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间歇

◎刘会子



当一只手在七点钟
拉响了警报!

当死亡,间歇着……

当睡意毛绒绒而你往里头钻
就像有血有肉的,一个死人的怀抱

当窗户因为难产的早晨
而拼命地收缩着,就要撑破了

当时间紧迫着!
仿佛推入急诊的担架,而你躺着

当你抵抗着,不得不被一个名字
从额到脚趾地漫长地扫描着

那缓慢,已编好所有的侮辱和期望
足够你重过一个来生

当你看见了,所有的,过不去的过去
都已硬化成了坏死的骨头

当你的绝望,就像息肉
割掉了,但又在你女性的阴部簇生起来了

当你心脏搭的小桥上
有如此多的"不得不",正如队伍开来

当你再次萌发期望
让它们交叉着,病毒般感染你的五脏六腑

当你起床,又开始梳妆打扮

你没忍住,把没能进入镜里的一片花的微笑
撕下来,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当你踩着摇摇晃晃的高跟
迈出门槛的,那一刻

你面对今天,就像一个病人
接受了她身体里又一天的癌变。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