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音——给牧斯兄

◎刘义



我们站在高处眺望对面的山丘
山坳的水田,溪流,泉眼
以及密林深处安息的长者。

某种凝固而流动的气息
伴随黄鹂鸟带出有波折的语调
配合着一辆汽车爬坡的喘息打扰了

某种静谧。疯长的茅草溢出的
荒芜对应乡野的凋敝,我们
经行这里与对面山垭间的虚无

交换时间的光线。吃饭的时候德叔讲起了
民间的语言,犁钩转了肩,多么鲜活呀
而在闲常,他与他们更多是沉默者。

当德叔再次经过牛与白茶花的时候
我想起了你诗中的沉默,仿佛我
又经过了后山的那些植物——

身体与它们摩擦发出窸窣的元音
竟然暗合着德叔门前老椿树的呼吸
这些没有声音的声音,又回来了。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