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复句

◎弃子






《复句》

早上我跟母亲说
书里有两首诗是写给她的
而她并不知晓这意味什么
我说就像在临时唱诗班里
如果她是成员,这些诗就是
一台电子琴,和一些歌本。
她若有所思。
我递给她稿费当作零花
她顾自推搡,觉得并无必要
或许她永远不会明白
一个女人随手种下了蝴蝶兰
有什么可说,在她喝着
我带回的车前子茶时。显然
她记起了那些蝴蝶兰
因其中提到废旧三轮车,
和一个空花盆。
“后来是给野鹅捣碎了。”她说。
“那个清晨,那个
你当时没必要赌气离开家     ”

2019.1.1




《欢愉》
    ——读吕德安

虫鸣伴随星光
很快在屋后草坡中
形成了一道声墙
仿佛星光是它们带来的
是为了迫切陈述
逝去的光辉
而在阴沉抵临时
才压低声音
这或许意味着秘密
抬升了夜的一角
当我回来并为此
感到愉悦时
想到星光出现的地方
原是乱石累累
只用虫鸣
做了一间偏屋

2018.12.8




《花鲈》

如果是夏日,一个人踱步林中
那后来的傍晚
可能是和远道而来的人喝酒
就像院墙里一排粗枝
顶端的锯面完好
一串新盐制的花鲈倒挂其上
接受半信半疑的天气
“而我怎么会去埋怨
花鲈已没有过去的新鲜。”

2018.11.28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