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1-6

◎淳本



问【一】

那堆沙子,日夜离开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唐突和消瘦?
我在清江两岸
埋下的石头,为什么会长成了连续的山峦?月亮挂在天际
从上弦到圆满,迅速如离弦之箭
云从山顶一晃而过,
我幽怨地看了看水里的浮萍,多年来
这交错纠缠的人间,为什么总是争执不休?
河岸游人如织,为什么没有人在意我的张望?
我想得到又怕失去的表情,在长树长草,长不入眼的小花
长着长着,突然就结束了一段旅程
为什么我莫名厌倦,却学不会善罢甘休? 

问【二】

入夜,有人在探索我的潜意识
他说得对,我喜欢将熟知的事物一一击毙
喜欢剔除多余的枝节,将身体暴露于荒野
假如马尾松还未认识我,透过他炙热的喉咙,一路拍打的声响
是否还会引起我的注目?
我是否会做出无辜的表情
还羞红着脸,制造出绝望的堡垒?
微风万里,我们相对而坐。内心被一万个词语占据
为什么说出来的却是只言片语?
黑暗中,我快马一鞭
亲爱的人啦,天空多么沉重,它吞下三伏天的第一伏
为什么高举的双手,形同虚设?

问【三】

很多人不说话
很多人在黑夜里飘走,又在天亮时焕然一新
少年也换了新装,他扔掉青草、叶片、稚嫩的语气
唱起歌古调
江水平岸,日复一日的坚持忽觉索然无味

我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我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问【四】

月缺,复圆
我得学会等待
像无数漂泊者,交过手,说过忽明忽暗的谜语
在树荫底下纳凉,
成为某个国度的盲从者
在统计数字中忽上忽下
还可能会突然消失,变成垫脚石,毒酒,
或千万只狂欢的小白鼠
我偶尔会看看来时路
把一首诗大声颂读出来,发现新的乌托邦从天而降
夜色太美,为什么我会被它收入囊中
显得笨拙而低劣?

问【五】

高原,树叶浓密
看不见的太多。知了在其中异常狂躁
树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多么安静的早晨,被巨大声浪覆盖
他们看不见彼此
他们迅速逃离,一前一后,紧紧相随
为什么还会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远到不自知,不可能再回首。

问【六】

后来你们捣毁了清江两岸的坟茔
后来你们说需要更多的土地和钱帛
后来,我翻山越岭,去见死去的亲人
他们问的所有问题
我都无话可说……

为什么,为什么?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