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生(11月6首)

◎李不嫁



基弗的钻石

一切都是可能的
铁丝网、路障,开进街区的坦克
都可以构成艺术
只要可以,两次大战的残留物
从被刺杀的茜茜公主
到苏军占领的柏林,它们都是艺术的硬件

基弗!他热爱这世界
却要动用炸弹,用极端手段
思考生与死,巨大的坟墓,一座接一座
新表现主义者的悲悯、哀嚎,
对未来的恐惧,一种忧伤,它们都是艺术的软件

而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当他变老,富有到
用无数颗钻石镶嵌天空,让无垠
反衬我们的渺小。他已经得到
天启,那一道神谕直接来自上帝
地球是宇宙的一滴眼泪,人类是地球最后的叹息
                         2018-11-20
漆树

在许多漆树中
我只记得刀疤最多的一棵
刀口呈梯形地排列
由低到高,随着年龄的增长
一道道新伤覆盖旧痕
在许多对树木的戕伐行为中
这,已经够仁慈的了
哪一种挺拔躲得过电锯和利斧?
生来挨刀的,都应该学着漆树般隐忍
并时时保持奉献的冲动
当采漆人到来,刀尖磕响桶沿
你看,满山漆树应声起伏,像颤栗,更像兴奋不已
                           2018-11-21
割胶的时间

不能等到太阳出来
见了光,橡胶树会如梦初醒
割开的地方很快结痂,人一样扎住伤口

要割,就须在黑夜里进行
年幼的树朝气蓬勃
像十五六岁的少年,精满则溢
但求将体液畅快一泄
要割,就先选它们练手,把重活放到最后

那些老树反应迟钝,皮肤粗糙
流胶的速度也慢多了
但它们已被训练成动物
像活熊取胆,见到刀,会主动挺起受伤的腰
                         2018-11-26
万物生

春雨如故人念旧
适此时,有发小自故乡
提一座青山、捉一条小河来
于是我们一起怀念
挖笋充饥的年代
雨后春笋从记忆里钻出
脆弱的被掘起,虫蛀的过早夭折
只有极少数出落成翠竹
忍住剧痛,从肉身上,活生生剥掉外壳

春风起,万物生
这孩子做过了爹当上了爷爷
这孩子早熟啊,第一个加入少先队
抖颤着向血红的旗帜宣誓
这孩子,身材瘦削如竹竿,双腿纤细如圆规,犹在眼前
                       2018-11-27
应许之地

我记得我的小学
是当地最好的建筑
那时的乡亲好像早就懂
再穷不能穷教育
他们掀掉了庙,把香案打造成课桌
他们拆毁了祠堂
用乾隆年间的瓦替我们挡雨
那时的老师似乎也懂,再苦不能苦孩子
课程与作业全部取消了
我们去勤工俭学,天天砍甘蔗,天天啃甘蔗

……连排泄物都是甜的
那些狗,从残垣断壁的乡野赶来,它们懂味
                         2018-11-28
衡山县志

某年,有师生造反
冲入大庙,砸了牌匾,烧了经书
有邪神临世,山上旌旗在望,山下鼓角相闻

还是某年,众僧仓皇
圣帝菩萨头被锯断,游街,众人欢腾
更有甚者,抗日忠烈祠
一具具尸骸被掘出,餐风露宿,众鬼恸哭

又某年,有香客
被殿上横梁,不偏不倚砸中
有人认出那死者,乃当年振臂一呼之人。云云!
                           2018-11-2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