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

◎刘义



然后,阅读与修辞练习被禁止了
置身于圆形的“监狱”
所有的窗子都是偷窥的眼睛。
 
窒息的压力,从他手指
递传给闪动的仪表
指针颤抖、变形,像竹条将要绷断。
 
但是,他回过头
看见弯管上的一道白光
延伸成午后金色的阶梯。
 
他回想起午夜那个寂寞的木桨工
那个把诗歌当成生命的年轻人。
 
在吊悬的灯下,机器每停歇十秒钟
他就快速地读完了一行。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