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7——12

◎淳本



问【七】

这个世界,饵料太多,扺抗力太弱
关键是自由之身都绑着绳子
关键是,每一种阴霾都难以描述
一个自在的聋哑人,掩耳盗铃的时候
世上所有的钟声都会响起
那么又是为谁响起?

七月,我努力减负
减到空,到无,到你们都忘了我
这又是为了什么?

20100726

问【八】

唱歌的人,唱着唱着,吞下一口清风
我的某个动作,使他停留在海岸
至今没有归来
那时月大如斗,正好落入我的杯中。我不会饮酒
对任何发酵过度的事物,均以冷眼旁观。
我举起的左手,由于贴近心脏,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举起的右手,在空中挥舞几笔
像作画的人在画着热爱的空中楼阁
那时海浪默默推近,叠加着进入这座城市
她的心胸多么宽广,可以容下所有沙砾,和盐分
她从未想过她就是以后的桑田,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种下毒物,便长出遮天蔽日的罂粟花
人们纷纷退却,抛弃躯壳和誓言,遁地而去
变成鱼和青烟
后来,土地下陷,河流返青
后来,被遗忘的哺育之德成了罪过。
后来每扇窗户上都挂着深谙人事的风铃,见有人来就会响一下
可恰巧我路过,怎么办?怎么办?
后来,喜好旅行的人,穿越自己的疆土
被分成多种类别:红的,黑的,不红不黑的
他们喜欢说话,散布谣言。喜欢画地为牢
指着一盘散沙,说什么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知道,再没有人,可与我纸上谈兵
自魏晋以来,我每日闭门谢客,世间非我所有,亦非我所用
我能怎么办?
20180730

问【九】

一叶舟,被我赐予无数个人
而我呢?
我也需要上岸,去往佛祖故里
我越来越腐朽的肉身
嫌弃八月太热,你在那里为世人唱情歌
可我正站在山林旁边,散发着无花果的气息
这种植物,把花开在自己心上
多么像我
一个顾影自怜的女人
准备好了古代铜镜,秘密的钥匙
开锁的铁和迷魂汤
在此岸等你
在彼岸等你
少年人啊,为什么要用你的佛心,伤害我的另外一颗佛心?

20100803

问【十】

写诗的人,除了汉字
没人看出他从哪里来。他没有祖国,没有同胞
没有可穿的衣服,没有可出的城门
他在荒野,四处奔逃,披挂着各种颜色的植物
人们把他叫做不明物体
风叫得很惨,好像有心事
雨下大那么大,席卷着他人的疆土
他熟视无睹,装着没看见那里有他的母亲,孩子,爱人和手足
他为什么那么冷?像一根针,掉在地上
发出细腻的金属之声,不痛不痒地撞击着地面
不疾不徐的说着故事,引经据典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
20100803
                                                           

问【十一】

太阳这个阴谋家
为什么让世人躲躲藏藏?
知了无处可去,为什么要极端地哭出声来?
树枝偶尔动一下,诗人为什么就写出了清风过境的句子?
田坎上再无农人劳作
擅画者浓墨重彩,即兴添上一笔,为什么就变成了写意的山水画?
他们尚有亘古的记忆,依旧和祖先一样,
爱着田野,飞鸟,溪谷和鸣虫
优雅的科学工作者,还为产品们命名:伏羲,女娲
希望他们在空中交尾,诞下银河系,河外星系,如此之类
他们还可以替换更多消逝的,未消逝的,即将消逝的事物
而我爱过的事物叫渡过,我爱过的人叫昨夜的星辰
作为一种隐喻,我写完以上
本来想用白描,可是白描已经不能适应这个世界
他们的力量已经大到,可以消灭一个客观的修辞。

20100805

问【十二】

镜头下的老牛,吃草,想往事
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咀嚼着祖国的大好河山
山窝里装满白云,白云头顶还是白云
一个女人正做着白日梦,得道者已化为青烟
大地上除了老旧的山峦,还有几棵新长出来的树
炊烟停在空中,不让她过分描述
对面的男人,从少年时就成了浮云
对面的山坡,从来都是山坡
有人从山顶下来,有人继续向上攀爬 
一切秩序景然
不知何时可以停止?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