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月)之二

◎伊沙




《广东-柬埔寨行》(组诗)


《办法》

去南方
去南国之前
我用了好几天
把家乡饭
吃了一遍
为了杜绝
在路上的思念



《卡路里》

这个词
是父亲在我小时候
教我的
我还记得
他顺手计算
当时中国人民
每天摄入的卡路里
怎么算都达不到
国际标准


《季节》

从北方的冬日
空降深圳
看见春天里的人们
奇怪地穿着冬装
像在演戏


《天意》

飞临深圳
黄开兵在宝安机场接
然后下11号线地铁
坐到终点碧头
湘莲子开车来接
上高速时她老说话
选错了路线
朝回开去
等我发现时
已经开回去20多公里
湘莲子说:
"忘接春树了
这是天意!"
然后又往回开



《虎门的早晨》

在地球上最大的镇
一家宾馆的窗前
一个北方来的客人
正眯着眼睛
仔细分辨着
这湿漉漉亮晶晶的早晨
是来自于洒水车之功
还是海洋性气候


《诗人团》

副团长蒋涛
在群里三次发通知
都把我们下午要参观的
林则徐焚烧鸦片纪念馆
写成"鸦片馆"
团长湘莲子纠正一次
无效



《理由》

暴走狂江湖海又胖了
又在解构体育运动
在减肥中的作用
不过这一次
与往常有所不同的是
他是伺候老婆做月子
顺便把自己也伺候胖了


《海战纪念馆》

该馆的设计者
一定是个有思想的人
将它设计成了
中西近代历史对比展
中可以概括为"不变"
西可以概括为"变"
我在现场说:
“非口语诗
在‘不变’一边
口语诗
在‘变’的一边”


《老还非》

68岁的诗人
还非自驾车
从福建宁德
开了将近900公里
到达广东虎门
喝了一顿酒
吃了三顿饭
睡了一夜觉
读了三首诗
得了第二名
欢天喜地
又开了回去
如此玩法
太他妈洋了
实在不像
中国诗人所为
但像世界诗人




《总有一些事
让你贱贱放不下》

由于次日凌晨
五点钟
要飞柬埔寨
两点半
要爬起来
集合去机场
我在头一晚
九点半便睡了
现在一觉醒来
凌晨一点半
像有什么事
还没有放下
《今日头条》的新闻
自己蹦了出来
国足2:1胜泰国
挺进亚洲杯八强



《金边大王宫词》

从前
有一个异国的国王
来我国流亡
我等少年儿童
不止一次去欢迎过他:
"欢迎欢迎,西哈努克亲王!"
那时候
我们大概没有想到过
有朝一日
我们会到他的国他的家
来看一看
这个被狗日的时代
莫名其妙
硬塞给我们的符号



《佛系诗人》

看到几位
同团居士
在餐桌上
大啖鸡蛋
我对他们的
营养状况
放心了


《回味》

柬埔寨的西瓜
小时候的味道


《退休金》

地陪导游万妮
介绍说
柬埔寨人
55岁退休
公务员刚有
退休金
"不过"她说
"就看你
能不能
活到那时候
柬埔寨人的
平均寿命
不到55岁"


《天机》

我问地陪导游万妮
"柬埔寨人民
是否痛恨
红色高棉统治期?"
她说:"明天再讲
今天讲了
明天讲什么呢?"
明天
我们又去参观
大屠杀罪恶馆
不过她在介绍
自己家族时
泄露了天机:
"我奶奶生了12个孩子
死了3个
全死在红色高棉时期"



《我正是为此而来》

在柬埔寨
与在此前到过的
越南、老挝相似
老看到中国的过去
并由此生发感叹
这发展的步伐
能否再快一点
迅速又生出庆幸感
为他们
为我们
不管怎么说
毕竟还是跳出了
战争、屠杀、饥饿的
苦海



《红色高棉》

连组织的建制
都是神秘的
神秘恐怖主义
抑或恐怖神秘主义
表面上的头三号领导人是
乔森潘、农谢、波尔布特
其实波才是独裁者
各国政府
要通过情报部门
长期工作
才能搞清楚
多么像反伊大战中的
曹营


《金边夜吟》

曾几何时
亚洲大地上
祸国殃民的苦难
都拜留法学生所赐



《现象与本质》

在金边
我们下榻酒店
方圆一公里以内
开得最晚(午夜两点)
的餐馆
当然是中餐馆
态度也是最好的



《柬埔寨》

吴哥骑着摩托微笑



《滋味》

"上帝是个厨师"
(偷吴雨伦句
父偷子不叫偷)
烹调中国水果时
打了一个旽
比烹调柬埔寨水果
少了一道工序
省了吃菠萝时
抹的那一道
"奇妙之盐"
(偷自己旧句
自偷自更不叫偷)



《组装人》

地陪导游万妮说
柬埔寨人民
全都知道
西哈努克能活到90岁
是中国人帮的忙
全身脏器
没有一个是自己的
有人问:"那是谁的呢?"
我抢答:"中国死囚犯的"



《诗人行》

旅行大巴
在柬埔寨大地穿行
车过一片香蕉林
一位女诗人
跳起来指认:
"看!像不像
阳具集中营"



《大巴车上》

地陪导游万妮
将红色高棉统治期
称为"柬埔寨的
文化大革命"
出生于1983年的她
对历史的认知水平
高于车上的
绝大部分中国诗人
尤其是
连为什么要打诗战
都需要讲解的
那部分诗人




《柬埔寨词》

蕉林。椰风。荒野
牛白。人黑
牛比人更瘦


《柬埔寨景象》

简朴的民舍
破败的学校
永远金碧辉煌的寺庙
佛系诗人
你们要赞美这一切吗
我不



《暹粒意象》

蝙蝠倒挂在菩提树
仿佛黑色的风马旗


《咄咄怪事》

在《新诗典》诗人
柬埔寨之行的
旅游大巴上
有一个话题
引起大家的共鸣:
做《典》诗人
与《典》同行
这一路上
丢失了几多旧友



《为什么要走出去》

去西方
消除了我
一个外省诗人的
首都崇拜

下南洋
打破了时代
刻意营造的
南方神话


《不到现场如何获知》

在柬埔寨
只有本国币种瑞尔
和美元流通
人民币不行

但是你不要
由此而想入非非
从概念
生成意义

当波尔布特
取消了肮脏的货币
联合国维和部队
带来了美好的美元



《柬文》

婀娜多姿
永在舞蹈



《施舍》

导游告诫我们
不要施舍乞丐
主要是怕惹麻烦
我在一天里
两次犯忌
一次是给
车门边坐在地上的
无腿老妪
一美元
一次是给
商店门口
怀抱婴儿乞讨的
中年妇女
一美元
我实在想象不出
她们会给我
制造什么麻烦



《活明白了》

蒋涛想替大家
拒绝一个每人
800元人民币的
套餐项目
图雅急了:
"我要看
我要玩
十年后再来
我一个老太太
还能干什么呢?!"



《掸花子》

早晨凉
我套上西服
就去了餐厅
赵大爷一见我
开始掸花子:
"哟,吃早餐
还穿得这么正式"
我手摸他
穿在身上的
柬埔寨民族服装:
"哟,一出国
就想当汉奸咋的"




《吴哥窟词》

只要你是石头的
并且巧夺天工
岁月非但
摧毁不了你
而且还会
帮你完成
神秘的
神奇的
后期制作



《卖墨镜的大妈》

小吴哥大门前
卖墨镜的大妈
是第二代华裔
祖籍广东中山
播放周华健揽客
年轻时一定
是个大美女
现仍风韵犹存
会多国外语
关键是越南语
这令其在
红色高棉的
红色恐怖中
逃到了越南
逃过此生
最大一劫
至于中国
那是可以
共富贵
却不能
同患难的
祖宗之国:
"毎年去一次
今年过年回
墨镜30块一个
你可以付我人民币"



《共产主义曾在这里实现》

我们来到
上了柬埔寨国旗
的吴哥窟
我问导游万妮:
"红色高棉时的国旗
什么样?"
她回答:
"没国旗
被取消了
全国人民
只能穿黑衣服"


《吴哥窟论影诗》

"王家卫
在此取景
是因其家族
与柬埔寨有渊源
就像他的
上海旗袍情结
那是妈妈穿的衣服
这就是大导演
口语诗
不是他娘的
大诗主义
写的玩意
全跟自己没关系"


《我拟的非导游词》

暹粒——中南半岛的长安
吴哥窟——柬埔寨的大雁塔


《柬埔寨》

中国诗人到此一游
有人找到了
东方王权主义的
最后一根稻草
有人磨快了现代诗
怀疑与批判之刀


《吴哥的微笑》

残破之美
只会产生于
原本美好的事物

残破之美
井然有序



《同胞》

公厕门口
一个操着
曹谁口音的山西人
对着柬埔寨导游喷道:
"我要是国家主席
非把越南灭了不可!"



《高棉密语》

谁在助纣为虐
谁在替天行道
天知地知
你知我知
可怜的
中国人民不知


《高棉战士乐队》

地雷炸飞了他们的腿
乐器成为他们的假肢



《报仇雪恨》

蒋涛爱虐女诗人
号称"女诗人头号公敌"
今天早上在大巴车上
湘莲子忽然冲他喷道:
"瞧你婆婆妈妈碎碎念
哪里像佛教徒
简直是婆罗门教主"
把多年的仇都报了
把所有女诗人的仇都报了


《目击》

在柬埔寨古都
暹粒一座寺庙中
庙前供奉着
红色高棉
制造的
累累白骨
后院停有一辆
报废的
中国产
红旗牌轿车


《阳气》

象牙里的血


《现实即记忆》

暹粒的夜晚
半城停电
伸手不见五指
的黑暗中
是中国60后诗人
彩色的童年记忆



《孤象》

以后我想起柬埔寨的形象
便会想起一头亲人全都死去
牙被锯断一条腿是假肢的孤象
一瘸一拐地走向不可预知
但也不可能再坏的未来


《暹粒免税店钻石导购》

"我本中国人
现在是柬埔寨人
这都不是我自己
选择的⋯⋯"他说
"我爸爸是北京知青
妈妈是辽宁知青
相恋在北大荒
生下我
我五岁时
被他们带到北京
当了十年胡同串子
(现在和发小还有联系)
十五岁时被他们
带到柬埔寨
我这么高
哪像柬埔寨人
我这么帅
哪像柬埔寨人
可我己经
和他们一样黑了
我的黑
是后天晒的⋯⋯"
他说:这都不是
我自己选择的⋯⋯"



《泣》

哦,洞里萨湖
世界第二大淡水湖
柬埔寨的母亲湖
天下所有的母亲河
都是浑浊的
水至清不能养儿育女



《命运》

洞里萨湖的
水上人家

失去国籍的
越南流民

苦海无边
永远不得上岸


《我的诗不光会被坏诗人骂》

在洞里萨湖上
在游船上
望着夕阳映红的
天空
印象中
从来不会说客气话的
80后女诗人闫永敏
回头说:
"伊沙老师
想起你写母亲那首
与天空融为一体⋯⋯"
"《上海的天空》"
我说
这样的时刻
在我并不算少
甚至很多
但我依然无比珍惜




《南行记》

我们看到了世上最美的日出
在金边上空让我们领悟金边
我们看到了人间最美的日落
在洞里萨湖水上人家的后院


《高棉誓言》

如你所知
我是要做人民的诗人
就算人民不要我
我也要做人民的诗人


《告别》

柬埔寨最后一天
每一眼都是告别
以后或许你还会再来
但不再会是与诗人
而是与你的家人


《柬埔寨纪事》

昨天晚餐是自助餐
我看到有韩国泡菜
便想:这下全京业、金珍红
的肠胃和灵魂便得到安妥了
在餐桌边见到他俩
已经总共吃光三盘
果然红光满面神态怡然
他们是中国朝鲜族诗人



《印度支那》

柬埔寨之行
在与一位女诗人
的言谈中
我们竟不约而同
把诗人也分成了
大乘与小乘


《理解90后》

在柬埔寨
蒋彩云写了一首诗
其中一句
把众诗人逗乐了:
"没有外卖的国家太可怕了"
我在现场点评说:
"这要倒退若干年
《中国青年报》
又要组织全民大讨论了
90后怎么变这样了?"
我为自己没有说出
更过分的批评的话
而感到庆幸
两天后
蒋彩云拍出了
此行中的最佳照片
没有心灵
没有悲悯
没有审美
没有技术
缺一便拍不出的牛照


《他乡遇老乡》

柬埔寨
暹粒古都
倒数第二个免税店
一个导购的少妇
本来让我很有好感
她是我们此行所见
第二个穿高跟鞋的女人
问我们中有没有西安来的
我和蒋涛都说是
听我们口音
她不相信
她说她是渭南来的
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
老乡见老乡
两眼泪汪汪之前
她已为无人买他们
比金子还贵的丝绸翻了脸
暴露出陕西蠢婆娘的嘴脸
蒋涛说:
"渭南的就是渭南的
到底不是西安的"


《春风》

柬埔寨最后一日
一缕春风
从北方
拂面而来
那是我们的领队小娟说:
"还有十天
就是中国的春节了"


《我们又不是花纳税人的钱》

在柬埔寨
金边的一家咖啡馆里
大家在讨论
今后数年的路线图
新诗典诗人出国行
首席先锋官
永远的团长蒋涛报价道:
"南美四国行要花七万"
我说:"那就不去了
七万够我们另去
七个国家"
在那一瞬间
马楚·比楚高峰
在我心中
夷为平地



《归途》

暹粒机场
主灯塔
百鸟朝凤



《视觉》

导游说:柬埔寨
是一个没有老人的国家
被杀得太多或活不到老
我却感觉不到
最后一天方才恍然大悟
所有中年人都长得像老人



《归来》

平安落地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打出租车回家
一上车
司机张嘴便来:
"你这是早早回家过年了⋯⋯"
他把我当成了浪迹天涯的游子

《睡眠》

睡眠是一个国
热带雨林深处
神秘的古王国



《汇报》

从南归来
去看父亲
汇报似的
讲柬埔寨
说东道西
抚今追昔
凝聚成两句
一、共产主义
人类行不通
二、中国有今天
感谢邓大人



《明证》

柬埔寨之诗证明
我所经历过的最坏的时代
在我身上与诗上发挥了
最好的作用
我是上天选中的大诗人
比你们所见所想的都大



《南行点滴》


饭桌上
刚想说句话
发现是诗
就咽下去了



我的手机
无耻如曹谁
扒在我身上一样
蹭着宋壮壮的套餐



所有讨厌憎恨伊沙者
都有一个共同点:娘



据多位同屋者反映
我睡觉安静得很娘



人在柬埔寨
错过了国足惨败伊朗
有一种赚了的感觉
就像我无理由拒吃
后来被团友称之为
猪狗食的一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