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与雪

◎刘义



她太小了,还是少女
但我喜欢听她即兴的旋律
骑车回家的途中,她抛洒在
黑色风衣与电瓶车的伞面上
一个又一个晶莹的声音的漩涡。

小区附近,废弃的90年代邮筒
竟然覆盖了一张时间捏塑的脸
旁侧椭圆叶子流溢出白色
中年的雪已猛烈到来
她飞身过来,撕碎命运的强光

在撞击,在飞溅,在呼啸
我感受到一种磅礴的流逝
然后,我睡了很久很久
雪带着刮擦声下在窗子与梦之间
无色的寂静中的寂静。

当我醒来时,雪进入了晚年
她下得很慢,酝酿精神的上升
表层的事物开始融解于
灌木闪烁的一阵阵变形的暗光里
只留下那一层天真的雪,她仍是少女。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