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双行

◎刘会子



1.
那写就的,都是遗容
没有表达的,成了更远的汹涌
 
书写,就是坐进半埋你的坑
向着死亡,先于它说话
 
理解这个气候放低的声部里面
能够反复摧毁的,唯有形式
 
 
 
2.
秋如绝笔,无人能经得住落叶的狂草
无人有目光能追得上这押解它的风
 
是盲文,不成章?还是行行的伤?
只有悲哀,把它们自己积聚了又再积聚
 
这里没有归途,是谁伫立着如犁般深入
谁听见那么多话语,骤然一片失声的停顿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