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蔚然2018年的诗

◎叶蔚然



《点亮》
 

卢西恩.弗洛伊德
88岁
最后一天
还在画
可他画不完
那条猎犬了
英国就是这样
艺术家是无冕之王
据说
女王
想要幅肖像
也得
天天弓着背去他工作室
报道
说到女王
就想到
快手里的
覃翠琼女士
88岁
韦玉琴女士
82岁
(百度网红奶奶
就好了)
我觉得
她俩
更开心一点儿
不孤独
有的钱赚
她们整天说

谢谢老铁
宝宝们点亮
 


《温岭要账》
 

去年冬天
我陪郑总去温岭要账
浙江台州那个
地方
没供暖的
那是
相当地冷
我对有钱不还的
黄老板说
赶紧地
到饭点儿了
酒桌上我也压着火我狠拍他肩膀说
就说能不能还吧
真没钱
他说
我一生气
就喝光了
两壶黄酒

浙江南部乡下怎么那么多欠钱不还的
老赖啊还有福建
几万块至于吗
我都
服了
如果看着这个人 世界
真特么没希望了
可生活
就是这样
你得忍忍再忍忍
还是忍忍
记得后来
我喝高了
坐在酒店窗口
唱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城倒闭了…
能咋整
苦中作乐呗
记得当时
郑总说
你戴个大金链子就好了

 

《大雪》

 

大雪这天还真下了大雪
不过是那种老天想想就下一会儿
想想又下一会儿
带喘气儿的雪
我在招商银行的时候下了一点儿
去永和豆浆的时候就停了
儿童公园附近又下了
到中山区法院又停了
回到家
现在最大了
窗口远望
天地苍茫混沌
雪花飘落又被抛回高空
再没有消停的意思


 

《黑泽明做过相悖的事》


 

1950的《罗生门》
他说
多亏了你
我想我可以继续保持对人类的信心了
21年后
绝境中
他选择割腕
很幸运
他又活了17年
而芥川龙之介没那么幸运


 

《神雕侠侣》


 

很难想像
今天这对神仙眷属
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是公务员序列
不在企事业单位
无业
无存款
无老可啃
无三险一金
一个
残障人士
一个
失足少女
以二位个性
一定不屑
个体经营
减免个人所得税
低保和
廉租房
只有
终南山下
活死人墓
吃风喝烟
然后
丁克
养老也是个问题


想了
总之玩雕遛鸟是没饭的
底层生活残酷
选超我们想像


 

《小城》


 

有一个广场特别大
四线城市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一个广场
此外还有一个 在海边
与另一侧的港口相望
我住过那里的酒店
豪华点儿的也在海边
造型有点儿像迪拜的帆船
有私家沙滩
有一些塑料
椰树
还有一个连锁的
在商业中心
楼下有
星巴克
麦当劳
就是标准化的
都有吧
还有一个葡萄酒店
站在窗口可以看
“保利剧院”
夜里灯火比较美
一会玫红
一会幽兰


 

《大连》



 

三星大厦对面是
纳米大厦
然后是
新落成的
高新一号
层高均控制在32层左右
朝南的公寓
可以看到
几厘米的海
或者
不能
地铁口
有年轻人
往你手里硬塞
健身
广告
如开车
先向南
就有一条高架桥带你飞跃
万达广场
疾向东
跨海大桥
全长6.2KM
然后向北
入莲花山隧道
东北快速路
出收费站
就是沈大高速

我说的就是逃离我生活的那条路
身后海面宽阔有时大雾而海鸥上下翻飞没有
明确的方向乱七八糟
 



《视频配乐》


 

是莫扎特的《女人心》
第一幕中的《清风徐来》
由大师
卡罗尔·瓦妮斯
演绎
时长
11分49秒
歌剧
我不懂
就是
百度了
一下
也不知道对不对
有人说
高雅
怪诞
我竟觉得
有点儿
悲怆
这类音乐一直适合
《火星援救》
之类的
电影
谜之太空
人类
渺小
孤单
无望

满怀
希望
漂泊于
它的浩瀚
无垠

其实
我说的
视频就是
五星级酒店
保洁大姐洗杯子的那个
作者就是暗访和偷拍的
花总了


 

《出租屋是可以看到海的》


 

躺在床上
十个脚趾头的上方
落地窗很不干净
鸟屎投递的
相当
不羁
然后
是雾霾
冬月
就是这样
飘渺
氤氲
喑哑

距我有1.2公里
这是
用高德地图
查到的
比较精准
能看见
几厘米的蓝焰
须晴日
在西南
十一点钟方向

那个方向是
黄渤海分界线吧
一半干净
一半污秽


 

《诗人催眠》


 

面部肌肉放松
眼窝深陷
阵阵耳鸣
是不是
这样

呼吸
放松
肩膀下压
手臂
放松
然后大腿和小腿放松
想像
你在一艘
船上
仰面朝天
船儿
旋转
或者
天鹅绒般
的云朵
暖暖

覆盖你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