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吾先生

◎淳本



须臾

 

我这颗早起的露珠,当然没有水流那么长久

白云在四处野游,明月在天空终了

我们各得其所

虽然他们叫做永远,我叫做须臾

虽然你来看我,我就存在

你走了,我就得消失。

虽然我的呼吸如歌唱,叫你的时候

有滴滴答答的水声

可是鸟鸣不够,流水不够呀

仿佛我与你一起的一生,就该那么短暂。

 

 

对面那颗石头,没有灯光

孔隙结构异常

我沿着它的脉落仔细观察,瞧,我多么无奈

一次次空手而归,一次次从头再来

无论它变身为男人,女人,猴子或是佛印

我都不会后退

从受命那天起,我就决定做个安心的人

虽然偶有不忿,也要学会开导自己

“你看,银瓶易碎,人生亦复如是!”

 

我们

 

两匹落叶,会更靠近,或更远离?

它们混迹于世,有时想握紧,有时想松开,或者捏碎了

变黄,变黑,一些斑点,几根白发

缠绕,放下

携带着夹江的淤泥,建筑模型

偶尔一些感慨,心上掉下一点点墙灰

 

告诉你

 

往后的日子,我磨砖,你看日落

我们的镜子越来越光亮

我们的绳索越来越细小

你看到蝴蝶飞走了

你看到林间,无人可遇。

你看到最后,我们和谁都不像

你看到遗落在外的那粒种子,没有发芽,一直在世间跌跌撞撞。

 

枕上书  

 

欸,你

天就要亮了

月光从纸上经过,迟疑了一会儿

它白白照耀了一个晚上

白白地,亮了一个晚上。

 

当你老了

 

酒已温热,烛火木炭

兴之所至,高声叫道:笔墨,笔墨!

此时宽衣,沐浴焚香,此时将皮囊当作松明

写一万个:“天下,天下。”

两尊泥菩萨,不顾风雨飘摇

不顾脚跟不稳,不住地捶案,顿足,抚掌大笑。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