔细听
原来是父子俩
父亲嫌儿子
半夜三点叫外卖
儿子说:
"我毎月工资上万
叫个外卖咋了
时代变了
不是你年轻时候了
那时候
你连葫芦头
都吃不起⋯⋯"




《馒头》

移居美国的妹妹
经常给她的孩子们
蒸馒头
在我的记忆中
二十年前
她在中国时
是不会蒸的



《传道》

我的第一个
英语老师
北大西语系
毕业生
老右派
校园里
最洋派的老师
老穿一双红皮鞋
感谢他
在说肉夹馍时
用了
"中国的三明治"
又接着说:
"所谓三明治
不过就是
西方的肉夹馍嘛"



《老底》

只有对毫无历史感的
江湖盲而言
这一切才是突如其来
十分意外的
口语诗人竟然反口语
非要当低劣造反派的走狗
或许只有我心里明了
诗战中所有伪军的先兆
盘峰论争以来
他们已经媚了
近二十年
知识分子了



《派对》

两个吸血鬼
西装革履
风度翩翩
品着红酒
在交谈:
"放心喝吧
这是在国家
注册过的血浆"



《影·诗·思》

伊朗电影
可不只有一个
阿巴斯
那样以为者
就好像
人家只有一个
写纯诗的大师
躲着据说
跟我国一样
严格的
审查制度
在写

我所看到的
更多更多的
伊朗电影
全都直面
惨淡的人生
人生的困境
战争后遗症
宗教的冲突
妇女的地位
也都无不敢拍
就像中国口语诗
不,准确地说
是中国后口语诗

自欺欺人的
中国电影界
生造了
中伊电影之比较
这个伪课题
(那是一个量级吗)
还是多多研究一下
伊朗电影对西方电影
构成的强有力的挑战吧
我希望那才是
中国后口语诗的未来




《内战专家》

有的人
是天生的内战专家
盘峰后时代
民间内部几次纷争
他们都充满激情
搅在里面
一见知识分子
和官方诗人
便立马怂了
此次反伊大战
见到曹寇及伪军
竟然也怂
可惜后口语诗人
团结一致
无一叛变
不给其激情的燃点
掀不起内战

是你吗
你是这样的怂人吗



《命》

不论我怎么向杜甫努力
哪怕搬到少陵塬上住
命运还是把我推向李白
现在又多了一条:著名嫖客



《他究竟想说什么呢》

不是此次南下
而是跨年北上
有一个人
(我忘了是谁)
意味深长
来了一句:
"帮你打曹谁
这种弱者
是很容易的⋯⋯"



《诗与足球》

事实的诗意就是
把球控制在脚下
下盘稳似铁
转移快如电
最终致命一击



短诗


《贱狗》

起大早
摸黑
去学校
给学生
考试
刚走到
小区门口
脚下蹿来
一只小狗
欲咬我裤褪
一脚踢开
(瘫软如泥)
心想:
"这小狗
一定姓曹"
看不见的
雾霾深处
传来其主
鬼魅的召唤:
"儿子啊,快回来!"



《曹宝宝吃奶记》

曹谁幼时欲吃奶
其母遂哺之
宝宝啼问:
"汝之乳
嗟来乎?"
其母答之:
"母之乳
如人之血
如何能嗟来?"
曹宝宝顶着
一颗泡面头
举双拳至耳
慨然宣言道:
"非嗟来之乳
不甜也
吾不食!"



《谚语》

九头鸟诗不灵




《绝对奉陪》

我也希望
新年如初雪
干净地开始

但如果你们
还要继续翻搅
去年的
污泥浊水
我也绝对奉陪

这就是我的性格
五十将三
想改也改不了了



《写作老师》

我计划今晚
改十份
学生的
作文卷
最终超额了
停在第一个
90分出现的时刻


《电影中的细节》

小女孩遭遇车祸
额角渗血
在下一个镜头中
导演给她的额角
贴了一枚小国旗


《阅人无数》

真正想把诗
写好的人
眼睛是亮的
我见过多少人
起初是亮的
后来很浑浊


《对话》

"在何时弃友?"
"在你留不住时"


《写作》

我可以写一首
无聊的诗
但假如
只有一次机会呢


《联络暗号》

抵抗组织
的联络暗号
都像诗
在儿时
看过的
外国电影里



《见证》

你要睁大眼睛
去看那注定要
讲给孙子的一切
譬如梅西怎样踢球
就像当年你对儿子
讲述马拉多纳


《狗屎》

印象中
那只大头鸭子
一直在鼓噪后口语
这次却否定
我提出的后口语
我不知他的后口语
是怎样的狗屎
但一定是狗屎



《曹营百日祭》

死寂
都去了疯人院
留下其本人
当鸭子站街
招徕伪军大兵


《交友之道》

前友谭克修
是那种爱抱着自己
私下的结论
当作真理
到处宣讲的主儿
(我没说错吧)

他认为我的诗
今不如昔
当面说
电话说
发帖说
我一个不字
都没说过
谁让他
是我朋友呢

一年前
他写成文章说
表扬所有人
独批我一家
我决定跟他
不做朋友了
朋友哪有
罔顾事实
黑白颠倒
损害对方的



《残忍的真相无几人知》

一个铁杆球迷
躲着国家队看
一个资深影迷
躲着国产片看
一个中国诗人
以读原创中文诗为主



《画面》

父亲在文革中
没有挨
造反派的揍
仅仅是因为
性格的强悍
以及身体好
(我随他)
作为保皇党
他救过
被打得
头破血流
昏死过去的
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用架子车
将其送往医院
"血滴滴哒哒
流在雪地上⋯⋯"
很早以前
他为我描述过
那天的情景
在我心头冻结成
触目惊心的画面



《因果》

文革中
父亲救了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后来奶奶去世时
潘伯伯非得
要去送


《我在52岁的幼稚》

就算是韩庆成、曹谁
之流要搞我
我还指望
徐敬亚、王小妮贤伉俪
给我通风报信呢
王不是那么恨文革吗
真的恨吗
装的吧
作秀吧



《难得不糊涂》

此次诗歌大战
说到根子上
还是针对我个人的
是名符其实的
"反伊大战"
所以
我有一种恶
以恶对恶
就是要将
这一事件的
剩余价值
全部榨干
朋友中
能理解的
一块玩
不理解的
就沉默
有异议的
快滚蛋



《真像小说》

同类人爱相遇
在公交车上
又遇我的诗中人
"西北第一嘴"
和"西北第一耳"
的老婆
才知道
我们当年刚来西外
住教师单身楼时
嘴和耳分在
同一宿舍
一个整天说
一个整天听
西北双第一
就是这么炼成的


《江湖旧事》

2009年
10月间
诗人杨来电
说要请我去蓉城
开个诗会
我说好
临近会期
他又来电
说诗人于
不想让我去
下次再请我
然后
我们扯到别的
杨忽然又问
如果我先请你
你会不会
不让于去
或者因于在场
拒绝参加
我说不会
我照去不误
杨说:那好
我现在正式
请你参加
我说:算了
下次吧



《镜子》

如果在你的朋友中
有一个"万人嫌"
譬如伊沙
那么就等于
给你的人品
安装了一面镜子

不看他人脸色
该夸时夸
公开赞美
譬如沈浩波
譬如徐江
譬如侯马
譬如马非
譬如唐欣
譬如朱剑
譬如春树
譬如君儿
譬如⋯⋯
人中上品

私下保持友好
决不公开夸奖
在任何场合
一听其名
便乖巧沉默
装作不认识
譬如⋯⋯
以下省去
几百姓名
人中中品

忍不住
想利用其遭"嫌"
骂他一下
去讨好"万人"
来增加自己人脉
譬如谭克修
人中下品



《长安诗歌节九周年纪念》

起初
我并非
最狂热的
那一个
但不疾
不徐
坚持
最久的
一定
是我


《讲究》

历届长安大奖
为什么都要去
五星级酒店评选
出自我的主意
来自我母系家族的影响
资本家平时也讲节俭的
逢大事必去锦江饭店


《分寸》

在母狮子
对小狮子的一叼中
有着妈妈的分寸


《狗日的同行》

一路走来
我毎添一砖每加一瓦
这些狗日的同行
不以为然
毫不在乎
没准儿还在暗中窃笑
我这个不会偷懒的
傻苦力呢
只是当大厦建成之时
他们一瞬之间
全变成狗


《2018年度无耻人物》

去年十月间
当四个反伊组织
从四面八荒
朝我扑来时
暗中策划者徐敬亚
正准备起草
流派网将要举办的
博鳌诗歌论坛讲话稿
《诗歌的去红卫兵化》



《寓言诗》

先出壳的幼鸟
可以帮
后出壳的幼鸟
破壳
可一旦出壳
就会把它
朝死啄


《译笔》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
(哪一篇忘记了)
为鲁迅晚年
还把精力与时间
分派给翻译而抱憾
那么自己呢
考虑到
当前的中国诗歌
对我译笔的需要
要远甚于
1930年代中国小说
对鲁迅译笔的需要
那我就在这方面
多花点精力与时间吧
中国小说需要鲁迅
不需要我


《仿佛回到儿时》

打开电视
在国产抗日神剧的包围中
有一部俄罗斯拍的二战电影
在重获解放的村庄里
一个小男孩在斥责红军政委:
"德国鬼子没有动过我妈一手指头
你却半夜爬到我妈床上来⋯⋯"



《新年声明》

伊沈伊沈
容易搞混
是后者
拒绝了一切
国内诗歌奖
前者可没拒
写得又多
写得又好
影响力还不小
各位评虫老爷
请你们多加考虑
撸奖除外



《身败名裂》

反伊分子
公然声称
要让我
"身败名裂"
我替他们
思来想去
只有一个
办法可行
让我得个
撸奖
伊沙二字
便臭不可闻



《忆苦思甜》

来我家的客人说:
"我打小吃红苕
所以长得像红苕"



《葫芦头馆》

大中午
只有我
和另外一桌上的
四个男人在吃
他们先都承认
自己肾不好
喝了不少啤酒
没有一个上厕所
他们掌握的知识
是对的
喝着喝着
其中两人
吵了起来
仔细听
原来是父子俩
父亲嫌儿子
半夜三点叫外卖
儿子说:
"我毎月工资上万
叫个外卖咋了
时代变了
不是你年轻时候了
那时候
你连葫芦头
都吃不起⋯⋯"




《馒头》

移居美国的妹妹
经常给她的孩子们
蒸馒头
在我的记忆中
二十年前
她在中国时
是不会蒸的



《传道》

我的第一个
英语老师
北大西语系
毕业生
老右派
校园里
最洋派的老师
老穿一双红皮鞋
感谢他
在说肉夹馍时
用了
"中国的三明治"
又接着说:
"所谓三明治
不过就是
西方的肉夹馍嘛"



《老底》

只有对毫无历史感的
江湖盲而言
这一切才是突如其来
十分意外的
口语诗人竟然反口语
非要当低劣造反派的走狗
或许只有我心里明了
诗战中所有伪军的先兆
盘峰论争以来
他们已经媚了
近二十年
知识分子了



《派对》

两个吸血鬼
西装革履
风度翩翩
品着红酒
在交谈:
"放心喝吧
这是在国家
注册过的血浆"



《影·诗·思》

伊朗电影
可不只有一个
阿巴斯
那样以为者
就好像
人家只有一个
写纯诗的大师
躲着据说
跟我国一样
严格的
审查制度
在写

我所看到的
更多更多的
伊朗电影
全都直面
惨淡的人生
人生的困境
战争后遗症
宗教的冲突
妇女的地位
也都无不敢拍
就像中国口语诗
不,准确地说
是中国后口语诗

自欺欺人的
中国电影界
生造了
中伊电影之比较
这个伪课题
(那是一个量级吗)
还是多多研究一下
伊朗电影对西方电影
构成的强有力的挑战吧
我希望那才是
中国后口语诗的未来




《内战专家》

有的人
是天生的内战专家
盘峰后时代
民间内部几次纷争
他们都充满激情
搅在里面
一见知识分子
和官方诗人
便立马怂了
此次反伊大战
见到曹寇及伪军
竟然也怂
可惜后口语诗人
团结一致
无一叛变
不给其激情的燃点
掀不起内战

是你吗
你是这样的怂人吗



《命》

不论我怎么向杜甫努力
哪怕搬到少陵塬上住
命运还是把我推向李白
现在又多了一条:著名嫖客



《他究竟想说什么呢》

不是此次南下
而是跨年北上
有一个人
(我忘了是谁)
意味深长
来了一句:
"帮你打曹谁
这种弱者
是很容易的⋯⋯"



《诗与足球》

事实的诗意就是
把球控制在脚下
下盘稳似铁
转移快如电
最终致命一击



短诗


《贱狗》

起大早
摸黑
去学校
给学生
考试
刚走到
小区门口
脚下蹿来
一只小狗
欲咬我裤褪
一脚踢开
(瘫软如泥)
心想:
"这小狗
一定姓曹"
看不见的
雾霾深处
传来其主
鬼魅的召唤:
"儿子啊,快回来!"



《曹宝宝吃奶记》

曹谁幼时欲吃奶
其母遂哺之
宝宝啼问:
"汝之乳
嗟来乎?"
其母答之:
"母之乳
如人之血
如何能嗟来?"
曹宝宝顶着
一颗泡面头
举双拳至耳
慨然宣言道:
"非嗟来之乳
不甜也
吾不食!"



《谚语》

九头鸟诗不灵




《绝对奉陪》

我也希望
新年如初雪
干净地开始

但如果你们
还要继续翻搅
去年的
污泥浊水
我也绝对奉陪

这就是我的性格
五十将三
想改也改不了了



《写作老师》

我计划今晚
改十份
学生的
作文卷
最终超额了
停在第一个
90分出现的时刻


《电影中的细节》

小女孩遭遇车祸
额角渗血
在下一个镜头中
导演给她的额角
贴了一枚小国旗


《阅人无数》

真正想把诗
写好的人
眼睛是亮的
我见过多少人
起初是亮的
后来很浑浊


《对话》

"在何时弃友?"
"在你留不住时"


《写作》

我可以写一首
无聊的诗
但假如
只有一次机会呢


《联络暗号》

抵抗组织
的联络暗号
都像诗
在儿时
看过的
外国电影里



《见证》

你要睁大眼睛
去看那注定要
讲给孙子的一切
譬如梅西怎样踢球
就像当年你对儿子
讲述马拉多纳


《狗屎》

印象中
那只大头鸭子
一直在鼓噪后口语
这次却否定
我提出的后口语
我不知他的后口语
是怎样的狗屎
但一定是狗屎



《曹营百日祭》

死寂
都去了疯人院
留下其本人
当鸭子站街
招徕伪军大兵


《交友之道》

前友谭克修
是那种爱抱着自己
私下的结论
当作真理
到处宣讲的主儿
(我没说错吧)

他认为我的诗
今不如昔
当面说
电话说
发帖说
我一个不字
都没说过
谁让他
是我朋友呢

一年前
他写成文章说
表扬所有人
独批我一家
我决定跟他
不做朋友了
朋友哪有
罔顾事实
黑白颠倒
损害对方的



《残忍的真相无几人知》

一个铁杆球迷
躲着国家队看
一个资深影迷
躲着国产片看
一个中国诗人
以读原创中文诗为主



《画面》

父亲在文革中
没有挨
造反派的揍
仅仅是因为
性格的强悍
以及身体好
(我随他)
作为保皇党
他救过
被打得
头破血流
昏死过去的
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用架子车
将其送往医院
"血滴滴哒哒
流在雪地上⋯⋯"
很早以前
他为我描述过
那天的情景
在我心头冻结成
触目惊心的画面



《因果》

文革中
父亲救了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后来奶奶去世时
潘伯伯非得
要去送


《我在52岁的幼稚》

就算是韩庆成、曹谁
之流要搞我
我还指望
徐敬亚、王小妮贤伉俪
给我通风报信呢
王不是那么恨文革吗
真的恨吗
装的吧
作秀吧



《难得不糊涂》

此次诗歌大战
说到根子上
还是针对我个人的
是名符其实的
"反伊大战"
所以
我有一种恶
以恶对恶
就是要将
这一事件的
剩余价值
全部榨干
朋友中
能理解的
一块玩
不理解的
就沉默
有异议的
快滚蛋



《真像小说》

同类人爱相遇
在公交车上
又遇我的诗中人
"西北第一嘴"
和"西北第一耳"
的老婆
才知道
我们当年刚来西外
住教师单身楼时
嘴和耳分在
同一宿舍
一个整天说
一个整天听
西北双第一
就是这么炼成的


《江湖旧事》

2009年
10月间
诗人杨来电
说要请我去蓉城
开个诗会
我说好
临近会期
他又来电
说诗人于
不想让我去
下次再请我
然后
我们扯到别的
杨忽然又问
如果我先请你
你会不会
不让于去
或者因于在场
拒绝参加
我说不会
我照去不误
杨说:那好
我现在正式
请你参加
我说:算了
下次吧



《镜子》

如果在你的朋友中
有一个"万人嫌"
譬如伊沙
那么就等于
给你的人品
安装了一面镜子

不看他人脸色
该夸时夸
公开赞美
譬如沈浩波
譬如徐江
譬如侯马
譬如马非
譬如唐欣
譬如朱剑
譬如春树
譬如君儿
譬如⋯⋯
人中上品

私下保持友好
决不公开夸奖
在任何场合
一听其名
便乖巧沉默
装作不认识
譬如⋯⋯
以下省去
几百姓名
人中中品

忍不住
想利用其遭"嫌"
骂他一下
去讨好"万人"
来增加自己人脉
譬如谭克修
人中下品



《长安诗歌节九周年纪念》

起初
我并非
最狂热的
那一个
但不疾
不徐
坚持
最久的
一定
是我


《讲究》

历届长安大奖
为什么都要去
五星级酒店评选
出自我的主意
来自我母系家族的影响
资本家平时也讲节俭的
逢大事必去锦江饭店


《分寸》

在母狮子
对小狮子的一叼中
有着妈妈的分寸


《狗日的同行》

一路走来
我毎添一砖每加一瓦
这些狗日的同行
不以为然
毫不在乎
没准儿还在暗中窃笑
我这个不会偷懒的
傻苦力呢
只是当大厦建成之时
他们一瞬之间
全变成狗


《2018年度无耻人物》

去年十月间
当四个反伊组织
从四面八荒
朝我扑来时
暗中策划者徐敬亚
正准备起草
流派网将要举办的
博鳌诗歌论坛讲话稿
《诗歌的去红卫兵化》



《寓言诗》

先出壳的幼鸟
可以帮
后出壳的幼鸟
破壳
可一旦出壳
就会把它
朝死啄


《译笔》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
(哪一篇忘记了)
为鲁迅晚年
还把精力与时间
分派给翻译而抱憾
那么自己呢
考虑到
当前的中国诗歌
对我译笔的需要
要远甚于
1930年代中国小说
对鲁迅译笔的需要
那我就在这方面
多花点精力与时间吧
中国小说需要鲁迅
不需要我


《仿佛回到儿时》

打开电视
在国产抗日神剧的包围中
有一部俄罗斯拍的二战电影
在重获解放的村庄里
一个小男孩在斥责红军政委:
"德国鬼子没有动过我妈一手指头
你却半夜爬到我妈床上来⋯⋯"



《新年声明》

伊沈伊沈
容易搞混
是后者
拒绝了一切
国内诗歌奖
前者可没拒
写得又多
写得又好
影响力还不小
各位评虫老爷
请你们多加考虑
撸奖除外



《身败名裂》

反伊分子
公然声称
要让我
"身败名裂"
我替他们
思来想去
只有一个
办法可行
让我得个
撸奖
伊沙二字
便臭不可闻



《忆苦思甜》

来我家的客人说:
"我打小吃红苕
所以长得像红苕"



《葫芦头馆》

大中午
只有我
和另外一桌上的
四个男人在吃
他们先都承认
自己肾不好
喝了不少啤酒
没有一个上厕所
他们掌握的知识
是对的
喝着喝着
其中两人
吵了起来
仔细听
原来是父子俩
父亲嫌儿子
半夜三点叫外卖
儿子说:
"我毎月工资上万
叫个外卖咋了
时代变了
不是你年轻时候了
那时候
你连葫芦头
都吃不起⋯⋯"




《馒头》

移居美国的妹妹
经常给她的孩子们
蒸馒头
在我的记忆中
二十年前
她在中国时
是不会蒸的



《传道》

我的第一个
英语老师
北大西语系
毕业生
老右派
校园里
最洋派的老师
老穿一双红皮鞋
感谢他
在说肉夹馍时
用了
"中国的三明治"
又接着说:
"所谓三明治
不过就是
西方的肉夹馍嘛"



《老底》

只有对毫无历史感的
江湖盲而言
这一切才是突如其来
十分意外的
口语诗人竟然反口语
非要当低劣造反派的走狗
或许只有我心里明了
诗战中所有伪军的先兆
盘峰论争以来
他们已经媚了
近二十年
知识分子了



《派对》

两个吸血鬼
西装革履
风度翩翩
品着红酒
在交谈:
"放心喝吧
这是在国家
注册过的血浆"



《影·诗·思》

伊朗电影
可不只有一个
阿巴斯
那样以为者
就好像
人家只有一个
写纯诗的大师
躲着据说
跟我国一样
严格的
审查制度
在写

我所看到的
更多更多的
伊朗电影
全都直面
惨淡的人生
人生的困境
战争后遗症
宗教的冲突
妇女的地位
也都无不敢拍
就像中国口语诗
不,准确地说
是中国后口语诗

自欺欺人的
中国电影界
生造了
中伊电影之比较
这个伪课题
(那是一个量级吗)
还是多多研究一下
伊朗电影对西方电影
构成的强有力的挑战吧
我希望那才是
中国后口语诗的未来




《内战专家》

有的人
是天生的内战专家
盘峰后时代
民间内部几次纷争
他们都充满激情
搅在里面
一见知识分子
和官方诗人
便立马怂了
此次反伊大战
见到曹寇及伪军
竟然也怂
可惜后口语诗人
团结一致
无一叛变
不给其激情的燃点
掀不起内战

是你吗
你是这样的怂人吗



《命》

不论我怎么向杜甫努力
哪怕搬到少陵塬上住
命运还是把我推向李白
现在又多了一条:著名嫖客



《他究竟想说什么呢》

不是此次南下
而是跨年北上
有一个人
(我忘了是谁)
意味深长
来了一句:
"帮你打曹谁
这种弱者
是很容易的⋯⋯"



《诗与足球》

事实的诗意就是
把球控制在脚下
下盘稳似铁
转移快如电
最终致命一击



短诗


《贱狗》

起大早
摸黑
去学校
给学生
考试
刚走到
小区门口
脚下蹿来
一只小狗
欲咬我裤褪
一脚踢开
(瘫软如泥)
心想:
"这小狗
一定姓曹"
看不见的
雾霾深处
传来其主
鬼魅的召唤:
"儿子啊,快回来!"



《曹宝宝吃奶记》

曹谁幼时欲吃奶
其母遂哺之
宝宝啼问:
"汝之乳
嗟来乎?"
其母答之:
"母之乳
如人之血
如何能嗟来?"
曹宝宝顶着
一颗泡面头
举双拳至耳
慨然宣言道:
"非嗟来之乳
不甜也
吾不食!"



《谚语》

九头鸟诗不灵




《绝对奉陪》

我也希望
新年如初雪
干净地开始

但如果你们
还要继续翻搅
去年的
污泥浊水
我也绝对奉陪

这就是我的性格
五十将三
想改也改不了了



《写作老师》

我计划今晚
改十份
学生的
作文卷
最终超额了
停在第一个
90分出现的时刻


《电影中的细节》

小女孩遭遇车祸
额角渗血
在下一个镜头中
导演给她的额角
贴了一枚小国旗


《阅人无数》

真正想把诗
写好的人
眼睛是亮的
我见过多少人
起初是亮的
后来很浑浊


《对话》

"在何时弃友?"
"在你留不住时"


《写作》

我可以写一首
无聊的诗
但假如
只有一次机会呢


《联络暗号》

抵抗组织
的联络暗号
都像诗
在儿时
看过的
外国电影里



《见证》

你要睁大眼睛
去看那注定要
讲给孙子的一切
譬如梅西怎样踢球
就像当年你对儿子
讲述马拉多纳


《狗屎》

印象中
那只大头鸭子
一直在鼓噪后口语
这次却否定
我提出的后口语
我不知他的后口语
是怎样的狗屎
但一定是狗屎



《曹营百日祭》

死寂
都去了疯人院
留下其本人
当鸭子站街
招徕伪军大兵


《交友之道》

前友谭克修
是那种爱抱着自己
私下的结论
当作真理
到处宣讲的主儿
(我没说错吧)

他认为我的诗
今不如昔
当面说
电话说
发帖说
我一个不字
都没说过
谁让他
是我朋友呢

一年前
他写成文章说
表扬所有人
独批我一家
我决定跟他
不做朋友了
朋友哪有
罔顾事实
黑白颠倒
损害对方的



《残忍的真相无几人知》

一个铁杆球迷
躲着国家队看
一个资深影迷
躲着国产片看
一个中国诗人
以读原创中文诗为主



《画面》

父亲在文革中
没有挨
造反派的揍
仅仅是因为
性格的强悍
以及身体好
(我随他)
作为保皇党
他救过
被打得
头破血流
昏死过去的
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用架子车
将其送往医院
"血滴滴哒哒
流在雪地上⋯⋯"
很早以前
他为我描述过
那天的情景
在我心头冻结成
触目惊心的画面



《因果》

文革中
父亲救了走资派
潘伯伯的命
后来奶奶去世时
潘伯伯非得
要去送


《我在52岁的幼稚》

就算是韩庆成、曹谁
之流要搞我
我还指望
徐敬亚、王小妮贤伉俪
给我通风报信呢
王不是那么恨文革吗
真的恨吗
装的吧
作秀吧



《难得不糊涂》

此次诗歌大战
说到根子上
还是针对我个人的
是名符其实的
"反伊大战"
所以
我有一种恶
以恶对恶
就是要将
这一事件的
剩余价值
全部榨干
朋友中
能理解的
一块玩
不理解的
就沉默
有异议的
快滚蛋



《真像小说》

同类人爱相遇
在公交车上
又遇我的诗中人
"西北第一嘴"
和"西北第一耳"
的老婆
才知道
我们当年刚来西外
住教师单身楼时
嘴和耳分在
同一宿舍
一个整天说
一个整天听
西北双第一
就是这么炼成的


《江湖旧事》

2009年
10月间
诗人杨来电
说要请我去蓉城
开个诗会
我说好
临近会期
他又来电
说诗人于
不想让我去
下次再请我
然后
我们扯到别的
杨忽然又问
如果我先请你
你会不会
不让于去
或者因于在场
拒绝参加
我说不会
我照去不误
杨说:那好
我现在正式
请你参加
我说:算了
下次吧



《镜子》

如果在你的朋友中
有一个"万人嫌"
譬如伊沙
那么就等于
给你的人品
安装了一面镜子

不看他人脸色
该夸时夸
公开赞美
譬如沈浩波
譬如徐江
譬如侯马
譬如马非
譬如唐欣
譬如朱剑
譬如春树
譬如君儿
譬如⋯⋯
人中上品

私下保持友好
决不公开夸奖
在任何场合
一听其名
便乖巧沉默
装作不认识
譬如⋯⋯
以下省去
几百姓名
人中中品

忍不住
想利用其遭"嫌"
骂他一下
去讨好"万人"
来增加自己人脉
譬如谭克修
人中下品



《长安诗歌节九周年纪念》

起初
我并非
最狂热的
那一个
但不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