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省札记,闹剧共和国

◎王心



外省札记

 

是地图上的深绿,从高原斜肩一闪而没

午后常调戏骨立的雨云

遽然的骨朵,伪装成语言的私教

以及大难后的广场,在战时都很陌生

 

我的外省处于一场内战

六十年后变得显赫,开始夸耀失败

在沉降平原,一群幽灵走下历史的高台

他们曾死于流言,如今起而为大山掘墓

一个贩卖口号的年头

惧意在人群中会保持多年

 

我与我留在当地的影子交谈

“难道你从未怀疑过外省气候

那连绵雨季对声调的影响?”

 

他的空白诗本,混同城市糜烂的建筑灰浆

被置入同一种声轨,像僵立的信鸽王子

已全然噪音化

 

我期待的对局变成一场对立

尽管还可以援引各种词汇惯性

为完成而完成,哗变中的假争论

在箭矢中渐渐冷却

 

“你们都隐匿了吗?大陆只剩老年人了吗?”

 

雨仍不断落在这片土地上

我不由得感激起它对我的宽恕

 

 

 

闹剧共和国*

 

陨石背后有什么,旷野的星光下

终究开败了一季的疾速

甚至不想记得,痛的花瓣怎么一层层

伸展,挣脱敏感的沙丘,再度衰败下来

从雨到老去还有两秒

 

我搜寻镜后的鹰翅,另一空域的裸者

因了什么悬停在微冷的九月事故之上

又是什么匿名了一片草原后郁郁自燃

那些旧理想之辞,在伪作里,是不舍的昼夜

徒然的事实学,属于用天真和白骨

砌一个闹剧共和国的人

 

是持续饥饿的人,困在乡愿的黑匣子中

欠缺一种想象力去理解海浪

异于自身的呈现

被山地主义的幻景暴晒

当他们徒步走下洪水后的平原

似乎已学会敬畏这新的龟裂

在新的幸存中彼此辨认

清晨是陌生的,风吹往铁矿的方向

带着锈味,很快就浓重起来

动辄抹去一条河清明的样子

 

从未被充分说出,一个人在那些年

在匮乏而单调的小城领略到的存在

旧事物上薄薄的光,只是

夜间行车,前方山道过眼的灯火

走迷了,仿佛想起不曾有过的时间

从未如此短暂的青年,终结在街头

十年二十年仍无法言述的抗争

依稀的影子越过临界区域

成为“鬼魂使用的剑” ①

 

注:

① 语出毕希纳。

* “恐怖统治周围往往萦绕着闹剧的气氛。”(格雷厄姆.格林)



(“幽灵大地”系列)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