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神殿

◎张杰




《神殿》

 
远处飞动的野樱,是他的脑袋
摇晃一个荒凉的人,摇晃枯萎的
拐杖的长针,戳入地下。
 
栏杆上升,像竖起的枕木,
头颅里火车奔驰,
形同悬空奔驰的墙。
 
一头执意回来的熊,
弓腰站在亲人消失的家门。
他站在冰上,独自行驶着冰原,
大土地的翅膀在飞,
马达在空转一个漂泊。
 
他像一头呆呆的
抛弃了一切的熊。
 
而她在一个人的天体上,
一栋白房前,女仆一样
垂着双臂,白,是她
混合的危险仙境,房后溢出
一只黑色马头,像一把粗壮
肿胀的男性弯勾。
 
他的眼中有匕首,振出
一个蜂鸣,刺过了世界。
 
她像一匹黑马,低下岩石沉贵的头
在他面前,她谦和飞来
收听着黑色心跳。
 
世界如此透明,肉体实为战争。
一无所有的肉身,剩下地图般的皱纹。
 
他们把座驾径直开进墙里。
世界的醉汉,昏睡在海滩,
在海上她是一个飞神,
见证他后背长出神殿的女人。
 
她有使命的旋翼,
在她驾驶的空间移动方形,
在强力引力里,飞翔,也难以相见。
她的空舟,听天由命地漂浮,
枪支一样的桨,捅入密封的天空中。
 
而他像铁丝网,被集中营收缴,
他团缩在铁丝球里,
带刺枯枝,勾出一个空虚的省。
他像饥荒世界,亮起肋骨粼粼的山体,
后夜里几个发光的人,
微笑捏着沉沦的自己,
他的钢钎探测满是乱梦的小镇。
 
国家像吉普赛人,抛起一个个
娱乐的球,一个个远征的人
再次走进民主大海的深处。
他们终于变成一个个镜框,伴随着
一瓶瓶无色似酒的液体,
像无色的尸水,也像无色的泪。
 
人们扛着自己的靶子,
看到自我分身的三个木偶:
少年、青年和老年,在疯走。
 
他们在起伏的不同平面里走着,
他们像手里抓着腐木,
夺目的辛苦,他们混乱走着,
有时他们拄着双拐,有时他们梦游
他们像午夜街头的残疾人,
也像疯子,裹着罪恶,举着酒瓶。
 
他墙上的影子像黑手党,拐杖像把枪
他像一个痴呆人,走向下一个街区
在巨星标语下面,他是一个坍塌的小人物
他骑着漫无目标的老马,像一个睁眼瞎。
 
她已是毫无生气的老妇,他们
又一次悲喜中相遇,她倒在神殿外,
像海星摊开四肢。而他读着神殿
忘记了一切。她幻梦里站起
竟然无法走进神殿。
他缓缓戴上墨镜,像傻子
笑呵呵立在神殿外。
 
她在死胡同一样的梦里,
梦见无数自己,走在死胡同里。
 
他在沼泽一样的镇子里,发现
满面皱纹的等待者。神殿的空楼
立着,大柱子像导弹。
他又回到车厢一样的幼年,
亲人在昏睡,她在另一节车厢
昏睡,车厢里都是昏睡的人。
 
他们没有五官的脸,
麻木飘在小镇深巷中。
沥青般溶化的苦,
一个疮疤的城,显现
在地里忍耐的,巨大的耶稣,
人们的腿脚踏过去,
荡着灵体和神魔的回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