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赵原的诗

◎赵原



▲. 独角鲸是因纽特人的柑桔

他们在山上不停向我招手
但我看不见。林中的光线那么短
像含在叶脉里  我环顾四周
这里很安静  有人在山下烧稻草

休耕的土地有一种
难以描述的冷漠。 光脚的孩子
在白茬子田里追逐、喊叫
都穿着改小了的旧衣裳

“独角鲸哪一天再浮出水面呢?”
而此时 在阿诺尔海峡
马桑瓜克和他的兄弟
划着小船 去抓独角鲸

这深海巨兽 是因纽特人的柑桔
但抓住它们并不容易。这里的环境
如此恶劣 连续三个月没有收获
马桑瓜克和吉蒂安都冻坏了鼻子

呆在山上的那几个人俯瞰秋天
都说其实没什么好看的
偶尔会有旋风从悬崖上垂直降落
现在他们正慢慢下山来找我


我坐在田埂上 逗那些孩子说话
一边留意远处贴着耕种线疾驰的农用车
这个季节 阿诺尔海峡变宽了
但独角鲸都很瘦 浮出水面时也不会翻起浪花

▲. 下沉到死亡之下
夏季的卡安纳克岛
冻结了几个月的海面
已经融开了
尼尔斯 • 米伦奇驾着独木舟
轻盈地穿过浮冰
向深水区进发
这个满脸忧伤的因纽特人
有着贼鸥般敏锐的洞察力
他锁定了远处水面上
若隐若现的目标
而现在
他必须小心地把独木舟
划到鲸群的后面去
只有靠得足够近
才能完成最后精准的一击
浮冰发出”叮叮”声
轻轻地咬着船桨
尼尔斯 • 米伦奇
已清晰地听到
巨兽短促的呼吸
甚至能感受到
它们热乎乎的鼻息
飘落到脸上。
尼尔斯 • 米伦奇仰起头
看了看天上的猎户星座和小犬星座
举起手里的鱼叉
侧身、瞄准、用力
掷了出去
一道优雅的弧线过后
海面上激起一团硕大的水花
但那与死亡相伴的血腥
却没有涌现

▲. 活在哪里,就该死在哪里

阿吉 • 琼斯一心想死在
这条即将被暮色关闭的大街上
没错  他就想死在这儿
哪儿也不去。附近的公共墓园里
妇女和孩子们还在
拾捡橡子、采摘虫蛹
阿吉 • 琼斯看不见他们的脸
但是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
“曾经铺了一地的橡果
现在都长满了杂草……“
阿吉 • 琼斯 
这个戴旧军帽的老家伙
他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他在这条每天都在变窄的大街上慢慢变老
既不祈祷  也不种植石楠
一辈子哪儿也不去  只想死在这里
如果他选择离开  没有谁阻止
但是他不
活在哪里  就该死在哪里
阿吉 • 琼斯   这个孤独的杂种
遗书还没写完   黑夜就为他准备好了葬礼
 

▲. 最穷的女神

每年2月或3月
泰米尔纳德邦的盗墓节
总会让耶哈达 · 古鲁
特别快乐
有整整十天时间
渔夫们不会出海打鱼
杀牛的老头子
用布条包起他那可怕的屠刀
蔻蒂人走在村子里
家家户户都会请他们进门
请求他们舞蹈
索取他们的祝福
耶哈达 · 古鲁
和他的两个孩子
不会被殴打和虐待
村民们供奉的安曼女神
是印度最穷的女神
连鼻环都是用树枝做的
最穷的女神
只能由最穷的蔻蒂人来扮演
耶哈达 · 古鲁套上塑料鞋
卖力地跳舞
真心感谢安曼女神
十天里
村民们对蔻蒂人毕恭毕敬
不会打骂他们
也不会
抢走他们的欢笑
 
:蔻蒂人(kothi),印度南部的男性跨性别者,也是印度最底层的穷人,蔻蒂人的一生,都生活在黑暗、殴打和虐待中。

▲. 格鲁吉亚的废弃军事基地

那是在荒漠边缘
一处被废弃的军事基地
接近午时
阳光会突然变暗
几公里外 
钻进沙子的蜥蜴
小心探出头来
风很响
轰隆声震得脑浆子又胀又疼
曾经有人在这里
种活过一棵矮小的茶树
但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武装直升机每天会巡视这里
螺旋桨刮起强劲的气流
把尘土和石头都吹上天了
尘埃弥漫中
飞行员看到
一个戴旧军帽的妇人
推着一辆空空的婴儿车
从垮塌的房子里冲出来
朝荒漠深处跑去

▲. 上野的无家可归者
 
我猜他应当是喝高了
隔着几米远
我已判断出他在向我走来
一头皓然白发
发梢上还残留着雨水
我牵着儿子
试图绕过他
但还是被他拦住了
老头指着我儿子又说又笑
脸上全是快乐的表情
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又不忍推开他
就举起手机对着他拍照
老头连忙用手挡住脸
转身就跑开了

▲. 富士山下的河口湖
 
河口湖的小叶枫
和金黄的银杏
显然都无法忽视
对方的存在
 
湖边的杂树林子里
把大捧的银杏叶撒向空中的人
也终会留下一张
值得夸耀的自拍照
 
蹲在湖边
对着湖水发呆的家伙
已不能起身 湖水已渗入
他的身体
 
远处
有鸟群沿着地球的磁力线飞翔
在倾斜的秋风中
扇动不对称的翅膀

▲. 在拉卡他可以继续做生意

进入拉卡后
卡德里发现
在这里
他可以继续做生意

拉卡是ISIS建立的
“伊斯兰国”的首都
卡德里意外地发现
和其他地方相比
这里秩序井然
没有粮食短缺和犯罪问题
交警保持着道路的畅通
收税人员也会按规定开收据

卡德里把毁于战火的童装厂
重新开办起来了
美军在几十公里外空袭ISIS的
军事基地
而他 卡德里
只想恢复自己的童装生意

战争会让儿童急骤减少
也许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 奥黛丽谋杀案

有关奥黛丽
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她到过中国
但不会讲汉语
她有过很多男人
但只爱其中的一个
她最后一次流利地说“再会”
是在伦敦
那天晚上的气氛非常紧张
解救她的特工在黑暗的树丛中
悄悄潜行
其中一个用短信指示奥黛丽
让她快速移动位置
以便发现狙击手的藏身处。
他们的计划奏效了
狙击手被打成了筛子。
特工们松了口气
他们指示奥黛丽朝安全的地方撤离。
防弹车停在昏暗的路灯下
——你完全不了解那种克伦威尔时代的街道
几乎就是一个经典的谋杀现场
地面永远是阴暗的、湿漉漉的
下水道的井盖上刻着繁复的花纹
无论谁从街上走过
远处都有回声。
奥黛丽还没从惊恐中恢复过来
她看不清脚下的路
跌跌撞撞地朝黑色的防弹车跑过去
这时第二个枪手出现了
他在三米外突然冒出来
胡乱开了几枪
奥黛丽被击中了
子弹穿过她的身体
在铺满石子的地面上弹了起来……
第二天   警察在现场找到了六个弹壳
但是只发现了一颗弹头
有人说   在很多谋杀案里
证物和案情都不能吻合
但并不影响对结果的认定。
奥黛丽   就这样死了
 

▲. 黎明的木匠在大路边种树

我说的
不是我。
我扛着
一捆树苗
从傍晚
走到黎明
从废弃的
小火车站
走到
高速公路尽头
居然找不到一个
可以放下树苗的地方
东方欲白
大地更显空旷
我听到空中
有群鸟飞过
发出嘶哑的叫声
但是却
看不到它们
我累极了
我想就这样了
原路返回吧
太阳喷射出的
高速电离子
正在穿过
我的身体
 

▲. 给大海写信的疯子

十二年来
这位兄弟
每天给大海
写一封信
每天收到
一封退信。
邮递员说
他无法
把信送到
但这位兄弟
依然坚持
每天
给大海写信。
十二年来
有个人
每天
给这位兄弟
退回一封信
同时
取走一封信
信封上
端端正正地写着
大海收

▲. 泥土中混杂着植物的根

他们把潮湿的泥土
铲起来
我看到每一铲土中
都混杂着很多
植物的根
他们把泥土堆起来
堆成一高一矮两座塔
我看到从塔里
钻出几条纤细的根
但谁会在乎呢?
管它是野草的
还是树木的
很快
坑挖好了
他们把尸体放进去
我看到坑里
有很多植物的
活生生的根
他们把土
填回坑里
让地表恢复原状
我看到被踏平的地面上
露着很多植物的根
他们干完这一切
拍拍手就走了
我扛起铲子
跟在他们后面
我想那些根
现在正在慢慢恢复
这个过程会很长
但不会被什么耽搁

▲.命运女神有16只乳房

一只可以嘲弄
一只可以抚摸
一只可以诅咒
一只可以隐藏

一只可以夸耀
一只可以唾弃
一只可以暴晒
一只可以移动

一只可以停留
一只可以入梦
一只可以喷火
一只可以吟唱

一只可以缩小
一只可以遮蔽
一只可以切割
一只可以恐吓

种了鳄梨和石楠的花园里
住着数不清的试管婴儿
这里的栅栏从没油漆过
这里就是她的家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