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

◎刘会子



                给YM

那个男人在我的眼前,仿佛神一般*
扣住我的十指,在变换着的柱子底下
我们停停走走地向着西奈山,行进
用了三年,他带领我逃出脑中的埃及


我发梢是半灭的荆棘之火,双腿是
欲拢的红海,当羊羔血顺框入夜时的
眼框长长地滴落时框那些吻的吗呢
被看见,又热霜一样转眼就荡然无存


从头到脚我的,每一寸
都为他,拿捏的神迹而准备
我的心经权杖,日日敲击
却喷出,多于证据的怀疑


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只在我闭上眼
求告时,才听到他仿佛进入我的耳洞
上一秒我信他下一秒又不太信,他真的
存在? 哪怕不是作为我一个人的上帝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