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组诗《秋冬帖》

◎张选虹



《茉莉》

初冬
第一道阳光投向玻璃
投向我
它先是一束玫瑰,后来是
一束束白色茉莉


《恒》

白天我们由云端出发
夜晚我们抵达星光
时间恒定,万物恒鼎


《周公山早行》

山之瘦骨胖骨未现
星月未见
马路低于两度
鸟树无形,霜梦无声
鸡吟但狗不盗
山中何所有
一条鸣河快过漆黑人间


《起点》

星空浩大,露水四合
立在峡谷仰望
今晚,我就是地球的起点


《星棋》
 
星空无悔棋
如果今晚再没有
星星加入进来
天空就是一盘残局
神也不能破解


《无人见》

木落见墓
云去见山
登高的每颗心都在自燃
凝火枫香树坐观鹰飞


《鸽群》

鸽群从无罪的头顶掠过
也从有罪的头顶掠过
黄昏的鸽子是一群黑白法官

逆光中俯冲,我和鸽子都是
云的容器,光的容器
我们胸无热信已好多年


《碧湖》

湖水从早到晚
克隆天空,复印青山
扑捉飞鸟
但一无所获
山山重叠远去如墨荷
我的投影扑腾灰鹭


《推理》

如果我能活到80岁
那这一生我将眨眼4亿次
呼吸光和空气7亿次
心跳30亿次
梦的长度将达到20万小时
最惊心动魄的是
最后一次击穿光的心跳
向人间吐出的最后一口气
快过闪电的眼睫毛


《仰泳》

湖心的云皆佛陀
每座群山紧闭的湖水都有
一个出世的缺口
此刻我在湖面平躺
四肢展开水蜘蛛
放空宿命,放逐下沉的魂灵
卸去浑身每一寸重力
肉体轻比浮光
如青瓷在天空的细浪上滑翔
像无辜的刻刀让过镜子


《松林》

松林向白云看齐
百草向大地称臣
乌龟和蛇躲进自己的黑暗
在空山冬眠
山石向佛
唯我在山顶晒太阳
望断河山


《偶遇》

死后我们有墓穴安居
但鸟儿没有
天空稳如教堂
它们总是到你不知道的地方
去死,去化成风和光
除于怜悯,鸟儿有时会
暗暗给你留下一两枚羽毛
而蝴蝶留下翼粉
期待与你偶遇,借给你飞


《湖心》

被群山围困
湖心珍藏着雨水,珍藏
滴答、破碎、闪光
湖面万千奔马的透明蹄子
踏盲云雪,吞天下投影
湖水每天都在易容,时刻修正
波浪的永动基因
仅仅让落日与月亮路过
但从不易心


《霜山》

霜山旭日如抬起的头
它的背后藏着一颗冰太阳
为故人绽放
山坡上一千种失明的枯草
重又复明
它们干净地哭,为光
再次莅临山河
每一滴红光满目的霜泪
都旋转着一个落日


《朝露》

每日,我们每个人在山中
都各有一枚
属于我们属相的朝露
如星升起
或鸡,或狗,或鱼,或飞虫
它们以光为食
以苹果或梨的身形
仰望上苍
我从不曾探看过我那粒朝露
每天它都在隔空修复我


《你美》

你住在33楼
我居1楼
你美,我丑;你亮,我暗
你高音,我低吟
但我们共用一条下水道
屎尿同奔流


《白猫》

一只猫在湖边巡逻
她从狗与牛的蹄印上掠过
到无人的地带
返身青黑色的湖水
白色的爪子照亮结霜的草丛
她一直试图进入波峰浪谷
并没有发出一声尖叫
仅仅沉默地望向湖心
那里,沉没了一轮又一轮天空
也沉没过她的主人
鱼形的云缓缓割开她的黑瞳
另一只猫在天上巡逻


《河滩捡石》

疾流的银色马群退还给
滚滚时间
河滩乱石无玉
像天下拥挤的灰白群臣
两岸飞鸟锤炼黑闪电
你向沧浪弯了五十次腰
每一次起身你手中都会多出
一个彩色的河之肾
或江蹄
在你的书岸就是无根的山


《望水》

望水的人满袖时间
折旧的水平线
像一把割云的弧形手术刀
簇拥多少新鱼飞天
我是它们彼岸的黑名单


《悔》

寒冬,青山有悔
飞鸟都是它们的悔词
没顶的光芒啊
你们替人间悔
替我悔
替有罪的我表达对万物
对爱人
刻刀般的歉意
今天我开始反对余生

2018.11—2019.1龙泉山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