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专栏 ⊙ 三少女颂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金山 ‖ 12月反诗歌作品(2018)

◎金山



金山 ‖ 12月反诗歌作品(2018)

《雾锁中华》

大雾是在漆黑的
后半夜开始散布的
刹那间,封锁了
整个城市整个郊外
早晨起来
车子不辨方向
行人不识东西
雾锁中华,吾国吾城的
悲催又加重了几分
黑夜里能做的事情
雾霾下,也能
放心大胆肆无忌惮做
反正咳嗽一声
彼此看不清脸面

2018/11/27

《忌日》

这天
是一个忌日
原不该宴饮和娱乐的
我们在这天聚会
唱唱跳跳,举杯喝酒
为这个死去的日子
为终将逝去已然逝去的青春
这个地方的风俗
应该死去的
死去了,就是一个喜事
相对红色来说
它是白色的

2018/11/28

《冬天来了》

半夜起了大雾
对面不识人影
这时,锣鼓突然敲响
说是大戏就要开场
横竖再睡不着
不如起身舞它一回
家里在修房子
帮工还没有过来
那柄从旗帜上扯下的
大锤,趁势抓在手里
冬天已经来了
感觉不是什么暖冬
早早把房子修好
可以关门睡觉

2018/11/29

《白口罩》

我以为天气太冷
我以为他们患了感冒
几十个一律戴白口罩的人
从盛世广场红色大道走过
一个大大的白色惊叹号
把一广场的围观人
惊呆,我赶快
掏出手机,敲下
这疑惑的
分行

2018/12/01

《对付冬天》

像蚂蚁一样
储备冬天的粮食
我等酒友
购置过冬的老酒
相互传递信息
并告诫说
看样子,这个冬天
不是什么暖冬
寒彻骨髓冰天雪地是常有的事
备好备足上好的酒
武装自己,轻松对付
那什么样的邪气寒气

2018/12/02

《我的诗句》

淹没在一片文字海洋里
我无法看见我的诗句
发起急来,直着喉咙
叫自己的名字
这名字,不愧是
从小养大的
我能把它叫响
它也能把我答应
只是我那诗句
还是丢了
丢得该,丢得值
我这样想着
觉得自己,这下
也许能写出几行
答应自己的
诗句来

2018/12/04

《鸟的四种形态》

第一种
我一看
就是某个孩子的想象
折了好多遍才折成的
纸鸟,翅膀扑闪
一副跃跃欲飞的样子
第二种
越过这只纸鸟
我的目光向前
一只活鸟就在眼前
我盯视了好长一会儿
这只鸟一动也不动
我估摸这是一只雏鸟
或一只刚从笼里出来
还辨不清东南西北的成鸟
第三种
嘿嘿,我的
第二个估摸没错
这只成鸟动了起来
翅膀收拢在自己腋下
并不粗壮的脚梗
开始迈步,走得不快
这鸟,像极了一个
病愈羸弱又性急的跋涉者
第四种
这鸟终于飞起来了
它在我的低视线里
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
飘飞起来,进入我的高视线
在它飘飞的短暂而优雅的瞬间
大地溅起叫好的声音
这个时候,我不能
确定它飞行的高度
我知道它已经在自由的
空中,飞翔的翅翼
带着电,发着光

2018/12/06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昨晚飘了一阵子雪
今天到现在
还没有见到雪的影子
看见微信圈
一窝蜂叫雪吟雪唱雪
我干着嗓子,无法和声
记起了老艾青的那首那句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八十余年过去
故国依旧故我
我翻出诗人这首
泣血诗篇,含泪吟诵
“中国,
我的在没有灯光的晚上
所写的无力的诗句
能给你些许的温暖么?”

2018/12/08

《911》

网上又在
传911飞机撞大楼的
视频,这使我想起
那年这事件发生的时候
我正随当地的一个作家团
爬安徽九华山采风
在饭店吃饭,当电视屏幕
出现飞机撞大楼图像时
聚在电视机前的
作家伙夫们一片欢呼
我听得一个手持大勺的
师傅,狠狠地叫了一声
带劲

2018/12/11

《Thank  you》

云南腾冲这地方
是中国军民抗击日寇的
一个基地,盟军援华
也在这里战斗
一次空战,一架美军
飞虎队的战机坠毁
飞行员小伙子被山民救起
他开口连着说thank you
山民不懂外语,以为
他在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
就这样,thank you  thank you叫开了
其实我们应该向他说thank you的
可惜这么多年过去
我们仍然欠美帝一个thank you
我们仍然欠世界一个thank you

2018/12/12

《乡路带我回家》

翻找老唱片
一行字突然刷亮我眼睛
乡路带我回家
乡路,乡路乡路
我的乡路已经断了多年
我的乡路,你在哪里
新农村建设势如暴风骤雨
扫荡乡貌乡韵乡风扫荡一切
比文革铁扫帚还要厉害一眼眼
直到我偶然沐到欧风美雨
闯入人家的落后地带
才和自己的乡路不期而遇
乡路带我回家
我听不懂英语演唱
就听这粘人的音乐旋律
就凭这一个抓心标题
我听了一遍
再听一遍
三听一遍

2018/12/18

《杜月笙女儿杜美如》

今天叫我当皇后
我能摆足谱
今天叫我做乞丐
我能睡马路

2018/12/18

《漂流瓶》

姐姐的骨灰盒
带着遗照,立在
我的书柜上头
一双好看而疑惑的
眼睛,紧盯着什么
一年春天入土为安
一年大拆迁
不慎把它弄丢
一次次梦见
这盒子,在一条大河漂流
酸酸的心思,叫一声
我的姐姐,我的漂流瓶
等着我,大限之后
我会自己装一个瓶子
漂在时间水面,多么
好啊,这地方山清水秀
有我亲人的瓶子
等着碰撞,儿时一样
撞撞额头互致问候

2818/12/19

《广场》

一旦进入广场
就是唱歌
就是跳舞
傻里吧气的,看升旗
如果你不唱不跳又不看升旗
还脑子转动
转什么思维
就会有人上来
很客气地
你这位,看一下身份证
好吗

2018/12/21

《玉镯》

一个八旬老妇
领了自己年过半百的
傻呆儿子,散心去
广西边境旅游
老母把钱卷在手帕里
不舍得用
同行的看着,可怜他俩
不想在回程的最后一站
被自称老乡的购物经理
一阵老妈侄儿的热乎
买了一个要价三千的
玉镯,套在傻呆儿子手上
回家的车上,俩人
时不时撩开袖管
傻傻地看一会儿

2018/12/22

《外长和发言人》

一看他的嘴脸
一听她的口气
我就知道
来了文革红卫兵
一个身挎语录包
一个腰束武装带

2018/12/23

《圣诞老人》

孩子回来,告诉
爸爸,说昨晚他们
好几个同学家里
来了圣诞老人
给他们送了圣诞礼物
有文具有糖果有小挂件
孩子的口气,带着羡慕
又有点小小的遗憾
爸爸安慰孩子
说圣诞老人也会来我们家
也许明年,也许后年
反正会来
和善的人美好的东西
都会走进我们生活
挡也挡不住的

2018/12/25

《永远的舞步》

又一次
重看《探戈课》
遭遇萨莉·波特的经典
一个舞王一个导演
一群又一群探戈舞者
为了艺术也为了自己
吵吵闹闹自由自在
凌空纵身,平地飞翔
在风中跳在雨里跳
在人声嘈杂的街边跳
舞步上面的漫天雪花
相互感动
一颗热泪又一颗热泪
我的眼前,突然闪过吾国吾城
那些年那些个舞者的身影
压根没想到艺术
只是大门露出一丝缝隙的
好奇,只是烦闷日子的
一点小小的波动和调剂
她搭上了性命
他被判无期
罪名都是地下黑舞会

2018/12/27

(小传)
金山:  男。江苏武进人。现居江苏无锡写作。 诗观:口语,语感;反诗,诗趣。

(中国反诗歌)
前卫。先锋。实验。
中国当代先锋诗歌之一。特点是:
a、反抗。独立,不顺从;
b、反对。反对文学腔调,反对抒情、象征、意象;
c、反向。反向而行,回到有沙砾质感的日常生活,回到日常交谈语言。
受拉美文学大师帕拉“反诗歌”启发、影响,借鉴、摸索实验写作。
相对于人世间的柔软物质,这文字,是有硬度和反骨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