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宛城记

◎薛松爽



菠菜
  
我在火葬场看到了菠菜。
  
北风里,几个嚎啕的人
要将一场雪哭下来。
  
菠菜那么嫩,那么绿
贴着地皮生长。
  
看门的老头每天拿着镰刀
割上那么几棵。

宛城记
 
现在这座汉的城市终于成了一座巨大的墓地
我的朋友们住在这好风水的地方
每日与宽袍的灵魂聊天
抚摸画砖的粗朴纹理
 
他们慢慢有了苍凉的颜色
一副泥制的喉咙
他们说出的话语,都有了一种苏醒的
哀音
 
喜悦如此痛楚,如同裂帛
我的朋友在初春的河岸
让丝丝绿柳穿过身体
 
他们在深夜都听过一个叫许阿瞿的孩子的哭声
他在黑暗中行走
伸出小小的手
 
我的朋友已搬到了河流南岸
那里的墓地规格质朴
线条简单
我的朋友有时将月落称为日出
有时将江水唤作马匹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