痉挛

◎余幼幼

诗歌7首

◎余幼幼



爬坡

 

通常飞机起飞后

都会在天上爬一段坡

我们很少感觉吃力

直到爬上云层

才发现

确实已经来到了

很高的地方

天气好的时候

会看到

月亮就在眼前

甚至下方

大小像只痰盂

盛满银光

却又空空荡荡

 

 

在路上

 

从潮州憋了泡尿

到汕头来撒

从头顶的海水到

另一片海水

实际上是肉汤

浇熟了前面的道路

又或是膀胱

充盈着袅袅炊烟

一直向天空

飘啊飘

碰到香气和酒气

就飘不动了

 

 

夏坝

 

他们想喝醉

就要过河

他们想认输

也要过河

一条小河把他们

的生活从中间劈开

河水一年四季

都绿中带点迟钝

有时候虫子趴在树叶上

随意就漂过去了

但是他们必须坐船

不管是喝酒

还是打牌

他们在河这边睡觉

在河那边做人

 

 

发廊

 

迷迷瞪瞪的午后

南国的太阳

绕着古城

很忙碌

一会儿晒衣服

一会儿晒人

一会儿晒粮食

一会儿晒街

发廊女的小屋

总是很暗

不慎跑错的阳光

保持着

最大程度的安静

很快退了出来

 

 

广州

 

第三次路过广州

历史文化美景

都不关心

只想吃遍大街小巷

捧着肚皮回家

看得见的事物

天黑或闭上眼睛

都会消失

唯有吃下的东西

可以和我

融为一体

 

 

口音

 

陌生的口音

滑进我的衣领

婆娑了几下

带着毛线的纤维

又跑了出来

大多数的句子

我都听不懂

反反复复

贴近身体

让人感觉痒酥酥的

 

 

理解

 

理解一个地名不难

理解一个地方

最好把碗抬起来

看看下面桌子的纹理

桌子下面

泥土的颜色

土里埋的人

都有些什么来头

还有他们

的后代

与我

坐在同一张桌上

吃饭时

眼睛只落在碗里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