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伦理

◎甜老虎



1.冬夜

  
劈柴,生火,煮粥,买一堆便宜的雏菊。
穿男式格子衬衫,烟灰色,用大木碗作烟缸,洗浴,让
搓澡的大娘在你背后刮出地狱的轮廓。
穿一双鞋带松掉的球鞋,跑一场没有海的马拉松,
别松劲儿,海就在前头。
拾荒,买一大兜丙烯,涂各种颜色。看
烤地瓜炉子里的炭火,公交车站的电杆上那只乌鸦,
记得问候他妈咪。
剪个鞋垫儿吧,把你的英文名儿,狠狠踩在脚底下。
或者你老板的,或者你老婆。
把影子剥光了,取火。
啤酒瓶掷向星星,芭比扔出摩天高层,这个容器留给你们,
她代替我参加宴会。
什么都能丢,但别忘了取火。
 

2.童话伦理


他们穿过天光。
鱼肚白,真正死鱼肚子翻着腥臭的怒目,滚滚仇恨的海浪,
还有那匹瞎眼的母马。燃烧小孩靴子饮马血,用骆驼的目光做成软布,
擦拭匕首,时代的机械师,玩电玩长大的孩子,
迷恋童话的魔法师,国王的呕吐物。雏菊开满饭勺,
米粒即教堂,我们荒芜的饭碗,我们唯一的吃喝的
天堂                     我是疯子
穿过鹅的胸膛刺向天光,就像每一次的起义  没有任何作用
只为期待新的国王
用你的眼神,为我炙热一杯酒吧,拂袖是天狗吃月,张嘴是
浮沫,闭嘴是烧麦秸的焦枯,它们的浮沫里我体会
所谓美学,
我不过是在踩在麦秸上辱骂红糖。
  
 

3.冬至第四日


情人语汇里的珠子再次在冰凌里碎裂,如同我头上呼啸而过的
城铁列车,那些裂纹里正开出花来。
他从一根狭长潮湿的管子来到人间,积攒够
一罐子光阴的灰尘就会离去。他以为是这样,
灰尘在罐子里变老,他不老。他像光滑的珠子,
表面圆润,内心破碎。
没有丝线能穿起他,你们都白费力气
他只是不停的碎裂,那些故事在他心里蹦出来,蹦向
那个传说中的玉盘。

蜘蛛网住的也只是露水,金色的湾汲走井里的一切,
发丝都不留,怪兽在沉睡,或者没有怪兽。这个
秩序错乱的魔方,乌鸦色的羊肠小道,故事依旧飘着
膀胱的白光,欲望淌在裤管上。

冬至第四日。
原野里沤烂鞋带的味道
冬至第四日。我乱讲话。
出门的爸爸就要回来,拉上门栓,就当我
没有说过。

 

4.玩具


他终于还是选择 把福尔马林灌入我 
躯体,内脏如丰饶的花,脸是转折点, 
肢体语言是参照物,性器依旧鲜嫩无比, 
灵魂如铅坠地,无法高飞。 
他赚钱买最昂贵的靴子给我,给我 
穿喜庆的大红内衣,他在我头发里放风筝,线断了, 
就扯掉,毫不疼惜。 
他这样爱我。他说,你看别的男人,他玩她,她在 
他手里好似洋娃娃,而我 渴望。 

我渴望成为那玩物,玩物有自己的玩具柜, 
而我的空间在哪? 
玩完懂得放回去的,都是好主人。 
管他是谁。 
只是这主人。 
如同注射器(消过毒,只有一个出血孔,冰冷的理所应当)。 
它闪亮,闪亮,闪亮亮。 

  

5.光滑的婚姻


  
我穿着清洁工的罩衣,趴在灯泡上擦玻璃。
那个男人,他拿着灯绳,只一拉,我就跌落下去。
这些细碎的爬在我思维上的水蛭,被他像割草一样割,
那些血是我的,他不知道,我满含笑意:
“谢谢”我说,帝国大厦就这样倒塌,还没来得及
咀嚼草本植物,霜降已来临。
那灯绳上腻满油污,那油污,是一个称职主妇的笑。
那是大彩电里的笑意,那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热干面
你们唇齿里的,是嚼碎的故事,
一个被我枪毙过的
上过我的男人从地下室里飘出来嘲笑我,
我的暴怒就像一百年前就被打倒的政权一样滑稽。
他捻着灯绳,这个男人,我的丈夫,我说:
“放我一条出路吧。求求你!”
“围墙外是白雪,你做的青菜我吃不惯,”
作为丈夫的一贯语言。
我裙子上有个洞,婚姻的聚光灯下

它像一个谎言
 

6.童年


这个冬天被窥的红肿脚尖,在冰凌湖面画出好看的圈。
舞鞋里的部分,枝蔓在皱纹里蔓延,脚尖已露出地面,冰下有
我的童年。
那扇曾经无数人经过的窗,千万个复眼组成的窗帘。这巷子变成一只
横笛,
语吁声在脚步里绣花,玻璃窗上   
已满是指纹


甜老虎的童诗.zip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