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偶尔回到镜子里(四个)

◎术香



一世承担

习惯了低语,
风在不在,
石头分化,泥土碎裂,
草儿茂盛或枯萎,
一个层面的哀伤,
参差不齐。

试着分享,
试着吞咽某些气味,
石头模型,
鸡鸣狗盗无从解释,
变异,开花,种子飞洒,
九千九百九十九句话,
全是虚设。

恐高者必恐低,
对于高度,
俯仰之间皆是地狱。
谈话有序,
云烟缭绕,
河谷干涸,
醉鸟绝飞,
石子里的闹剧,
被一滴雨击穿。

坐在谎言一侧,
真诚疲软,
七色花露出怪笑,
飞蚁扑入心扉,
一天的罪过,一世承担。

偶尔回到镜子里

偶尔回到那面镜子,
听雀鸟欢歌。

树枝软软,
橡皮泥一样,
弯下来,翘上去,
鸟儿并不在意,
脚踏枝梢,
一句一句歌,
一字一字唱。

外来者的目光,
只能望,直至空无一物。
某片影子,某种声音,
利刃般飞窜,
屋檐下冷暖混杂,
界线全无,
对与错黑红相照,
镜子里的镜子,
一步一步后退。

想到空,便有色,
一念与一念,
念念被色覆盖。

空空之镱,
抚摸我旧去的心事,
小花朵开入肌肤,
小雀鸟抠入肌肤。

窒息或涅槃

月光如河。
一个人的气息分成几缕,
绕向槐树,
绕过秸秆,于焚烧之后,
语言引申或暗谕,
从未褪色。

月光河没过脚踝,
没过膝盖。
麦苗疯长,
长不过月光漫漫。
麦苗呼唤麦苗,
月光呼唤月光,
深秋到来了。
深秋活进记忆,
跨不过月光河。

挖掘一些隧道,
任时光野跑,
钻入石缝,
钻入永世黑暗,
天意在绿色气泡里,
汩汩冒出,
抑制或抹杀,
生命抛开黯然失色,
窒息或涅槃。


斗笠下育满伤感

不用解释,
旧台灯,旧器皿,
都在故事里。
发丝轻飞,
窗花消融,
一切仍是任性。

打开木栅,
故事有头有尾,
构思精巧,
文路清晰,
眼神做标题,
手脚所指,
正文简洁耐读。
故事抱着故事,
被晨光,被夜色,
包围。

你不在故事里,
我不在故事里,
一杯茶水,
一碟野菜,
在春色里张扬,
黄颜色进入绿颜色,
是天空最美之蓝。

微笑是常态,
不用回头,
涟漪里的黑影,
一圉圉柔美。
该说的皆已说完,
池塘退回地平线,
被海浪吞没。
故事说着故事,
斗笠下育满伤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