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宏 ⊙ 徐晓宏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年八首

◎徐晓宏



《 云层之上 》

我不写诗已久
此刻在飞机上思想
随手写下文字
再分行仍是当年风采

人在天上
难免有念头横空出世
比如我该写一部自传
来回忆梦想之光荣
来怜爱漂泊之半生

是时候了
该灭的已经泯灭
尚有单纯之勇气
尚有虚构之笔法
缝合生命里残破的江山

2018/05/08


《 半夜三更想找人说话 》

我这是怎么了
半夜三更的觉得心堵
很想找人说说话

能想到的每一个人
有可能倾听,有可能对话
但我们的存在会因
一切的词语而变得更加可疑

和破碎。我甚至怀疑
这种心情低落的真实性
难道就因为赌场失意?
或者真的是因为我那老父亲
快要死了?

可谁又不曾失意,谁又不会
死呢?

在天亮之前的黑暗中
我无奈又无聊地想着
拥有、逝去以及
未来的可能
这些和那些,从来都在发生

也不是今天才难以启齿

2018/06/09于南京



《 参加完父亲葬礼在回程中 》

飞机在云层间颠簸时
我想起这个六月很快就要过去
忽然有一种想要哭泣的感觉

我不理解自己为何
对消逝变得善感
而我本身就在不断消逝

有很长一段时间
我的生活对他们就是一种藐视
我既不在这里,又不在别处

我蜷在自己的身体中
梦见自己出生、成长、死亡
再来一次,依然如此

我在梦和梦之间打着瞌睡
偶有的出游
只像窗棂里斜进的晨光,仿佛

不曾存在。直到前些日子
我父亲死了。时间凝固了一阵子
我感觉自己突然从历史中站了起来

如此孤独
醒来的人生
如同窗外,一无所有

2018.6月—10月



《 在飞往毕节的航班上 》

我出差期间因为私事改变了行程
又因为会员积分坐进了头等舱
这本来不算什么
但乘务员对于本仓乘客的特别服务
让我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贼
偷了老板的时间
在这白花花的云层之上
在无限虚空的蓝天里
想起了大地上那些让人羞愧的事

2018/05/08



《 缱绻 》
在全国各地的床上
我从这里睡到那里
梦和想的灰色
一层一层浅下来

潜到我的肌骨中
吞噬着酸痛味
分泌出
慵倦与迷恋
在我起身前的慕色中蔓延


2018.8.15.于河南周口



《 我一直没能跟矜持妹妹和解 》

每当我在写诗
就很想念矜持妹妹
我很想也很需要跟她好好聊聊
说不出口的开场白无非如此:
“虽然是这样,但,我还是很爱你”

可是矜持妹妹
总有我不理解的表现

我的目地并非只为交媾
(那么我要的更多?)
矜持妹妹也从不上当
(至少她表现如此!)

我从来也没弄明白我们的关系
不过只要她在,我就喜欢
就会忧心,就有无来由的
羞愧感

每次,我就会逃避了又再回来

2018.7


《 痛失 》

生活中有些消逝
令人欲哭而沉默
比如某一天你回到故里
却得知牵挂你的人早已离世

熟悉的街道消失已不算什么
岁月流逝浮世漂萍也不算个啥
只是突然觉得这城市就空了下来
永逝的面容,再也遇不见自己爱的回声

2018.2.9于青州



《 在同类中 》

我很容易会产生一种羞愧感
难以理解的感觉

即便逃避也是一种羞愧2018年



《 对正在走远的人说话 》

如果他只是背影移动
你就大声说。他可能
因你的急促转过身来

如果一颗心在离开
你就轻声讲
哪怕
你们赤裸的激情尚有余温

哪怕他
步态迟疑
低语般回荡

2017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