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艺术家看来……》(18首)

◎非亚







《路灯愉快地》

路灯愉快地成为一盏路灯。狗盯着我,
乐意成为一条狗。
蛇忠于自己,坚持在草地爬行,
蜷缩在泥洞里。
计算器快速地变换出一个答案,
又焦急地等待手指,
下一步的点击。
律师很喜欢自己这份工作,可以把杀死记者的国王,
变成一条虫。
咖啡店里的老板,很享受行人推门而入
坐在街边椅子上的那一刻
医生呢,他洞察病人身体的需要
并开出药方。孩子们则想着快点长大,
但又迷恋一枚糖果一只皮球
看啊,死神出门了,穿着一件黑大衣
戴着一顶黑帽子
挨家挨户去查电表,我躲在暗处
一次又一次哭泣
为盒子里死去的时间,蚂蚁,软体动物悲悼
而在清晨,梦醒来的时分,我庆幸我
仍然是我
仍然是那个用双手扯住被子,感知到太阳是太阳,
猪就是猪,
狐狸就是狐狸的那个人

2018,12,10



《在艺术家看来……》

在艺术家看来——
红色不喜欢绿色。但蓝色,
可能喜欢黄色。
紫色和橙色,不是特别和谐,
难为情地挨在一起。
金色过于耀眼,
在重要场合似乎非常受欢迎。
咖啡色则类似于一坨屎,
没有一点立场。
灰色自由地出没于各种冲突场所,
像一个中间人,
调和各种打架,争吵和矛盾。
白色最为干净,
受人尊敬,
但整天担心被粗言烂语污染衬衫和裙子。
黑色一言不发,
像一块花岗石,喜欢与死神
待在一起。

2018,11,24



《散步》

诗是一头狮子。我想到它在黑暗中走来走去。
诗也是一只猫。在阳台栏杆上
有九条命。
诗这种东西,类似洞穴里一只多毛的带尾巴的鼹鼠。
诗被关在房间。想翻出窗口。溜到大街。
诗可能不是动物,是叶子很大的植物。龙舌兰。蒲葵。芭蕉和大叶榕。
有一棵树,从天空伸进梦里。
一片叶子+一片叶子=一种椭圆形的密度。6+19-8+7+2=26。
哦,诗。我觉得它更接近科学。
或者数学。
客观,准确,带着惊奇。像一根火柴棒。
有一个等待燃烧的黑色火药。
某个词除以某个词会得到一个新词。一个旧词在衣服上摩擦五下会发生爆炸。
现在,阳光正好落在一只陶罐上。
对它的物理的描述
最合适的一句
就是——在明暗交界处,黑暗看上去比较强烈。
哦,诗。诗。
诗。

2018,11,2





《在乡下》

在乡下,那些公鸡会用鸣叫告诉我
黎明即将来临
天亮之后猪在围栏里
饿得哇哇直叫
狗窜出了门,在雾气中
对着陌生人或者另一条狗狂吠
鹅在泥塘里引颈高歌,鸭子优雅地
在水面滑动
偶尔会把头和脖子,弯曲进水里
鱼,泥鳅,以及蛇全都看不见
但能感觉它们
在泥土里的满足
妇女们在房前门后忙碌,男人则开始
准备建房的沙子和砖头
太阳悄悄地
移到另一棵柿子树上面
并让影子伸出脚
慢慢移动
哦,这是一个动植物各自感知自我的世界
黑夜抹掉群山的轮廓之后,月亮
又爬上来
告知我草丛里蟋蟀的响动
以及有关时间和死者的某些真理

2018,11,24



《赞美》
 
那个女人每天在家里进进出出
开车送孩子去学校
晚上自习结束又开车接他回来
一大早让闹钟叫醒自己
在朦胧的晨光中去厨房准备早餐
上午去超市买回排骨,猪肉
傍晚去后面的新兴村
买回路边的蔬菜
在马路对面另一个小区的店铺
团购网上的山竹与苹果
她穿一件裙子出门,去外面办事
一个小时后钥匙会在门口响起
有时她出去散步
月亮在房子和树木的上面静静照耀着她
我能想象她年轻时的模样
犹如一阵温暖的风,来到我的身边
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共同生活之后
她,不是别人
而是我的
妻子

2018,11,12



《手艺》

诗是一种手艺。就好像木工
在对付一块木头。用锯子,尺子和刨
让脚下充满了刨花。木头带着淡淡的清香
刨花也是。那个想象中的木工,用一整天
做一个柜子,木凳,或者长桌。
有时木工也会去做一张大床,用于一对新人结婚。
他在木板上弹线,用一支木工笔在上面做记号
脑子全是某一根木头插进某一个榫孔
另一根水平的木板,打钉
固定在一根木头上。
哦,诗是一种手艺。现在,那个木工拍拍手,抖了抖身上的木屑,
踩着脚下的刨花,笑着对我说
合适
一切正好。

2018,11,4





《叫醒我的……》

童年发高烧时我经常做一种奇怪的梦
在垂挂的蚊帐里我看到
那些云,马,尘埃,动物,各种木偶和布娃娃
地平线总是在我的眼前缩小,变大
变大,缩小

后来那些梦彻底远离了我,后来那些梦
就像墙壁上一面真实的镜子
不再有任何变形,汽车是汽车,人是人
和现实的一切非常相似

而在一个我昏睡的早晨
神又一次叫醒了我。不是闹钟。不是妻子在房间的走动。
不是外面的响动。也不是投射到地板
照耀在衣柜上的一束阳光。

2018,11,3



《鞋》

鞋子跟我说,带我去外面旅行
去江边跑步,去一个小酒馆
喝酒,去见你的一个朋友
去坐飞机
去一个陌生的完全新的地方
不要把我,老是留在家里
当这一双发出叫声,另一双也在鞋架上跟着叫唤
带我,带我
我更漂亮,我更合适你的脚

脚这个时候会代替大脑思考,如果去上司哪里,那要
穿上皮鞋,如果去候朋看一场音乐会
那要穿上匡威帆布鞋
如果是夏天,去柳沙菜市场买菜
黑色的凉鞋成为第一选择

而我知道百货大楼的柜台里有各式各样的鞋子
我也知道
在寒冷的海底,在死神的那个国度
也有人在分发鞋子

2018,11,3



《不合作者的肖像》

他电话给我的时候
我正打算去市场买一条蛇

他去找我的时候
我正在一条巷子踢着获得自由的一枚石子

他拿望远镜瞭望我的时候
我正在一座公园的树林里散步

他掀开窗帘想发现我是不是躲在某个角落时
我正在梦里快乐旅行

他大声喊我名字时
我假装我的耳朵正好出了状况,只听到嗡嗡声

他希望我跟他合作时
我总是恶作剧地把手变成一支手枪

他教育我要成为一个听话的市民
但我,其实是一个超级捣蛋的公民

他想让我不去质疑乌龟
恰恰相反我质疑鳄鱼丑陋的大本营

他拿着大剪刀四处修剪树干
而今天早晨我的脑袋长出了一对坚硬的角

他称呼我为混蛋
哈哈多么好的称呼,我承认自己确实是街头的一名不合作者

正举着一块
符号为“X”的标牌

2018,11,5





《死神》

死神应该是一个数学家
他特别喜欢在郊区的一条公路上
数路灯
一盏,两盏,三盏……
他一路数过去
发现某一根坏了
就在上面作一个记号
他也不打算电话通知供电局的人过来修理
当他走到一座灯火明亮的中学
在围墙边他停下来,注视教室里的
日光灯管,X+Y-Z=24
他在哪里反复算一道算术题
得不到答案,几乎
晕了头
而当他来到有些窗口已没有灯光的老人院
他竖起耳朵去听是否有人在梦里开口说话
半夜,他原路返回
有人骑着单车快速地从桉树林旁边穿过
虽然突然,又一盏路灯在他的头顶
熄灭,他在笔记本上
又随手作了一个记号,无论如何
他返回某个洞穴
某个碎砖烂瓦的角落之时
月亮,依然会与剩下的
路灯一起,照耀
这条郊区的二级公路

2018,11,6



《以下这些属于废弃的………垃圾》

一只空易拉罐。
一个农夫山矿泉水瓶。
一个紫砂壶倒出的茶叶。
一张捏成一团的废纸。
一些鸡骨头。
外加坚硬的猪骨头。
一些塑料袋。
加一个早上喝完的牛奶盒。
一些擦桌面水珠和几滴菜汁的卫生纸。
一对烂掉的拖鞋。
一个打碎的玻璃杯。
一只坏了的苹果。包括雪梨。
一些坚果的壳。
加一条刚剥开的香蕉皮。
还有一只死去的蟑螂尸体。
除了以上这些
我还扔掉了印有独裁者图像的过期报纸。
花花绿绿的商业广告。
以及没有思想的一对发霉的
棉布木偶。

2018,11,8



《双十一,诗极其便宜,又极其不便宜》

诗。约等于两毛五。再多点大概也就一首一块。
长柄牛奶钢锅,价格是120一个。
旅行箱价格要800以上。
第一日,他买一个背包。第二日
她选了一套洗发水。
第三日,他订购了一对球鞋。
准备用于踢球和跑步。
第四日,电脑屏幕上全是推销网页。
一个郊区的诗人,想邮购一打可以写出诗的笔。
书写顺畅,看着舒服。
而我是个囤积有诗,但却不知道去哪里
找读者销售的男人。
一个女孩在活动结束后告诉我她似乎
失去了生活的热情
希望我在她的笔记本上可以写上一句
我找到一个类似桌子的高台
然后低头,在纸上沙沙写下一行
在后来的交谈中
我告诉她,如果喜欢诗歌,可以去读读卡佛。
辛波斯卡娅。和西密克。

2018,11,11





《环形剧场》

舞台上一个长头发诗人在朗诵。在一个家长制国家
生产部门通力合作,在地平线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笼子。
绳子勒进土地,渗出了鲜血。
木偶们四处走动,准备随时跳进坑里。
一个血盆大口的机器,像一头狮子,吞掉土地贡献的一大块肉。
剩下的骨头碎肉,一个喜欢用广告,高周转快速变现的地产公司
又吞掉了其中的一部分
木偶们手里拿着钞票,去售楼部,抢购囚禁灵魂和自由的房子。
剩下的小公司,在骨头的缝隙里挖肉来吃。看啊!
上班的大军穿过一条城市大道。下班的人流车流
又急着赶去奔赴夜晚的盛宴。
太阳,只是例行公事地照耀这块
生长出畸形植物和新生儿的土地,出海口的三角洲。
拱起一条五十公里长的荒唐大桥。
追光灯在缓慢移动
舞台上的诗人继续朗诵。失望和绝望,犹如蝗虫
正吞没我们的下一代。
给无动于衷的上帝一把斧头吧。让它劈掉该死的冰山。
舰艇冰凉的铁缆
砍翻电视屏幕上一头头长着猪皮面孔的大嘴兽。
吸血恐龙,和笑面虎。

2018,11,23



《这个房子》

这个老房子看上去没有一个人
我们看到的
只是黑暗的窗洞,紧闭的门窗

在这条初冬的街道
蝙蝠早已随夏天飞走,躲在某个洞穴
蜘蛛仍然在编织去年的故事
如果有人住在这个楼房,他可能会在午夜
听到楼梯
响起一阵上楼的脚步声

而我仿佛,看到很多面孔在夜晚降临时
在木地板的楼道不停晃动。它们假装每一户人家都在做饭
孩子跑来跑去,剁猪肉和砍骨头的声音
连同炒菜的声音。充斥
中间的天井

但今天,这座房子看上去有些死气沉沉
了无生气
经过了一段疯狂的岁月之后
住客全部搬走
灰尘和蜘蛛网覆盖了窗台和屋檐的角落
它就像老人
独自在路边回忆

2018,11,23~24



《旧书市场》

我的朋友在旧书市场淘到了自己喜欢的书。
文学,指向生活。哲学
则对生活予以穿透。

而我好奇到底是谁卖掉了这些书
我仿佛看见某一个周末的下午
房间里一个男人在整理他的书房,这本
没有什么用了,那本
决定从书柜,淘汰出去

也有人认为是书籍的主人死去后
他的家人把书柜里的书
大部分清空,它们通过废品收购站
流落到了旧书市场
一个每个周末都来到这里的文学青年,买走了
他喜欢的这些

而那些,犹如孤儿长久停留在纸上的文字
又一次
喜悦地走向另外一个人的房间

2018,11,24





《今日的阳光》

早上阳光灿烂,从阳台窗口一直照耀到卧室门口
中午另一个更大的阳台,摆满了
晾晒的鞋子
盘栽植物沐浴在强烈的阳光中,看上去欢喜
又满足

午睡之后太阳悄悄转过了另一面
它们落在书柜里,并且不断
挪动

到了傍晚,阳光完全褪去
窗口的另一边天空一片橘红
我的母亲在厨房忙碌,等待我最后过去炒菜

哦,白天的大部分时间我坐在椅子上
在夜晚来临之前
我打算让自己的灵魂,在书房
再停留一段时间

2018,11,3



《来客》

一根灰白色的头发落在桌上
轻轻的我吹了一口气,它就从桌面
掉落地面

岁月真是一个美容师啊,早年我剃过光头
留过长发,也烫过头发
后来剪了短发
白色头发开始在黑色头发中出现时
我确实有些尴尬
又震惊

现在,我任由它们在我的脑袋随风飞舞
随便摆向哪个位置,变换自己的颜色,长度
有人问我
你的头发是漂染的吗?你的头发看上去有些像奶奶灰那样漂亮

哦,谢谢,谢谢,我总是笑着说
我总是把这一切
归功于岁月,当我又一次出门,啊,我在人群中又一次
发现有人
一直盯着我头上的这些来客

2018,1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