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复句

◎弃子





《即景》

向日葵不在今天开放
就在明天开放
夜里我又去探看
它的花苞
像扭结了一百瓣嘴唇
要说出些什么来

冬天让事物变得遥远
只有一株向日葵
兀立窗台边
我看它时像个伪君子
我想起一个诗人在
悉尼大街
他说过早上的情欲
由来已久

2019.1.21



《深冬》

阿楠在调试卡林巴
一种源自非洲的拇指琴
调音锤时不时捶打在
一个琴键上
生怕又误弄了另一枚音符
就在这深冬的夜里
这样来来回回敲打着
不时放下手中的调试锤
小心翼翼拨动起来
我在另一个房间里
听出那是她用并没有
调好的音
弹着一个生硬又熟悉的序曲
口中念念有词
这该怎么形容呢
拥有一件自己的乐器
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2019.1.7



《复句》

早上我跟母亲说
书里有两首诗是写给她的
而她并不知晓这意味什么
我说就像在临时唱诗班里
如果她是成员,这些诗就是
一台电子琴,和一些歌本。
她若有所思。
我递给她稿费当作零花
她顾自推搡,觉得并无必要
或许她永远不会明白
一个女人随手种下了蝴蝶兰
有什么可说,在她喝着
我带回的车前子茶时。显然
她记起了那些蝴蝶兰
因其中提到废旧三轮车,
和一个空花盆。
“后来是给野鹅捣碎了。”她说。
“那个清晨,那个
你当时没必要赌气离开家……”

2019.1.1



《欢愉》
   ——读吕德安

虫鸣伴随星光
很快在屋后草坡中
形成了一道声墙
仿佛星光是它们带来的
是为了迫切陈述
逝去的光辉
而在阴沉抵临时
才压低声音
这或许意味着秘密
抬升了夜的一角
当我回来并为此
感到愉悦时
想到星光出现的地方
原是乱石累累
只用虫鸣
做了一间偏屋

2018.12.8



《花鲈》

如果是夏日,一个人踱步林中
那后来的傍晚
可能是和远道而来的人喝酒
就像院墙里一排粗枝
顶端的锯面完好
一串新盐制的花鲈倒挂其上
接受半信半疑的天气
“而我怎么会去埋怨
花鲈已没有过去的新鲜。”

2018.11.28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