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居咏怀

◎吴小虫



寺居咏怀
                       

1)

那使我看上去值得骄傲的
也正是我的贫乏所在
那使我为之甘愿领受的
正将我提前推向死亡

然而我不能对此心存抱怨
当海水占领土地
影子抓起兔子
一种精神的悲壮
弥漫了整个世间

以至于分不清是言辞
还是一双巨大的手
将破碎的心收拢
以至于将自己装在盒子里
仿佛从没有过心跳

然而我不能对此心存抱怨
当最后的树被砍伐
荒凉的世界皑皑白雪
你不能说,那白雪不是温暖

2)

我无用而糊涂
常常花光身上所有的钱
常常自己喝的烂醉
半夜起来喝水,穿个裤衩儿
咕咚咕咚咕咚
彷佛那是身体寂寞的回音
而每天清晨
我又将自己告诫:
生活,不是只有享乐
但我又做了些什么呢
我跑到图书馆看书
似乎在为写作做准备
我坚持单身
似乎为理想而献身
我不安且蠢蠢欲动的心
还希望去别的城市流浪
什么时候,我能从那云梯走下
能对命运悄然就范
能忘记自己的执着
我就会得到幸福

3)

如果命运并未曾眷顾我
我也不会难过
起码我真诚而没有违心
我想起清晨的脑袋有些疼痛
在中午逐渐缓解
我将因此而庆幸
我想起傍晚的菜市场
拥挤而热闹的小道上
那并不是交易的针
插在彼此的身体里
我将因此而庆幸
能够与他们在一起
在水深火热中死去
如果命运并未曾眷顾我
不代表我做得不够
当月出东山,我有身体
即使寂寞,树叶也沙沙
我与世界同时感到了
活着的秘密。

4)

我并没有回住处
而是沿着相反的方向
往寺里的湖边走去
常常这样,我是散步
看见上了年纪的人们
一群老少女在音乐的背景下
扭动胳膊和腰肢
他们在经历老年,而我
正进入梦境,比如每次来
我都要看看湖中的荷花
看她们每日的变化
这让我心安,虽然湖面
又缩小了一截,雨和山洪
还没有到来
我在其间留连徘徊
有时大半个白天就过去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来这里
消磨着时光和生命
我没有回住处,因为
此刻已经不需要回去了

5)

像个咒语,必须在这里呆几年
我对未来并不抱多大希望
审视过往,羞于堂而皇之
羞于被当作典型。更多是羞耻
这一切还不够,满足于独善其身
总在迷醉时被另一些事物警醒
我的渺小的生命
发光发热,在给自己的承诺
一颗沾满泥土的心被清水洗净
也享受那正午时分,门前小坐
觉得困了,缓缓起身往家里走去
这个地方的酷暑已经来了
意念又想恋寒冬
但我已明白一生只是隐秘的旋风
在其中学会坦然,却有所保留

6)

我的朋友,我就要去版纳旅行
你知道我不膜拜金钱
也没有合适的社会地位
但这不妨碍我追寻心灵的自由
也是我不愿参加聚会
而常常在登山或远足中
面对不同的风景事物
让我有逐渐稀薄的感觉
我借此而对世界有所思考
也常常在诗里
我体现了一种类似云彩的玄妙
就在昨晚,几个朋友吃饭
吃着吃着,我就开始发呆
啊年轻的灵魂又一次漫游在
一直不肯就范笼子的轻锁
你知道生命短暂,你知道
即使我们相隔甚远,我也会感知你
而我把来到世上视为一次神谕
在洁白的纸上,人们的心灵
一些笨拙的图画文字

7)

就在上午,我全身湿透
意识到酷暑全然来临时
道旁的灌木丛
让我忘记了自己的情欲

那一刻,我不曾意识到
只有鸟雀造访的门前
我像个清教徒一样
静坐在自己的孤独里

当然我有时抬头
汹涌的往事奔来眼底
我甚至怀疑那些人存在
是内心升起的幻象

所有的爱都指向了落日
所有的眼泪、血和坚持
坦然接受黑夜的来临
据说那里有着惩罚

8)

一生中离神最近的时候
某个时刻,但并非是时间
我突然无比想念
却越来越羞于提起
这其中有让人堕落的爱
有作为你的孩子
你的欲望的结晶
但我相信孤独才是生命本质
我只是不能忘记
你把身给了我,自己
却逐渐消逝在北方的雪中
而我醒来的太迟
应搀扶你,缓缓目送
那也是离神最近的时候

9)

一直在悬崖边上
尤其喝醉了酒
他摊开双臂做展翅状
如果灵魂跳脱出来
那是向无底深渊
做一个自由落体运动
那么优美
也正是这个落体
使他有了短暂的一会儿飞翔
而他似乎还微笑着
注视那看不见的黑暗

10)

那些缠绕就不要去管了
你就沿着这早晨的林间
清新和翠绿地走去
这才是通往你生命的道路

但桥边一片荷叶上的死鱼
她的身体已经僵硬
你会觉得即便还活着
也不是多么高兴的事

你微笑是出于礼貌
你谈话是为了沟通
见过你青灯独坐的样子
正好与周遭平行

但你还没学会空中抓物
没学会寂寂中泯然一笑
所有的反对是肉体的反对
你才走到这林间了

而正是这林间的温柔
你获得了重生的机会
继续往深处走去吧
不妨吹起口哨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