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圈圈逆着六月(四个)

◎术香




闪电之间的插曲

感觉从哪儿开始,
必须带有印痕。
手指滑润,手纹流淌善意,
与苹果树对视,
粉白色花儿细语,
纯白色花儿细语,
细语飞入手掌,
在手纹里安家。

从未刮过风,
从未淋过雨。
手纹里花开烂漫,
一个世界多重门扉,
一扇门打开,所有门打开,
来来往往,
杨花柳絮,
圣菲草一节粗过一节,
手纹里藏有轻薄,
藏着有头无尾的传言。

花在花的世界,
手纹细弱如丝,
门里门外,
阳光尽力照耀。
开启闸门,
亘古阳光外泄,
凡能说清的事物,
都已锈成一团。
感觉相握,感觉缠绕,
从欢喜到欢喜,
闪电之间的插曲。


 

蚂蚁爬上爬下,
在一块石头上。
太阳照着石头和蚂蚁,
愉悦不能言说。

青色石头,黑色蚂蚁,
看似没有关联,
可它们在一起,
还有阳光,还有我的目光。

午后休闲,
黄昏休闲,
无休无止的空旷,
包裹石头,包裹蚂蚁,
窃窃私语,
让包裹越来越大。

坐在一处,
奔跑一处,
守望一处。
一处不在一处,
一处被一处占领。
石头跃出来,
蚂蚁跃出来,
时光跃出来。

我和我相对,
我和我分离。
我和我被石头阻隔,
被蚂蚁横穿,
小径伸向别的心室,
那些虚掩的时光,
不以门的形式出现。


着迷或癫狂

雷声过后,
风雨仍未到来。
小城开始虚化,
鸟鸣声声揪紧心壁,
树叶正绕地颌首,
归途何在——
墙头上的草,
马蹄上的蜂蜜,
一圈圈逆着六月,
着迷或癫狂。
即开即饮,
雪碧、啤酒,
颜色喜欢低媚,
越顺从消灭越快。

不曾想到芬芳,
往事及羊群奔跑,
与地平线同一份感觉,
风雨欲来,
雷声早已隐退。

水流一样的诗句,
擦过鹅卵石,
紧贴戏子的衣袂,
摇摇欲坠,
在人间,在天堂,
时光永远说不出它的生日,
老去的蜘蛛,旧去的羊角,
一幅画,一组画,
在蒸熟的雪糕中,
轰然倒下,
树轮及门扉,渐渐合上。


隔着的那些

朝霞和晚霞相对,
中间隔着我,
以及我以外的影子。

没有声音,
风刮尽树叶,
刮碎雪花,
谁和谁的视线里,
声音缭绕,
颜色陈旧。

谁的影子横过我,
闪电般刺眼,
破穿一树李子的硬核,
谎言和真诚相聚。
明媚落慌而逃,
石阶的水印,
在天空炸裂。

朝霞在前,
晚霞在后,
或并排行走,
牛铃和马嘶串于一线,
压弯一季禾苗,
凌晨的黑,
泼来半世火焰。

随意把叹息揉碎,
天空湛蓝的日子,
鸟儿的翅膀从未展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